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红海--希望之海(3)

珊瑚的困惑

红海不仅造就了我们的过去,还影响着我们的未来。我们坚持要前往红海南部,因为这片海洋在很多方面都与众不同,最奇特的就是它的温度。红海南部的海水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我们也许能在这里的海洋生物中找到让世界各地的海洋挺过全球气候变暖的线索。

科学家们曾预言,在地球上的所有生态系统中,珊瑚礁将会首先受到全球变暖所带来的影响。60%的珊瑚礁已经受到了人类活动带来的影响,并且大部分都无法恢复。

珊瑚既是植物又是动物。附着在珊瑚上的海藻通过光合作用为珊瑚提供所需的能量,同时也使得珊瑚拥有了五颜六色的外观。但海藻在高温下无法生存,一旦海藻死亡,珊瑚就会褪变为白色。此外,由于没有海藻继续提?养分,珊瑚很快也随之死亡。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的珊瑚因海水温度上升而褪变成了白色,大面积的珊瑚已经死亡。这不仅是珊瑚的悲剧,也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悲剧----珊瑚礁是海洋中的“热带雨林”,在它周围生活着众多的海洋生物。

 

下图:通常来讲,高温会伤害珊瑚礁,科学家也预言珊瑚礁将会是全球气候变暖的首批受害者之一。但在红海这里----地球上最温暖的海洋----珊瑚礁却仍然在健康生长。

在红海,海水的温度可以达到 34℃,比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夏季的最高温还高 4 度,也远远超过了珊瑚可以承受的温度上限。然而,与我们的预期不同的是,这里的珊瑚却仍在健康地生长。各种各样的形状、灿烂多彩的颜色以及数以万计的鱼群都表明这里的珊瑚非常健康。虽然这里也有一些发白的珊瑚,但看情况它们应该可以在几周之内就恢复生机。与世界上其他地方不同,这里没有出现大范围珊瑚变白的现象。显然,这里肯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有一种解释是,这里的珊瑚上生长着一种特殊的海藻,这种海藻已经适应了高温环境。

单单耐热的海藻还不足以拯救世界上的珊瑚礁,因为这些珊瑚礁还在受着污染、过度捕捞、旅游业以及其他人类活动所带来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研究厄立特里亚的珊瑚礁是如何在极端环境下生存的这一课题,来为其他地区的珊瑚礁提供一线生存的希望。

 

(右下图:我们的相机拍摄下了红海中这被人类影响过的水域里珊瑚所发出的彩色荧光)

在红海中,有很多珊瑚都能发出荧光,虽然直到现在,在科学上对能引起珊瑚发光的特殊蛋白质还存在争议,但这一蛋白质给拯救珊瑚带来了新的希望。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安雅·萨利博士和她的同事们认为,这些荧光蛋白质是珊瑚的一种复杂的内部防御机制,可以保护海藻免受强光侵害。

安雅和她的同事们还指出,在高温环境下,荧光蛋白质能够提高珊瑚的抵抗力,不会使其发白死亡。1998 年,他们研究发现了珊瑚对褪色变白的抵抗力与珊瑚组织中的荧光蛋白质间存在某种关系,生长在红海南部高温海水中的珊瑚所发出的荧光能够保护珊瑚免受厄运。

并不是所有科学家都同意这一说法。专门研究荧光珊瑚的专家?理斯·马塞尔博土对这种光保护理论提出了异议。他指出,70%的珊瑚都能够发出荧光,但有些珊瑚还是死亡了。作为研究珊瑚的权威专家,他仪仅认为,珊瑚发出的荧光只是非常神奇而已。

多彩的潜水

不同于红海北部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潜水员到访,每年来这里的潜水员还不到百人。因此,这里的礁石几乎没有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但我们想知道它们到底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里的礁石,我在夜晚又再次潜入到了水中。由于捕食的需要,礁石晚上的状态与白天的完全不同。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有些珊瑚竟然能够在晚上发出荧光。

 

(下图:海面上,太阳即将落山;海面下,珊瑚礁准备好了上演夜晚的灯光秀)

潜水时我没有使用通常所用的潜水灯,而是用的蓝色灯光,这样可以加强视觉效果,同时,我还在潜水面罩的前部安装了一个特殊的过滤器以研究这一现象。但当我到达礁石周围时,我还是“转向”了----我只能利用我面罩的过滤器来确定方向,因为我仿佛回到了 20 世纪 60 年代的灯光秀现场。

我被绿色、黄色及紫色的亮光所围绕。一些珊瑚只有顶部发光,而另一些则是边缘发光,还有些色块随机出现,遍布各处。这里简直是太美了,我差点忘了我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了。虽然我们可以在浅水中待上很长时间但对于我来说这远远不够----我希望可以在这里待上几个月。

这里的珊瑚组织中含有可以发光的蛋白质,还生长有耐热的海藻。显然,正是这些因素使得这里的珊瑚可以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一些科学家认为珊瑚是利用这些荧光色素来调节周围的光环境。强光会损害珊瑚,而这些光色素则可以保护这些珊瑚免受损害。这一理论还有待验证----但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些荧光珊瑚可以很好地适应高温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