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地中海--西方文明的摇篮(2)

神秘的海峡

(左图:墨西拿海峡将西西里岛与意大利大陆分隔开,来自伊特鲁里亚海和爱奥尼亚海的海水在此处相会。由于海水相会时强烈的洋流作用,历史记载这片海域曾给船员们带来过不少麻烦。)

西西里岛与意大利半岛上的卡拉布里亚之间被一片危险的漏斗状海洋隔开,来自伊特鲁里亚和爱奥尼亚的海水奔腾不息地流向这里,这里最窄处只有不到 2 英里,所以直到现在,在此航行还是和古时一样困难重重。
    墨西拿海峡的潮汐运动每 7 小时变换一次,在此期间海水都要流经一条仅有 80 米深的狭窄水路,而其他地方的海水深度可达 2000 米。这种剧烈的地形变化致使海水在这里积聚了足够的能量,形成了臭名昭著的漩涡以及猛烈的洋流。这片危险的水域历史上曾给船员们造成了不少麻烦,甚至有人认为这里居住着怪兽。

(左图:钝嘴六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的口鼻形状十分特殊。)

希腊神话中有一头名叫斯库拉的六头怪兽,她居住在意大利半岛的峭壁上。如果有水手进入她所掌控的范围,她就会吞食掉这些水手。同时,西西里有一个叫作卡律布狄斯的漩涡,威力异常强大,可以将水手吸人其中致死。六鳃鲨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原始动物。顾名思义,六鳃鲨有六道鳃裂,这一点与大多数鲨鱼不同,其他鲨鱼都已经进化成了更为先进的五道鳃裂。六鳃鲨的长度可达 5 米,6 排牙齿呈刀片状,鳍上有白色的边缘,眼睛可以发出荧光。

    人们对于这种特殊鲨鱼的了解非常少,原因是六鳃鲨基本生活在极深的海域,差不多在 2000 米以下,所以除了坐潜艇,人们是无法见到六鳃鲨的。世界上只有两个地方可以找到六鳃鲨,其中一处就是墨西拿海峡,这里的上升流可以迫使水中的生物从海底上升至接近海平面的地方。但尽管如此,见到六鳃鲨的机会依然非常渺茫,必须在春季的某个新月夜里,而且只有在潮汐运动之间的几个小时内才有可能。因为六鳃鲨在这个时候可能会游到 40 米深处觅食。

(右图:西西里的墨西拿港口最初叫作“新思考”,在当地语言中指的是长柄大镰刀,这个名字来自于这个港口的自然形状。)

除此之外,墨西拿海峡还有更为神秘之处。它同撒哈拉沙漠一样,经常出现海市蜃楼。海市蜃楼是一种神奇的视觉幻象,当上升的热空气和下降的冷空气在空中相遇时,就会出现这种奇特景象。在炎热的天气里,光的折射作用使空气像水一样闪闪发光,所以很多人会在道路上方看到小规模的海市蜃楼现象。而墨西拿海峡没有边界,因此这里的海市蜃楼规模非常大,就像透镜一样,地平线外几个不同地层的景象都被扩大化了。当周围的环境条件适宜海市蜃楼出现时,海峡周围的船员们就会提高警惕,因为那些本不存在的陆地可能会出现在他们眼前。

虽然这里危险万分,但却有一种早期的海洋居民可以在这里生活---全世界范围内能够找到它们的地方只有两处。这些居民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比人类的出现要早得多的海洋生物。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能够有机会潜入海洋之中去寻找六鳃鲨,都是件令人特别激动的事情。这份幸运似乎也预示着我们的探险开始转运了。

超级高速公路

(右图:腓尼基的商船都是单桅杆,且配有船帆。船帆被两条系在底部边角的绳子操控,而这两条绳子则由水手操控。)

早期的移民逐渐发展壮大,最终造就了伟大的地中海文明。人类的扩张也正是得益于这片海洋。通常来说,海洋是将人们隔绝开来的屏障。但由于地中海非常适宜航行,并且有许多自然港口以及岛屿作为停靠点,因此它成为将人们联系起来的“桥梁”。人们可以在这里定居,进行贸易活动,还可以分享彼此的见闻。随着地中海附近的居民越来越多,贸易日益频繁,海外殖民地也得到了不断拓展,这使得地中海地区在文化和经济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对于埃及人来说,他们可以去地中海的东部地区获取木材和矿产。腓尼基人虽然被黎巴嫩的山脉所阻隔,但地中海却为他们进行贸易扩展提供了一条通道。同时,希腊人也得以在地中海和黑海诸岛以及海岸线上开拓殖民地。地中海成了一条超级高速公路,将技术以及经验传送于不同的地区之间,与此同时,人口的流动和货物的运输也异常繁忙。

几个世纪后的今天,我们在玛莎拉市迷宫一样的窄巷里摸索,试图找到通往港口的道路登上“都达公主号”。我们要前往西西里岛以西的埃加迪群岛,强大的腓尼基人曾和意大利南部新崛起的一个小国在那里展开了一场战争,正是这场战争改变了整个地中海的历史。

(左图:公元前 264 年至前 146 年间,占据着统治地位的迦太基人与扩展中的罗马帝国之间展开了三次布匿战争。战争中,海战扮演了重要角色。发生在公元前 256 年的艾克诺姆斯战争是海战中最为激烈的一场。这场战争使罗马最终击败了强大的迦太基舰队,获得了战争的胜利。)

尽管当时各个地方的文明都在迅速发展,但是航海学却是由腓尼基人创立的。作为迦南人的后裔,这些充满进取心的腓尼基人企图将他们的贸易范围拓展到当时已知的各个地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腓尼基人用当地最好的香柏木制成了足以跨越地中海的精致大帆船,这些船既可以用船帆驱动,也可以通过划桨前进。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和平的商人,毫无斗争之心,只对增加贸易、交易结算感兴趣。他们在多处建立了殖民地,包括塞浦路斯、罗兹岛、爱琴海群岛、撒丁岛、扎西岛,还在西班牙沿岸建立了一个大型商业性殖民地。当然,还有迦太基,也就是如今的突尼斯,它凭借自身的优越条件成了一个重要的商业基地。

(左图:红海湾,位于埃加迪群岛中最大的法维尼亚纳岛群上。在红海湾附近,罗马与迦太基之间曾有过一场重要的海战。)

出色的腓尼基人进行交易的商品包括紫色染料、陶器、玻璃、金属、葡萄酒、木材、农作物以及石油。腓尼基水手依靠星星和太阳来辨别方向,世界上最早的地图据说就是他们绘制的。他们出售自己的技术,也愿意被其他人所雇佣。除此之外,腓尼基人是最先使用字母的。我们对于腓尼基人在陆地上的活动了解很少,因为他们将这些活动记录在了草质纸卷上,而这些纸卷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埃及和希腊还存有一些关于腓尼基人的参考资料。

公元前 5 世纪之前,埃及人、希腊人和腓尼基人会不时地发生冲突,不过最终都相安无事。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意大利南部的一个位于罗马的小共和国会搅乱地中海地区的政治局面----罗马的出现,使得厄运降临到了他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