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印度洋--宁静与风暴(4)

危险的海水

下图:好望角

厄加勒斯洋流是世界上流速第二快的洋流,它流经的地方地势复杂多变,因此在这里航行十分危险。几个世纪以来,欧洲探险家都只能对这个非洲顶端的海岬望洋兴叹。1486 年,葡萄牙探险家迪亚斯(1450 ~ 1500) 成为第一个绕过这个海岬的航海家,并给这里取名为“风暴角”。后来,葡萄牙国王约翰重新将其命名为“好望角”,希望以此来传达航海家们的乐观精神,因为正是这种精神鼓舞着他们穿过这片危险的海域到世界各地去进行贸易。直到现在,行驶在好望角还是既困难又危险的,所以对好望角南部的海域我们至今所知寥寥。

我们的下一站就是好望角南部的海域。收拾好行李,我们离开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香料岛,一路向南,准备前往遥远的莫桑比克南海岸。那里是世界上最大的蝠鲼聚集地,这些深海巨物的翼长可达 8 米。

(右下图:莫桑比克南部大海中居住着大量的蝠鲼。它们主要以浮游生物为食,经常群聚在一片相对较小的海域,因为在这种地方,洋流可以将浮游生物会聚到一起。 )

据记载,在莫桑比克南部海域出现过由超过 600 只蝠鲼所组成的蝠鲼群。蝠鲼是最大的鳐鱼鱼类,但与“近亲”鲨鱼不同,蝠鲼并不是食肉动物,除了偶尔吃些小鱼和磷虾外,它们主要以浮游生物为食。

蝠鲼通常在海面以小型浮游动物为食,它们的头鳍形状十分特殊,在捕食时,头鳍可以使面前的水形成漏斗状,从而将浮游生物吞进口中。平时,它们卷起的头鳍看起来就像魔鬼的角一样。

渔民和潜水员曾把蝠鲼称作“魔鬼鱼”,这个名字是“名至实归”的:它们游动的速度特别快,不小心就会撞上船只的绳索或者是船锚的锁链,甚至是潜水员的氧气罐。但出现这些意外时,由于鳐鱼自身不会向后游动,所以它们会陷入慌乱之中,竭尽全力地向前游动,拼命挣扎甚至跳出水面。有一些关于蝠鲼的传说,说它们溺死了潜水员,将船只拖入了海中并压碎了。

为了生存,蝠鲼每天都要捕食大量的浮游生物,它们经常成群出现在富含营养又水流湍急的水域中。正巧,印度洋洋流在莫桑比克海岸线以外的地方打转,将浮游生物会聚到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因此这里就成为蝠鲼理想的觅食地。除了可以为蝠鲼提供食物之外,莫桑比克沿岸海下的暗礁也形成了一个以鳐鱼为中心的独特生态系统一蝠鲼“清洁站”。

所有的鱼类身上都会搭载着-些不受欢迎的“搭便车”的“旅客”----寄生虫。暗礁处的“清洁站”可以给蝠鲼提供“清洁服务”,这里的“清洁工”是一些小型鱼类,它们以寄生虫和大鱼皮肤上的死亡组织为食,“工作”十分认真。“顾客”在享受“清洁”的过程中,也为“清洁工”们提供了食物以及庇护,所以这是一种互利共栖的合作关系。合格的蝠鲼“清洁站”必须符合一个标准----要有湍急的洋流为蝠鲼提供富含新鲜氧气的海水,只有这样蝠鲼才会在此停留。这种地方通常位于暗礁壁的顶端。

(下图:一只巨型蝠鲼来到了这个“清洁站”,将头鳍打开准备捕食。在不远的阴影处暗藏着一只鲨鱼。这里 70% 的蝠鲼身上都有被鲨鱼咬伤的痕迹,但原因至今尚不清楚。)

随着蝠鲼大量会聚到“清洁站”来,我们发现它们不仅是受到了寄生虫的“攻击”,几乎每一只蝠鲼的鳍部都有被鲨鱼咬伤的痕迹。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区域的鲨鱼要攻击蝠鲼,但鲨鱼确实这么做了,而且看样子不止一次。与世界其他地方的蝠鲼不同,这里 70%的蝠鲼都受到了鲨鱼的攻击。

鳐鱼的眼睛在它们头部的末端,使得它们具有特殊的立体视觉,但同时,它们的翼尖区域成为视觉盲区,因此鲨鱼总是咬伤它们靠背部的位置。但既然这么多的蝠鲼都受到了鲨鱼的攻击,它们的数量怎么还有如此之多呢?答案就在“清洁站”的清洁过程中----这里的蝴蝶鱼专门负责清理它们的伤口,可以使伤口很快得到恢复,而且不会感染。

这是一个特殊的环境:一个专门的蝠鲼“清洁站”,既可以帮助蝠鲼进行清洗和擦拭,又可以帮助它们治愈伤口。同时,这里强大的洋流还可以使它们在这里停留稍长的时间,从而得到彻底的清洁。

清洁站

要想真正了解蝠鲼与“清洁工”之间巧妙的共栖关系,就必须要潜入“清洁站”中。我们希望这次潜水不要遇到很大的麻烦。然而还是出了问题,我们无法径直前往莫桑比克沿海。海面风浪很急,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放弃使用潜水船,而乘着橡皮艇从海滩出发穿过风浪向暗礁驶去。

这次的潜水计划很简单:找到一个符合“清洁站”标准的地方,在那里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我前后几次潜到洋流中的暗礁边,

试图确定哪里才是正确的地点。海底的暗礁一派繁忙----海鸡冠在洋流和海浪中来回摆动,小丑鱼在它们的栖息地海葵中游进游出,美丽却有剧毒的狮子鱼从我身边游过,硬珊瑚中能听到鹦嘴鱼“嘎吱嘎吱”啃食的声音,艳丽的狗鱼成群地游经这里,海龟的影子从我头顶掠过,这一切都在向我们展示热带地区暗礁上勃勃的生机。然而,没有蝠鲼的身影出现。

(右图:蝠鲼来到了清洁站)

当我开始第三次潜水时,我突然注意到暗礁周围发生了快速变化。“清洁工”隆头鱼和蝴蝶鱼开始从暗礁的裂缝中向外游,其他鱼类不见了。

整个暗礁的环境和气氛都变了。片刻后,第一批蝠鲼来到了这里。它们几乎是快速俯冲到暗礁中的,我很难将它们看清楚,但随着它们不断地靠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居然有 7 米长。

这些蝠鲼是从深海中游上来的,在水面附近排队等待进入“清洁站”做清洁。它们有自已的排除顺序,个头较大的蝠鲼可以先享受服务。暗礁上有一个通体白色的巨大蝠鲼,我们称之为“白化现象”。这只与众不同的蝠鲼长达 8 米,当它进行清洁时,其他蝠鲼都离开了这里。

 

(左图:一只蝠鲼正在享受着清洁)

穿过礁石时,我发现这些礁石分成了大小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都是一个单独的“清洁站”,有不同的清洁鱼负责清理蝠鲼的不同部位。第一站,蓝色条纹的隆头鱼负责清洁蝠鲼的嘴和腮;第二站,豆娘鱼负责清理蝠鲼的头部;之后,月鱼和马鞍鱼负责将蝠鲼背上的寄生虫清理干净。能看到巨大的蝠鲼冲过我的头顶飞入暗礁,并与不同的暗礁鱼完成清洁过程,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了。

蝠鲼的大脑是鱼类中最大的。科学家们发现,它们脑中负责嗅觉、协调和听觉的部分格外大。此外,研究还发现它们的脑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区域负责“打扮自己”,对于这点,我一点也没觉得奇怪。

这里大约 80%的蝠鲼都是雌性的,且大多数都有孕在身,因此当它们在深海中游动时,看起来像是水下飞碟一样。没有人看见过蝠鲼的生育和哺乳过程,有关这一神奇动物,很多方面都还有待人们去进行探索。结束这次潜水时我非常开心。因为这次潜水在解决了问题的同时,又带来了新的研究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