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印度洋--宁静与风暴(6)

海马的困境

下图:海马----非常有效的壮阳药

由于温暖的海水中所含的养分较之其他海水的要少,所以印度洋海域的海产产量并不丰,也并不适合发展渔业。但在这里却生活着两种动物----海马和鲨鱼。只是,为了满足东方市场对此的巨大需求,过度的商业捕捞使这两种动物的数量都在锐减。

尤其是海马,它是治疗哮喘、心脏病、皮肤病以及阳痿的中药的主要成分,在东方国家被认为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壮阳药,因此每年都有大约 2000 万只海马被捕杀,作为药贩卖到中国、印尼、非律宾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质量上佳的海马可以卖到每磅 550 美元,即使是一些比较差的样品也可以卖到每磅几百美元,这使得海马的交易量巨大。因此,在世界上 33 个海马品种中,有 9 个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了全球濒危物种的“红名单”,而印度洋中的一种海马则被官方认定为濒危物种。

(右下图:海马可以根据周围的环境改变自已的颜色,依靠这种伪装来捕食猎物)

海马十分漂亮,可是十分军见。它们经常躲在海藻、珊瑚、红树林沼泽以及海草床中,身上的颜色会随着周围的环境而变化,这种伪装使人们用肉眼很难发现它们。同时,它们可以长出长长的皮肤来模仿海藻,一些结卖类的生物也会寄生在它们身上。此外它们可以长时间保持静止状态。海马是非常柔弱的动物,由于行动缓慢,它们不得不依靠伪装来捕食猎物。

众所周知,雌性海马会将卵存放在雄性海马的袋子中,由雄性海马“孕育”2-3 星期后生出小海马。海马是“一夫一妻制”的,通常,雌性和雄性海马会共度一生。正是由于海马的这种一夫?妻制,以及它们非常特殊、单一的生活环境,使得它们极易受到伤害。因为一旦“一家子”海马中有一只海马离开了或者一只海马丢失了自己的另一半,那么剩下的那只海马便不会再找新的伴侣,更不会继续繁殖,因此,过度捕捞非常有可能使海马的数量迅速减少。

珊瑚苗圃

我们此次漫长的探险就要结束了。在过去的四周里,我们看到了大海对于人类的影响的同时,也了解了人类活动对于大海的影响。现在,根据这趟旅途的最后阶段的所见所闻,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特别的例子来展示人类与大海之间复杂又矛盾的关系:珊瑚苗圃。

(下图:珊瑚会变成白色并面临死亡的风险)

在旅行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见识到了强大的印度洋是如何分割岛屿以及创造有利于珊瑚生长的条件的。但是,由于全球变暖,海水的温度正在不断上升,这使得生长在珊瑚中的一些重要的海藻即将消失殆尽。一旦海藻消失,珊瑚就会变回它原本的颜色----白色。通常来讲,珊瑚上还会再长满海藻,而在印度洋的许多地方,珊瑚已经无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礁石上都是发白的死珊瑚。

现在,桑给巴尔岛沿岸的暗礁上出现了新的转机。当潜到这些暗礁中时你会发现,它们远没有彭巴岛的暗礁那么富有生机。除了全球变暖和 1998 年灾难性的厄尔尼诺现象之外,另一个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桑给巴尔岛上旅游业的不断扩张。珊瑚是这里的主要旅游卖点,但伴随着潜水游客而来的却是覆盖在珊瑚上的污染物,以及偶然或故意造成的物理伤害。当地人依靠旅游业增加收入,因此他们并不阻止潜水游客的到来,但他们也有决心将珊瑚恢复到往日的健康状。

我们同在桑给巴尔岛上工作的科学家们一起离开了大珊瑚礁,来到了一片未受影响的海域,那里的景色美得令我们室息。海水中悬着一些展开了的大网,珊瑚花园就生长在这些大网上。有几张大网连成了串,轻轻地在洋流中摆动着,每一张网上都有一个迷你的“森林”----这“森林”是由珊瑚样本组成的,这些样本被插入到了 9 厘米长的橡胶管中,之后固定在网上。

(右图:科学家们从健康的“母珊瑚”上剪下一段珊瑚,种植在一片未受影响的海水中,在这种温床上生长一段时间后,再将它们移植到受损的珊瑚上。)

这里的科学家们希望利用陆地上的园艺学知识重造礁石,这种技术曾在陆地上成功再造了森林,现在他们想将这项技术运用到水下的珊瑚上。科学家们小心地从健康的“母珊瑚”上剪下一些样本,移植到这片海域中栽培 292 天,直到它们长成中等尺寸的健康珊瑚。接着,这些珊瑚样本会被移植到发白或者退化了的礁石上,希望用它们来恢复整个区域的珊瑚礁。这还是一项正在试验的技术,但早期的实验结果表明这种方法非常有效。这种水中自由漂浮的苗圃不会受捕食动物以及沉淀物的影响,流经这里的海水还会带来足够的浮游生物以及水中的溶解氧。

世界上所有的珊瑚礁都面临着消失的危机。联合国指出,1/3的珊瑚已经消失了,到2030年,预计有 60%的珊瑚会消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了这种珊瑚移植技术上,也许这个方法能阻止这一趋势。这项技术已经在印度洋上做了试验,希望它能够重建世界上的珊瑚礁。

我想,用珊瑚的这个例子作为印度洋行程的结尾应该很恰当吧,这个例子完美地展现了人类与这片大洋之间复杂的相互依赖关系。在这趟旅程中,我们看见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海洋。这片海洋中生活着神秘的物种以及世界上最大的鱼类;这片海洋中的潮汐和洋流既可以塑造陆地,又可以摧毁它们;然而,最重要的是,这片海洋与 3000 万依附于它而生活的人的现在、过去以及未来都有着密切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