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南冰洋--小海洋,大能量(1)

   南冰洋是世界上最大的洋流的发源地。我们到达塔斯马尼亚时正赶上十分恶劣的天气,这片海洋也因其汹涌的海水而使人们闻之丧胆

 

这张地球卫星图向我们展示了南冰洋的面貌。南冰洋在南极附近形成涡流。由于其间没有任何大陆阻碍,这里的海水积攒了巨大的能量

来自塔斯马尼亚气象局的天气预报称:“未来,顺时针风速为每小时 20-30 海里,瞬时可达到每小时 30-45 海里,极端地区可能会出现每小时 45-60 海里的飓风。大风将会在海岸线激起海浪。此外,大风地区还伴有降雨和雷电,能见度仅为 1 海里。” ,

海洋探险队到达了南冰洋----这片海域呈圆环形,位于澳大利亚和南极洲之间,因其汹涌的海水而臭名昭著。这片海洋以南极为中心,环绕四周,其间没有流经任何陆地。也正由于没有陆地来降低风速,所以整片海域都刮着强烈的西风。南纬 40°的地带是世界闻名的危险区域,曾有上千艘船只在这里沉入海底,因此这里被称为声名狼藉的“咆哮西风带”。这里的海域非常广阔,据说海面曾掀起过 30 米高的巨浪。

目前我们还待在塔斯马尼亚东岸的港口,我们此次将要乘坐的“奥大利斯可号”在海面上下浮动着。不远处,海水汹涌澎湃,呼啸的大风使我们无法听到彼此的说话声。显然,我们的探验行程不得不向后推迟。

以小博大

南冰洋海域面积将近 800 万平方英里,是世界上第二小洋,最小的海洋是与其相对的北冰洋。南冰洋面积虽小,但对地球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南冰洋是世界上最大的洋流“南极绕极流”的发源地,南极绕极流总长 13000 英里,每秒水流量可达 1.3 亿立方米----相当于世界上所有河流流量之和的 100 倍。

 

塔斯马尼亚海湾和入口处的海水一片湛蓝,平静而安详,但远处的海面却可掀起 30 米高的巨浪

这一巨大的洋流携带着营养物质和热量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对地球的气候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尽管南冰洋本身并不大,但它却和三大洋紧紧相连: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就像是世界上主要海域之间重要的交叉路口。而最重要的是,南冰洋上的洋流在调节气候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南冰洋寒冷的海水为吸收二氧化碳的浮游生物和海藻提供了丰富的养分,因为这里海水中的含碳量很高,海水吸收了全世界人类所排出的二氧化碳总量的 8%。然而,这片海洋也在向人类发出预警信号,部分海域水温升高的速度比世界其他地方的海洋高出 2.5倍,而这所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这里有迷人的风景及罕见的生物,且富有大自然的狂野之美。尽管它还不为人们所熟知,但就在我们等待着天气转好时,我们预感到,相对于其他探险来说,这次探险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同时,也可能是最有收获的。令人惊奇的是,1 小时之后,海面恢复了平静,狂风也停了下来,空气是暴雨后独有的清澈透明的样子。片刻后,我们朝着第一个目的地出发了。

海上热带雨林

巨藻形成了?个特殊、多变的微型生态系统,向阳的海藻可以为生活在其中的“居民们”提供充足的阳光。此外,有些海藻处于中间的半遮蔽部分,还有一些生长在不透光的海底,巨藻的枝叶就像陆地上森林层层叠叠的枝叶一样相互覆盖

我们即将前往塔斯马尼亚的东南海岸,也就是风景如画的海盗湾的北部,去探索这一带最具代表性的海洋生物----巨藻。巨藻是一种棕色的海藻,不同于普通的海藻,它是世界上所有海藻中个头最大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植物,藻体可长达 30 米。据资料记载,最大的巨藻长达惊人的 65 米---比伦敦的纳尔逊纪念柱还要高。它们是生长速度最快的海洋植物,每天都可以长 30~-60 厘米,因此在一周内,海藻就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水下森林”。每株巨藻都有一个吸盘可以牢牢地抓住海底的岩石,它们修长纤细的茎上会长出气囊,这些气囊可以产生足够的浮力将巨藻的叶片托举在水中。

这些巨大的植物形成的“水下森林”与陆地上的森林一样,密集的藻体形成了一个微小的环境循环系统,有的海藻处于向阳面,有些处于中间的半遮蔽部分,还有一些生长在不透光的海底。每“层”不同的“森林”下都生活着不同种类的海洋生命。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就是海洋中的“热带雨林”----在这里,海洋生物种类繁多,繁殖力也最为旺盛。

这一独特的生态系统中居住着许多罕见的动物。腹部呈壶形的海马以及大腹便便的海马都生活在这里,还有一些大型鱼类,例如金色草鱼以及戴冠草鱼等,也都“居住”于此。此外,这里还生活着一些特殊的物种,例如有毒的海牛。这里还居住着世界上最小的鱼----“侏儒章鱼”----通常只有 3 厘米长。棘刺龙虾、鲍鱼,以及罕见的身上有红黄斑点、身体边缘带穗的草海龙都生活在这片“水下森林”中。

 

    塔斯马尼亚当地特有的红色长手鱼就生活在巨藻森林中
    戴冠草鱼是依靠巨藻生存的众多生物之一

我们本次探险的目的是来观测巨藻目前的生存状况。第一轮调查将在直升机上完成。我们手里有一张标有最佳巨藻生长区城的地图,但从事实来看,情况并不妙。我们并没有看到成片的巨藻,也没有见到密集的巨藻森林。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巨藻,只有某些地方有着星星点点的几片巨藻丛。巨藻喜欢生长在冷水中,通常在海岸线水区含有丰富营养物质的冷水中出现。在塔斯马尼亚地区,由于洋流可以将新鲜的养分带到巨藻藻体上,同时海藻也可以附着在海底坚硬的岩石上来固定自己,因此,这里寒冷、清澈的海水为巨藻提供了十分适宣的生存环境。

在过去的 10 年里,这里海水的温度上升了 1.5℃ ----比世界上其他海洋上升的都要快。现在,塔斯马尼亚东海岸的海水最低温度是 11.5℃,平均温度要远远高于这个度数。对于巨藻来说,它们适宜的温度是 6℃~-14℃,显然,这里的温度条件并不适宜生长。因此,在过去的 10 年间,巨藻的数量大幅度减少。而 40 年前,海岸附近的海水中还到处都是巨藻森林,绵延 124 英里,在空中很容易就能看到它们覆盖了海水表面的大部分区域。而现在,巨藻已经从许多地区消失了。

我们的直升机飞过了位于岛屿东海岸的福特斯库湾,这里曾是巨藻密集的生长地。有传说称,此地的巨藻十分密集,人们甚至可以踩着巨藻组成的“地毯”穿越广阔的海湾。而现在,这里只剩下零星的几株巨藻。 水下的景象更加令人心寒。原本众多的巨藻如今只剩下零星的一些,潜水员们根本看不到那些藻体形成的巨型“地毯”,取而代之的是单薄修长的几片藻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显而易见:经测量,这里海水的温度为 14℃,在这样的温度下,巨藻很难生存。在巨藻根部,潜水员们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海胆。

长脊椎型海胆是巨藻的主要天敌。海胆并不是当地土生土长的物种,逐渐升温的海水使它们得以迁徒至此,随后即在此地“安家”了

这些长有长长尖刺的生物以海藻为食,对食物的需求量很大,以至于不停地吃巨藻直到全部吃完。通常来讲,海胆生长在偏北部的温暖海域,在塔斯马尼亚寒冷的海水里它们是无法生存的,但随着这里海水温度的不断升高,海胆开始大范围的入侵----灾难发生了。如今,将近一半的巨藻消失了,在某些区域有超过 95%的海藻不复存在。很难想象,水温升高了仅仅 1.5℃,却给这里带来了如此严重的灾难。

除此之外,由于过度捕捞,这里的情况每况愈下。岩龙虾是海胆唯一的天敌,但很多岩龙虾都已经被捕杀。因此,海胆的数量剧增。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海胆肆意妄为,“消灭”了大范围的巨藻,并且已经将沿岸,尤其是北部地区的巨藻悉数吃尽,“洗劫”过后剩下了大片大片的“海藻瘠地”。一些依靠巨藻生存的鱼类也已经消失,其中包括红色长手鱼----一种靠鳍“行走”的奇特鱼类,以及鲈鱼。 潜水员们回到地面时心情沉重,对于巨藻遭到如此大范围的破坏而感到非常难过,也为那些因此而面临威胁的生物感到非常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