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红海--希望之海(1)

这也许是我们最大胆的一次探险,我们将前往世界上最后一片未受人类影响的海洋,并且我们将要潜入的海域在之前仅有极少数人到访过,我们要研究的生物是世界其他地方都见不到的。说来颇有讽刺意味,因为这片未经侵犯的海城是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红海。

下图:红海的卫星图像。红海的北部将埃及与以色列隔开,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但南部却因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连年的战争而变得无人问津

红海的北部是世界上最有名也是最繁忙的旅游潜水景点之一,而红海的南部与厄立特里亚和苏丹相邻,那里有一片原始的水下奇境。厄立特里亚与邻邦埃塞俄比亚多年的征战使得这片区域几乎没有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

    在将近一年的复杂交涉后,我们终于得到了前往红海南部的许可。当我们到达厄立特里亚的马萨瓦港口时,我们感觉厄埃战争似乎不是在 1993 年结束的,而是在昨天:我们周围到处都是带有战争疮疤的建筑以及粉碎的纪念碑,士兵们在港口附近巡逻,港口里除了停靠着军舰之外,还有帆船、观光游艇及其他用途的船只。这里的燃料是定量分配的,而我们需要大量的船用柴油才能完成长达 600 英里的旅行。在焦急等待了几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同意了额外给我们燃料。最终,在所有的文件都盖上了章且厄立特里亚海军护卫登船后,我们终于出发了。从来没有人在这里潜过水,在红海南部,这样的探险还属首次。

 

“充满奇迹的走廊”

(右下图:厄立特里亚马萨港的景象----右侧半圆形屋顶的建筑上仍然留有当年战争的痕迹。)

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红海的南部非常重要,?水员雅克·库斯托曾将其称为“充满奇迹的走廊”。这里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世界上将近五分之一的鱼类都是这片海域所独有的。这片海域是我们祖先最早见到的海洋,也是在这里,他们学会了如何打捞海洋中丰富的物产。出发时我们特别兴奋----因为这片海域的神秘性比我们所期待的要高得多

红海是一片狭窄的海域,它将非洲大陆与亚洲大陆分隔开来。从学术角度上讲,它应该属于海洋的范畴,因为它是大陆板块彼此分离形成的。红海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海洋,仅仅形成于 3800 万年前。到目前为止,红海还在继续以每年 1 厘米的速度扩张,这种速率和人手指甲的生长速率是一样的,所以,它的边绿是新形成的海洋。以此推算,2 亿年后,非洲之角将会陷入一片汪洋之中。

 

(下图:红海东南角被称作“魔鬼湾”的荒凉的海岸线----此时此刻,这里的地质活动仍在继续。)

我们到了位于红海最南部的吉布提。吉布提是距离非洲之角最远的国家,与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以及索马里相邻。我们的目标是前往“魔鬼湾”,那是红海边的一个海湾,也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处能够见到海洋“诞生”的地方之?(另一处在寒冷的冰岛)。

在海湾的底部有条大裂缝,这里是这条裂缝的最南端,它是由于非洲板块与阿拉伯板块分离而形成的。随着这两个板块被撕裂开来,这里形成了一片新的海域。

通常来讲,这样的构造活动都隐藏在冰川下方或者是几千米深的海水的底部。但在吉布提,我们却可以在海湾的浅水中看到陆地分离时的痕迹。此外,这板块活动的速度十分惊人,欧洲太空总署的卫星观测到了这一强烈的地质活动:仅在 2005 年,这个裂缝在 3 周内就增宽了 8 米。

 

新的海洋开始形成

(右图:一座死火山上升形成的小岛一一“魔鬼岛“。)

我们将要去往海湾的中心,路途中要经过一座从海中升起来的死火山----一处号称“魔鬼岛”的地方。在它附近经常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我们在当地请的导游在几天前就曾感受过一次。岛上的陆地散布着岩浆流的痕迹,海水的颜色与海湾底部火山喷发形成的玄武岩的颜色一样漆黑。

当潜水员们潜入水下时,他们惊喜地发现,尽管岸上的火山荒漠寸草不生,但水下却有着丰富的海洋生物,它们在这里可以免受捕食者的侵袭,也可以享受海中丰富的营养物质。水下大约 30 米处,潜水员们第一次见到了被当地人称为“拉法耶”的裂缝,它深深地嵌入到了地卖之中。裂缝中有许多由玄武岩构成的奇形怪状的“桥梁”,就像是这里千百万海洋生命的“走廊”一样。潜水员们下沉到了这个非常窄的裂缝中,这里是两个地质板块的间隙,漆黑一片,看不到底。难以想象是威力多么强大的能量才能将这两块板块分开。

 

(下图:一名阿费尔部落成员正在穿过阿萨勒湖上的一个大型盐田。这一居住在红海海岸的穆斯林游牧部落以他们的部落名命名了这片新的海洋。)

由于板块的张裂,裂缝不断增宽,岩浆不断地上升,涌出来填充裂缝,随着裂缝的增宽,新的岩浆凝固后覆盖了旧的岩浆,形成了一层新的海底----地球上的海洋基本都是这样形成的。在吉布提,板块彼此分开,红海以及亚丁湾的海水涌入了非洲的这个角落,覆盖了土地形成了新的海洋。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无法测算这里的海岸线。一些科学家认为,非洲之角将在这一过程中与非洲大陆分离。尽管这个新生的海洋存在的时间也许不会超过 2 亿年,但已经因它所在的区域及居住在那里的游牧部落而得名“阿费尔海”。

 

(右图:位于吉布提的阿萨勒湖是世界上含盐量最高的湖之一。尽管这片海域被陆地包围起来,但还是有一些海水从周围岩石上的裂缝中流进了阿萨勒湖。直到现在,这里的盐田还在开采中。)

另一处也许能扩大成为海洋的地方是阿萨勒湖。这一火山湖有 6.25 英里长,4,33 英里宽,海拔是-154 米,是非洲地势最低处。尽管它四周完全被陆地封闭,但仍有海水从它周围的岩石缝隙中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些不断注入的海水以及巨大的蒸发量,使这里成为世界上含盐度最高的水体,其含盐度是红海的 10 倍。这样极端的环境使得动物很难生存,因此,我们只能在这里找到细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