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印度洋--宁静与风暴(5)

“海中美人”

下图:一只儒艮正在优美地仰泳

印度洋中的生物并不都是生机勃勃的,其中最为罕见、最为迷人的濒临灭绝的海洋动物就是神秘的儒艮。儒艮是食草的海洋哺乳动物,也是海底生物中唯一的草食性哺乳动物。儒艮长度一般为 2 ~ 3 米,体长而尖,末端的尾巴是分叉状的,前肢呈圆形,像鳍一样。

早先人们关于美人鱼和海中美人的传说,就是在远处看到这种生物后才传播开的,尤其是当看到它们身体前部靠近前肢的乳头的时候,或者当它们用其中一只前肢抱着幼崽采用仰卧的姿势哺乳时,更为传说增添了神秘色彩。

1493 年 1 月,哥伦布曾宣称自己在海地附近的海中看到了三个“美人”。“它们跳出海面很高,”他写道,“但是,它们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但无论如何它们的脸看上去确实很像人。”

(右下图:儒艮和大象是近亲,有关美人鱼的传说很有可能就是早期人们见到这一生物时创造的)

儒艮与大象是由同一个祖先进化而来的,如今它们被科学家划归为海牛目。根据民间传说,这种半人半鱼的动物还会唱歌,而且歌声很好听,会分散过往船员的注意力而使船撞上岩石。

现在,真正面临危险的不是那些船只,而是这些“美人鱼”。曾经为数众多的儒艮现在数量却在急剧减少。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儒艮已经完全灭绝,而在印度洋,情况也不容乐观。探险队正在前往距离莫桑比克沿岸 9.25 英里的巴扎鲁托岛,计划在那里探察生活在印度洋西部的最后一群儒艮。

破晓时分,群岛沐浴在一片晨光中,美得让人窒息。印度洋上的这些离岸沙洲岛是由庞大的沙丘组成的,高达 100 米,与这些沙子所组成的山相比,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矮小。这些世界上最大的沙洲岛是由印度洋强大的自然力量形成的。

(下图:莫桑比克绵延数英里的海岸,这里没有一个人类脚印。)

印度洋上具有标志性的洋流在这里向南旋转,形成了一个 62 英里宽的巨大漩涡,并带来了大量的沙土汇聚于此。当这条洋流到达莫桑比克陡峭的大陆架时,将成百上千吨沙土全数倾倒在了这块狭窄的区域内。日复一日,沙土慢慢积累成了高山,又由于季风的影响,形成了棱角清晰分明的山峰。

尽管这些海岸线以外的沙洲岛只有几英里宽,但由于它们的阻碍,使近陆地一侧的海水和海洋中的海水截然不同。沙洲以外的广阔海洋特别适合堡礁生长----海水是温暖的,同时,海上的强洋流不断将海洋深处的养分带到这里。而沙洲与陆地之间的这一片海域则与沼泽或湿地相似,这里的海水很浅,含沙量大,富含沉积物,因此海草在这里生长得颇为茂盛。

(右图:天然草场)

海草是儒艮唯一的食物,而巴扎鲁托岛附近的海底是个优良的“天然牧场”,因此我们希望能在这里见到儒艮,并记录下它们的生存状态。其实,最理想的情况是能够在这里看到成群的儒艮,因为这表明它们的种群还能够生存繁衍下去。我们计划搭乘低空飞行的飞机在空中搜索整个区域。并在陆地上配备一艘船,随时等待着前往发现地。但是由于儒良属于“腼腆”型的,极易受到惊吓,一听到发动机声就会快速潜入水中,因此我们的搜索尤为困难。

儒艮在“长跑”时速度并不快,而且如果被敌人追赶的话,它们很容易累得气喘吁吁。它们的新陈代谢速度很慢,这样一来,仅靠海草就可以维持它们的生命。除此之外,它们的肉质十分鲜美,因此是鲸鱼、鲨鱼以及鳄鱼极爱捕食的猎物。人类曾经为了它们的肉、皮及鱼油捕杀它们,但如今儒艮受到法律的保护了。

不过,被捕杀只是导致它们数量减少的其中一个原因,造成儒艮数量锐减的主要原因是大量的海草被破坏了,除此之外,这一行动缓慢的动物还经常被卷入捕鱼网中。与此同时,儒艮的繁殖能力很弱。雌性儒艮直到 10 岁才性成熟,即使是在性成熟后,它们每 3~ 7 年才生育一次,所以,一只雌性儒艮一生只能孕育一只小儒艮----如果食物不足的话,甚至连一只都不能孕育。因此,即使是减少一只成年儒艮,对于整个种族的延续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现在,儒艮已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认定为濒临灭绝的物种,如果我们不采取紧急行动,巴扎鲁托群岛的儒艮也将会灭绝。

 

(左图:儒艮在悠闲地吃着海草)

在其中的一次飞行中,我们居然在下方的水面上看到了两个深色的点----是儒艮!更令人兴奋的是,是一只雌性儒艮和它的宝宝。我们在地面上配备的船沿着它们游动的方向绕着它们航行,从远处慢慢靠近,等到达一个可以近距离观察的地点后,我们会关掉发动机让船在海上漂流。

当我们来到它们身边时,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不仅有儒艮妈妈和它的宝宝,还有另外三只儒艮在水中慢悠悠地游动。它们看起来状态良好,儒艮宝宝的出现也说明它们拥有充足的食物。这一时刻对我们来说非常特殊,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儒艮的自然栖息地中看到这一稀有物种了。这几只儒艮良好的状态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也许我们还有时间来保护它们,让这些传奇的生物、神秘的“海中美人”继续存活下去。

这天即将结束时,绚丽的落日为这片海洋着上了新装。看着这片金色又宁静的海洋,近日来暴风雨带来的不快都被我们抛在了脑后,在天空炽热的余晖下,大海格外宁静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