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印度洋--宁静与风暴(2)

水下峭壁

我们的下一个任务是潜入水中观测一个十分奇特的景观------岩石上深深的大裂缝。表面看起来,海水平静,但潜入水中,水下的世界则完全是另一番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彩景象。在海中,有高过喜马拉雅山的山脉,有堪比美国大峡谷的海下峡谷和沟渠,有不断喷出岩浆的火山,甚至还有海脊山上倾泻而下的长达 2 000 米的瀑布----但这瀑布倾泻的不是水,而是沙。

下图:印度洋的物产并不丰富,但彭巴岛的水下峭壁却是一个例外。在这里,洋流将海洋深处低温且富含养料的海水带至了上层,为游经此地的热带鱼类创造了一片“绿洲”。

彭巴岛的水下峭壁非常壮观,毫不逊色于陆地上的任何峭壁。在沿着峭壁向下潜游的过程中,有两件事令潜水员惊叹不已----威力巨大的洋流和丰富的海洋生物。海底的岩石上有着许多五颜六色的海葵,海鳗、蚰鱼和成群的虾躲藏在其间。同时,这里还有各种美丽的鱼,例如离鳍鱼和叶鱼,这两种鱼都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在猛烈的洋流中保持岿然不动。此外,还有肥皂鱼、艳丽的泰坦扳机鱼,甚至还有巨型隆头鱼,这种鱼可以长到 2 米长,成年后,还能奇迹般地从雌性变为雄性。一些稀有鱼种,例如狮子鱼及飞行鲂鱼,在这里也都可以找到。

作为一个热带海洋,印度洋的水产品并不丰富。但是,由于洋流将寒冷且富含养分的海水从海底深处带到了上层,这里就像沙漠中的绿洲一样吸引着“路过”的鱼类。

(右下图:马达加斯加附近的格洛里厄斯群岛美丽的海底景象。这里有许多热带鱼类,包括妞妞鱼、仙女鱼以及乌尾冬鱼。 )

在洋流的作用力下,潜水员沿着峭壁游动,最终看到了那个在岩石上的巨大的裂口----一个几米宽的裂缝。这个裂缝是由于洋流巨大的作用力侵蚀了石灰岩而形成的。刚看到这个裂缝时,潜水员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但进入裂缝中后,潜水员们发现了更加令人惊讶的景象:里面像是正在上演一场盛大的珊瑚展。这里有海鸡冠、片脑纹珊瑚、深绿色的珊瑚树、大片的鞭珊瑚以及像大块海绵一样的盘珊瑚,它们都生长在裂缝四周陡峭垂直的岩壁上。垂直的岩壁本身就非常罕见,而在岛屿的地基深处出现这样一个垂直的岩壁就更是十分难得了。

在斯瓦希里语中,表示“岩石”和“珊瑚”的是同一个词。而在现实生活中,两者却是截然不同。岩石是非生命体,而珊瑚却是活的。实际上,珊瑚是个很复杂的物种,属于半植物半动物的结合体,并且自身就是一个功能完善的小型生态系统。珊瑚上生长着珊瑚虫,珊瑚虫是一种动物,体积很小,能分泌出一种石灰质物质(珊瑚石)作为外壳把自己包里起来。与珊瑚虫共生的是单细胞海藻----虫黄藻,由于这些海藻的颜色不同,珊瑚才呈现出了不同的颜色,而这些颜色是虫黄藻进行光合作用所产生的色素。

这些生物不仅仅是给珊瑚增添了颜色,实际上,珊瑚与海藻是互惠关系:白天,海藻通过光合作用将光能转化为养分、氧气以及碳化合物,为珊瑚的生长提供了 90%的营养,与此同时,珊瑚也为虫黄藻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生长环境以及足够它们进行光合作用的二氧化碳。

而夜间,情况就不一样了。珊瑚虫会伸出捕食用的触手,利用一种叫作“刺丝囊”的刺细胞在黑暗中捕捉附近的浮游动物。此外,由于珊瑚生长在裂缝里,而洋流会将一拨拨微小的浮游生物带到裂缝中,就像向裂缝中“派送”比萨一样,所以这里是珊瑚的捕食天堂。

(下图:有“西班牙舞者”之称的世界上最艳丽的海参,它在洋流中游动时艳丽的“红裙”会随水而漂,因而得名。)

夜晚,珊瑚呈现出了另一番模样,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像其他夜间活动的生物一样开始觅食。海洋探险队希望可以找到世界上最艳丽、最大(也最抢眼)的海参。这种海参属于软体动物的一个分支,称为裸腮亚目动物(nudibranch),在拉丁语中“nudus”的意思是裸露的,“brankhia”的意思是鳃。它可长到 40 厘米长。夜间,它们游走在礁石间寻找食物,主要以无脊椎动物为食,包括海绵动物、软珊瑚,就连曾经吓退了葡萄牙舰队的水母,也只是它们口中的美味而已。值得一提的是,当它在水中“飞”过时,它的颜色会发生变化,红色的“裙子”会闪闪发光,就像弗朗明哥舞者一样,它也因此得名“西班牙舞者”。

现在我们知道了,生长缓慢的珊瑚礁在夜间像“动物”一样捕食,白天却变成了一株安静的“植物”。因此,它可以与处在相同环境而生长速度很快的大型海藻共分天下。

由于珊瑚的特性,我们很难说大多数时候它是像“植物”一样从周围环境中吸收二氧化碳,还是像“动物”一样通过呼吸作用排出二氧化碳,从而加剧了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因此,珊瑚到底是碳的吸收者还是释放者,直到现在仍然是个备受争议的问题。

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珊瑚礁在海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礁石就像水中的热带雨林一样,产出氧气而使海洋中得以有生命存在,同时,它们也为很多鱼类提供了“住房”,甚至也为人类提供了落脚点。本次旅程,探险队想要调查一下这片海洋对人类发展所产生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