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红海--希望之海(2)

白色的“金子”

下图:在这片高度军事化的土地上,盐和金子的价值相当。对于年平均收入 100 美元的采挖者来说,盐就代表着生存

含盐量颇高的海水在湖的周围形成了巨大的盐田,时至今日,它们仍然在开采中。地质学家认为,由于红海的海平面不断变化,其一部分曾经干涸,使它的含盐度一度与阿萨勒湖一样高。也正是因为这上下起伏不定的海面,这片海洋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地点之一,我们也因此有机会窥探它遥远的过去。当海平面下降时,我们的祖先就是由此走出非洲,走向世界。

关于人类种族起源于非洲的说法并不新鲜,达尔文在 19 世纪中叶就曾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当时并没有化石或手工制品来支持他的论断。然而近期,人们在非洲发现了古代人类遗迹,以及远古年代人类所使用过的工具和武器,这些都证明了非洲是人类种族的发源地。

科学家通过对比这些遗骨和现代人类的 DNA 发现,他们大约出现在 150000 到 195000 年前。大约 60000 年前,他们开始离开非洲分散到世界的其他地方,取代了在当地生活的人,例如取代了欢洲的尼安德特人。

 

寻找线索

(右下图: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骆驼是运输盐最可靠的“交通工具。)

关于这些人类是为何又如何分散到世界各地的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探险队打算前往厄立特里亚去寻找线索。由于早期的现代人是一路向北穿越了非洲平原,所以红海很有可能是他们最先见到的水体。这里非常安全,地势较高,气候干燥,同时还有充足的淡水资源。直到今天,军队仍然在使用那些老旧水井。此外,在这里很容易找到贝类动物----不用辛苦打猎,也不用烹调----只用简单的工具打开硬卖食用即可。在这里,我们发现了早期人类在海边安家的证据。

因此,人类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捕鱼能力以及在海边生存的能力最早是在红海海岸上“锻炼”出来的。而在海底就保存有人类最初接触海洋时的记录。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不需要通过潜水去寻找痕迹,因为当我们到达海岸时,它自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由于地质活动,厄立特里亚阿ト杜勒这里的珊瑚礁高出海面 14 米。这里是重要的考古地点,但战争以及不断的边界纷争使得研究人员很难在这里开展研究。如今,这片区域成了军队的前哨,当我们靠近海岸时,士兵们严格地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下图:黑曜石薄刀片)

最终,我们来到了露出海面的珊瑚礁旁。珊瑚礁上有一层 10 米厚的石灰层----这是软体动物和海生蠕虫这样的海洋生物经历了多年的石化而形成的。

最重要的是,在礁石化石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嵌着早先人类的手工制品:125000 年前由黑曜石做成的手工工具,它的边缘被磨得非常锋利。

我们还发现了两套主要的“工具”:大约在 165000 到 100000 年前使用的两面斧以及 300000 到 50000 年前中石器时代所使用的黑曜石制成的薄刀片。惊喜还不止这些。继续向前走,我们发现了一堆被遗弃的贝卖类动物以及牡蛎卖的化石。有趣的是,我们之前所发现的黑曜石工具恰好跟这些贝壳相配----那些工具非常适合剥牡蛎卖。

对于珊瑚礁化石上出现这些工具最简单的解释是,那些制造此工具的人既可用这些工具捕获浅水中可食用的海洋软体动物和甲壳类动物,也可以用它来捕猎海岸附近的大型哺乳动物。用过之后,他们将这些工具丢弃在了这个食物富饶的地点。在这个露出海面的珊瑚礁中,我们看到了 2 种可食用的牡蛎以及 31 种其他可食用的软体动物。

 

受欢迎的绿洲

(右图:在 200000 到 100000 年前,也许是因为连年的干早,早期的人类搬到了非洲海岸,并学会了以捕鱼来谋生)

在此之前,早期的人类很有可能是以在非洲平原上捕猎来维持生存的。在 200000 到 100000 年前,也许是因为连年的干早,他们搬到了非洲海岸,并学会了以捕鱼来谋生。阿ト杜勒拥有充足的鱼类以及淡水,成为他们的绿洲。人类也因此有了新的食物来源,不再靠天吃饭。

甚至还有人推测,贝卖类动物体内的 omega-3 以及 omega-6 型油脂有利于早期人类的大脑发育,只是这一理论还颇具争议,但至少是一个有趣的设想。“人类学家以及一些进化论支持者经常把语言的出现以及工具的制造来作为早期原始人类大脑开始进化的证据,”魁北克舍布鲁克大学的代谢生理学家史蒂芬·坎南博士解释道,“但这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一定要有什么事物来‘启动’大脑的这一进化过程。我认为早期人类在海岸附近吃蛤蜊、青蛙、鸟蛋以及鱼类的行为促进了他们的脑部发育。也正因如此,人类才有了必要的生理条件来进行大脑的进化。”

 

(下图:位于红海口的曼德海峡与也门附近的哈尼什群岛之间的海峡示意图)

不管怎样,这些遗留在军营中的原始的遗迹,是早期的人类在海洋中进行捕捞活动最好的证据。在这里,当海平面下降时,居住在海岸上的人们便有机会往更远的地方进行,越过海洋到达其他地域。

    在过去 100 万年的几次冰期中,海平面不断下降可能每次在 130 米。这意味着位于红海口的曼德海峡与也门附近的哈尼什群岛之间的海峡变得干枯了,只剩下了几条弯弯曲曲的很容易渡过的小溪,人类和某些动物跨过了小溪到达了对岸。大约在 100000 年前,人类经由“北部通道”从红海沿岸扩散到了非洲北部以及中东地区。回到船上,我们和厄立特里亚人一起喝了些甜咖啡,并思考着红海物产丰富的海岸以及它对于人类历史所产生的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