第三章:科特斯海--地球水族馆(4)

海中之“狮”

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并且忍受着猛烈的水流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件事驱使着我们继续前进,那就是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任务:寻找抹香鲸。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动物之一,科特斯海的抹香鲸无疑是这里生态轮盘赌局的大赢家。几年前,由于深海鱼类的减少,以此为食的这些庞然大物面临着灭亡的威胁。而如今,数量暴增的乌贼成为它们的新食物,抹香鲸的数量正在逐渐恢复。我们要前往圣佩德罗马带尔的鸟粪石岛,那里时常有鲸鱼出没,我们希望能够在那里见到抹香鲸,并且期待与它们一起潜水。这是这趟旅途的高潮所在,每一位?水员都对此充满了期待,尽管与这些庞然大物相比,我们显得非常渺小。实际上,这场面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壮观得多。

(下图:加利福尼亚的海狮极其聪明友善。尽管在某些地方海狮的食物逐渐减少,但其他地方的海狮却越来越多,就像我们在洛斯岛上所见到的一样。 )

由于抹香鲸还在南边,需要向北游几天才能到达这里,所以探险队决定先调查一群充满活力且高度睿智的动物---海狮。生活在这里的海狮叫加利福尼亚海狮,是最常见的鳍足动物(脚像鳍一样),科特斯海域有 23000 只海狮,遍布整个海岸线。这些海狮非常聪明,它们经过训练后可以在马戏团、海洋公园或动物园进行表演。也正是因为它们的聪明和敏捷,美国海军可以利用它们“夹出”敌军潜水员来保护进入敌方海域的军舰。经过训练,海狮会“跟踪”靠近船只的敌军潜水员,将一个连着绳子的夹子夹到潜水员的腿上。海军官员称,海狮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完成任务,敌人发现时则为时已晚。

海狮也面临着被过度捕捞的危险,因为它们主要的食物(沙丁鱼和鲭鱼)都快消耗殆尽了。在世界范围内,一些海狮正在挣扎求生,但并不是所有的海狮都这样。有些海狮很好地适应了人类活动和商业捕捞的侵扰,数量不断增加,洛斯岛上由大约 100 只海狮组成的海狮群就属于后者。它们是高度群居的动物能够利用“口头语言”进行交流。雄性海狮发出的“隆隆”的低音甚至可以传到好几英里以外,它们那巨大的半圆形头骨不仅是外观上的标志,也像回音室一样给它们强有力的叫声增加了共鸣腔。

海狮、海象与海豹都是在 2300 万年前由与熊的习性类似的动物进化而来的,那时候气候由温暖转变为寒冷。海狮是大型生物,一只雄性海狮可长达 2.4 米,重达 275 磅,雌性海狮要小得多,体重只有 99 确。它们在岸上显得很笨拙,但在水下就像威力强大、行动自如的鱼雷一样。它们是通过转动前肢将自己向前推进的,动作娴熟且速度极快。海狮的运动速度最快可达每小时 25 英里。

(右下图:海狮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交流,其中包括通过吹出气泡来吸引其他海狮的注意。 )

它们在水下尽显顽皮友善的本性:海狮幼崽会快速冲向潜水队员,然后又迅速撤回,用这种方式邀请我们与它们一起玩耍。有时,成年雄性海狮还会通过吹出一串气泡来提醒小海狮与潜水员保持距离。

海狮通常是一边潜水一边捕食猎物的,主要以商业价值很高的鱼类为食。但由于这些鱼类的数量在迅速减少,一些海狮正在“学习”新的猎食模式,洛斯岛上的海狮就是这样。人们是在分析了海狮的粪便后,才发现它们的这种新的适应力的。它们的粪便中有未被消化的鱼骨头,通过对其中的鱼耳石进行分析可以分辨出这是什么鱼。通过这项研究人们发现,与其他海狮群不同,这里的海狮会潜入更深的海水中去捕获像灯鱼和深海黑鲈鱼这样的深海鱼类作为食物。

这种行为非常异常,因为通常来讲海狮对这些鱼类是不屑一顾的,但由于这些鱼类没有太高的商业价值,因此数量很多,可以为海狮提供足够的食物来源。研究还发现,海狮还将这种新的生存方式传递给了下一代。小海狮在长到可以自己捕食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入更深的海水中捕食了。这是关于海狮适应能力的又一新发现,但同时也再次显示了科特斯海的生态圈正在发生着变化。

与庞然大物共舞

最终,我们抵达了圣佩德罗马蒂尔。这座小岛看起来美极了,白色的岩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与臭气熏天的鸟粪石所形成的闪亮“白毯”有着天壤之别。

(下图:雄性抹香鲸可达 16 米长,虽然它们体积庞大,但很少能见到它们。如果你看到了一头那真是十分幸运。)

这里是世界上观察抹香鲸最好的地点之一,在经历了长途迁徙后,抹香鲸会在这里生育和休息。这里甚至出现过来自加拉帕戈斯群岛的雌性抹香鲸。要知道加拉帕戈斯群岛可在 2360 英里之外。科特斯海还吸引了其他不同种类的鲸鱼:长须鲸、蓝鲸、巨头鲸、虎鲸以及座头鲸等。众多的大型哺乳动物使科特斯海显得十分特别

尽管这片海域吸引了抹香鲸“食”而来,而且它们的数量非常稳定,但人们很少能看到它们,所以对抹香鲸的了解并不多。海洋探险队希望此行能够看见抹香鲸,并且了解它们的生存状态,这样可以对抹香鲸有更多的了解。

造成抹香鲸难以被研究的一个原因是它们很少在海面停留。在哺乳动物中,它们是憋气时间最久的一个,一次吸气后可以在水下待上 2 个小时,因此它们可以潜到海洋深处去。它们也是地球生物中潜水最深的,有记录记载它们可以潜到水下 3000 米的地方。同时,它们还是地球上最大的肉食动物,一头雄性抹香鲸可长达 16 米。

虽然想要看到抹香鲸很困难,但想要听到它们就容易多了。它们使用复杂的“味哒声”来定位、交流以及交配,不同的“咔哒声”所表达的意思各不相同。通常情况下,抹香鲸会使用一种较稀疏的“咔哒声”来定位猎物,此外,它们还会利用一种较为简短的爆破声来把自己的位置告诉远处的同伴。缓慢深邃的咔哒声通常是雄性抹香鲸求偶时所使用的,这些声音异常响亮,超过 230 分贝,相当于来复枪在距离耳朵 1 米处发射子弹时的音量。

(右图:与平佩德罗马蒂尔的抹香鲸一起游泳是整个海洋探险中最精彩的部分。)

最近,研究人员开始?究鲸鱼的声音是如何能在水中传播超过 34 英里的。抹香鲸颅骨的页端有一个特殊的叫作“鲸蜡”的器官,里面充满了乳白色的半液态蜡状物,早期,捕鲸者错把它当作精液(spem)----抹香鲸(sperm whale)因此得名。实际上,“鲸蜡”是一个强大的声呐器官,多变的肌肉外鞘使抹香鲸可以发出有力且多变的声波,声波发出之前,会先在鲸鱼巨大的头颅内部产生共鸣

利用方向性水听器我们可以识别出鲸鱼所在的位置,以此追踪它们的行踪。如果在潜水时接近它们,你会听到类似交响乐一样的“咔哒声”。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混乱的声音毫无规律可言,但科学家们在这种复杂的“语言”中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除了“咔哒声”之外,鲸鱼在相互交流时还会发出某种尾音作为结束音,甚至还会重复某些旋律。这些尾音各不相同,似乎比咔哒声含义更丰富。最终通过对不同的鲸鱼群体结尾音的对比,研究人员发现每个鲸群都有自己的结尾音。

就像讲英语的人有不同的口音一样,不同的鲸鱼种群之间也会有彼此不同的结尾音。鲸鱼是高度群体化的动物,每个种群的成员之间可有长达几十年的联系。正是凭借这些不同的尾音,鲸鱼在穿越海洋时才得以识别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亲人”。海洋探险队利用水听器探测到过鲸鱼的出现,然而,每当他们要接近鲸鱼进行观察时,鲸鱼都会潜入水中,道一声“再见”后就逃走了。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回。当筋疲力尽的一天即将结束时,鲸鱼终于来到了海面并停留在了那里。

 

(左图:这些是与抹香鲸相遇时拍到的照片,照片中清楚地显示了其中一头雄性鲸鱼正在发情。)

雌性抹香鲸是高度群居型的动物,一般情况下,一个鲸群由 12 头雌性抹香鲸以及它们的幼崽组成。这种结构使雌性抹香鲸可以?入深海中寻找食物,它们的幼崽则留在水面被群体中的其他雌性抹香鲸保护。当雄性抹香鲸长到 6 岁时,便开始脱离原群体,进入一个全部由“单身汉”所组成的新鲸群,之后再逐渐变为单独行动的个体。而雌性抹香鲸一直都待在群体中负责觅食、保护幼崽,且长达数十年之久。

在科特斯海的水面上,鲸群开始展示它们复杂的行为举止:5 头雌性抹香鲸开始绕着彼此翻滚,并轻轻地摩擦爱抚彼此。这些庞然大物不断地扭转身体就像跳芭蕾舞一样。这种“爱抚”似乎是在进行按摩,去除死皮的同时,也可以增进群体成员之间的感情。我们知道雌性鲸鱼会以这种方式群居,但能如此近距离地目睹这一切实在是太幸运了。水下的场景更为壮观,5 头巨大的抹香鲸正相互纠缠在一起,温柔地爱抚彼此。对潜水员来说,这是一次特别值得铭记的神奇经历。

 

(右图:这个鲸群中还有一些雄性抹香鲸。这片海域是鲸鱼重要的繁殖场所。)

与我们一同潜水的,还有来自拉巴斯海洋科学交又学科中心的戴安·金德伦博士。他发现眼前的情景与以往见过的情景并不相同,眼前的情景有些奇怪,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原来,这个群体中还有一些年轻的雄性抹香鲸,并不是我们认为的全是由雌性抹香鲸组成的。通过观察它们的行为,我们不仅发现了群体里有 2 头年轻的雄性抹香鲸,还发现它们正处于发情期,它们勃起的生殖器在水中清晰可见。除此之外,鲸群中还有一头较大的雄性抹香鲸也在发情。这是非常罕见的情景,因为通常情况下,雄性抹香鲸会待在较冷些的水中。

这一切都说明,这里是鲸鱼重要的繁殖场所,并且我们已经亲眼看见了它们的交配过程。这不仅仅是一次令我们倍感愉快的经历,作为这次旅途的结尾它还使我们对这种高深莫测的生物有了一个独特的认识。

探险结东了。这赵旅途揭示了人类与海洋之间不断变化着的复杂关系。由于人类的过度捕捞,科特斯海的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仍在变化着),并且这种变化很多时候都是我们无法预知的。由于这些变化,海狮要学会适应新的环境,乌贼的数量开始暴增,抹香鲸的数量也在增加。科特斯这片富饶的海域在孕育着各种各样美丽的海洋生命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变化中的海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