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红海--希望之海(5)

先驱的遗物

我们离开了苏丹港,去往红海中更遥远的一片海域,停靠在了沙拉布鲁米(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罗马礁石”)海岸线边上。我们接下来要开展的调查就在苏丹海岸这一隐蔽的礁石高地上。那里有一个水下村庄的残骸,被称作“康谢夫二号”(位于大陆架延伸处)----1963 年,水下探险家雅克·库斯托在这里建造了一个水下村庄来证明人类可以在水下生存很久。当时人类对于海下世界的探索还不全面,这里代表了当时水下科技的最前沿。

水下村庄有生活区、实验室以及一个车库。生活区是一个大型的环形舱室,外观呈海星状,因此也被称为“海星房”。这里有中央空调,配备了可供 8 人休息的卧室,此外还有厨房、餐厅、实验室以及暗房。他们呼吸所用的空气来源于陆地补给的压缩空气、充满氧气的潜水瓶以及混合空气。村庄还有一间工具房,存放着各种工具以及水下踏板车。

“康谢夫二号”最重要的贡献是做了一个水下生存实验,科学家们可以借此来研究长时间的“潜水”会对潜水员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一个固定的深度进行长时间的潜水作业后,潜水员的身体组织内会充满氮气。在水下生活时,通过维持潜水设备内部的压力与外界的水压相当,潜水员就可以生活自如,就像海星房一样。而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只需要回到海面进行一次减压即可,此时潜水员只需在浅水区内待一段时间,将血液中积累的氮气排出体外。直到现在,还有很多石油公司和矿产公司仍然在使用这种“潜水”方法。

下图:位于大陆架延伸处的雅克·陆斯托的“康谢夫二号”仅仅留下洋葱型的“海胆”残骸,这里存放着工作人员用于探测周围礁石所用的水下机动车。

然而库斯托和他的同伴们更关心的是这里的海洋生命。虽然这里如此偏僻,但海洋生命却非同寻常:刺鲽鱼、雀鲷以及小丑鱼在礁石间嬉戏;锈色的鹦嘴鱼以及大型河豚不时地从这里游过;超过 30 种的石斑鱼隐藏在岩石裂缝中生活;此外,这里还经常可以见到大型鱼类,其中包括隆头鱼、绯鲵鲣、成群的梭鱼以及安静游动的蓝点黄貂鱼。

雷蒙德·维希尔教授曾是“康谢夫二号”上的一名海洋生物学家,他曾用诱饵将鱼收集到透明的塑料容器中,之后他将它们带到湿润房内,用实验室内的解剖显微镜进行观察、分类,还为摩纳哥海洋博物馆选取了一些外来物种作研究用。为了弄清鱼类对于颜色会作何反应,工作人员拿来了装有各色过滤片的泛光灯来做试验。生物学家们可以控制室外的远程可携带摄像机,来观察他们所感兴趣的某些海洋动物。利用这种方法,他们发现了新物种。

如今,湿润房、工具房以及海星房都已经不见了,而这一切类似于狂想的实验所留下的仅仅是一个巨大的洋葱型车库,存放有雅克·库斯托及其航海员们探索周围礁石时所用到的水下汽车。由于车库的形状与海胆非常相似,工作人员亲切地叫它“海胆”。“海胆”被放置在礁石的边缘,两条“腿”间的空间正对着陡坡,这样一来,被库斯托称为“碟子”的水下车就可以轻易地下潜到深处来探测海洋了。

(下图:雅克·库斯托的孙子菲利普·库斯托是海洋探险队中的一员,他来到了水下村庄的线骸中,试图了解当年的状况。)

雅克的孙子菲利普·库斯托是探险中的一员。尽管他的父辈一直在红海进行潜水作业,但菲利普之前还没有去过“康谢夫二号”。对于他来说,替入水下村庄的残骸中更像是一个私人任务。当年,精心设计的圆形舱口恰好能拖住“碟子”,将它自动送到车库里去,而现在,当游经这里,抚摸着锈迹斑斑的金属墙,想象着雅克在半个世纪前所经历的一切,不只是菲利普,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心酸。车库的底部是用铁棒制成的,从窗口外能够照进来光线,可以看到外面的礁石。

除了“康谢夫二号”,对潜水生理学的研究具有决定性作用的,还有佛罗里达海岸边修建的“宝瓶官”水下试验站。它是由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投资的。利用饱和潜水的原则,科学家们可以在那里进行数天的海洋生命研究而不用担心患上潜涵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借助这种原理来训练航天员在高压环境下工作

“康谢夫二号”的大多数建筑残骸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但吸引雅克·库斯托来到这片海域的海洋生命却依然丰富。红海南部地区捕鱼业及旅游业少有发展,所以在这一未经侵害的生态系统中,我们有机会见到在别处濒临灭绝的物种。这种机会太难得了。科学家们很难研究红海中到底生活着什么样的生物,因为他们很难进入红海中的某些地方。

参观水下“旅馆”

当年,雅克·库斯托为了进入西沙拉布鲁米建立“康谢夫二号”而用炸药炸出了一条航道。现在,当我们的探险船驶过这里时,我们感到了莫名的伤感。这趟旅程让我们得以瞻仰一个时代标志性的工程。

我进入了“海胆”中,“海胆”待在海底长达 45 年之久,使得这里成了许多海洋生命的家,但在我的眼中,这里到处都是雅克·库斯托的遗产。我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进到里面,拿掉调节器,让自己瞬间享受一下成为库斯托航海员的感觉。“海胆”的内部长有有毒的海草,它们污染了这里的空气,使得这里并不适宜呼吸,但我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 45 年,我必须要品味一下这里污浊的空气。

(右下图:我心中的英雄是雅克·库斯托,而现在,我正和他的孙子菲利普·库斯托一同探索“康谢夫二号”的残骸。)

“康谢夫二号”建成的时候,有关潜水技术这个专业领域才刚刚有所发展,且潜水仅仅用于军事活动,很少有人会出于娱乐的目的进行潜水。正因如此,雅克·库斯托想要发明一种呼吸器让人们可以长时间在水下生存工作。

雅克的实验开始于 1962 年,当时使用的是“康谢夫一号”,地点位于马赛海岸线外水下 10 米深处。雅克的两名潜水员艾伯特·法尔科和克劳德·韦斯利在里面生存了 7 天。他们是最早使用氯氧混合型呼吸方式的人,每天都在“康谢夫一号”外面工作至少 5 个小时。

“康谢夫二号”下的赌注更大,五名潜水员要在 10 米深的海中住一个月,另外两名潜水员要在 30 米深处生活和工作一个星期。

雅克库斯托在“康谢夫二号”开创性的工作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其中包括我们对于潜水生理学、饱和潜水的了解,他的实验为海洋研究学者提供了有力的数据,还激发了无数人对海洋的兴趣,很多人因此成为海洋科学家或潜水员。现在,已经建成了很多水下旅馆,如果你预订了一家的话,你应该缅怀一下早期的先辈们。当我离开这里前往美丽的沙拉布鲁米时,我就是这么做的。

①饱和潜水:饱和潜水是一种适用于大深度条件下、开展长时间作业的潜水方式。按照国际惯例,当潜水作业深度超过 120 米、时间超过 1 小时,一般采用饱和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