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南冰洋--小海洋,大能量(2)

海龙集聚地

草海龙是一种非常神秘且罕见的生物,它们与海马是近亲,但只出现在南冰洋的巨藻森林中。它们的身上长有类似于海藻的叶状突起,使得它们可以安全地隐藏在海藻中。潜水员们之前的好几次潜水都没能看到这一奇异的生物,也没有人见过海龙,而且根据这里巨藻恶劣的生存状态来看,这也许是见到海龙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天也马上就要黑了,我们只有这唯一一次潜水机会了。

潜水队员中没有人见过海龙。但在即将结束潜水时,幸运降临了。非利普·库斯托和图尼·马托亲眼见到了这一罕见、神秘的生物

海龙的行动十分缓慢,因此它们只能依靠伪装才能得以生存。由于它们独特的形状以及像藻体一样的附肢,使得它们看起来就跟巨藻一样,所以当它们徘徊或者静止在巨藻周围时,很难被人们发现。我们发现,想要找到一只海龙的想法看起来非常可笑:这简直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但就在眨眼间,一只海龙出现了。这画面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只颜色艳丽的草海龙游经我们面前,身上有红、黄斑点,后背的肋骨为隐隐约约的蓝色。它在水中自在地漂移着,鳍部细小的动作用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每一只海龙都有自己独特的斑点形状。虽然海龙与海马是近亲,但与海马不同,海龙没有孕育幼体的“ロ袋”。在幼体孵化出来之前,雄性海龙将卵安放在它们尾巴的底部。它们以小型甲卖类动物以及浮游生物为食,通常将食物吸入它们长长的管状嘴中。能够看到海龙实在是太难得了,直到它漂进海藻中,潜水员们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海龙只是依靠巨藻生态系统生存的众多生物之一。讽刺的是,尽管我们大多数人都意识到了陆地上的热带雨林正在面临着消失的危险,但很少有人会关心我们的海洋中这一重要的生态系统同样正在遭到破坏,可有些人甚至还不知道这些。

残酷的事实

现在仍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为什么这里的海水温度上升的速度比世界其他地方要快?据测算,世界上的海水温度平均升高了 0.6℃。而在这里,水温居然升高了 1.5℃。海洋探险队希望能与来自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机构下属的海洋与大气研究所的科学家肯·李奇微博士、西蒙·艾伦以及琳赛·菱克唐纳一起调查水温升高的原因。

 

水中滑翔机

他们带来了一架滑翔机,与一般滑翔机不同的是,这架滑翔机是专门在水中使用的。滑翔机上带有远程温度感受器,并配备了 GPS 导航仪、发动机以及机翼,可以通过调整浮力下沉到 200 米深处,然后再沿着预先设定好的轨道向上升起,一边上升一边收集沿途数据,并将这些数据通过卫星传送给研究队。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让它进行实地“试飞”。早在 1998 年,科学家们就发现了一股强大的暖流,即东澳大利亚暖流。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股洋流绕着澳大利亚东部流动,最北到达塔斯马尼亚。但现在还没有迹象显示这股暖流在移动。这次的调查就是追踪东澳大利亚暖流的运动。

之前的研究对不同地点的洋流进行了测算,结果显示温暖的海水正在向南移动----就像一条温暖的舌头沿着塔斯马尼亚海岸伸向南冰洋中。洋流方向的改变使得这里的海水升温速度加快,而日渐猛烈的南太平洋信风使得东澳大利亚暖流向更南边移动。因此,乍一看,海水的升温好像与气候变化无关,但一些科学家认为,海风的增强有可能是温室气体在空气中大量聚集以及臭氧层空洞造成的。由此可以得知,这里的水温升高是由一系列复杂的原因引起的:人类的活动释放了大量的温室气体,使得风速随之增强,继而引起了洋流向南的移动,从而造成了生存环境的破坏,最终导致海龙以及其他物种面临灭绝的危险。

拯救海豹

自从上世纪至今,过度捕猎使得海豹处于灭绝的边缘。现在南冰洋的海豹数量正在逐渐恢复。

想到巨藻及其相关的生态系统令人担忧的未来,我们实在无法保持乐观。但至少,对于某些生物来说,未来还是光明的。当我们乘着“奥大利斯可号”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时,在途中惊奇地发现了一大群澳大利亚海豹。我们是凭着声音发现它们的----那震耳欲聋的嚎叫声。到达海湾时,我们终于见到了它们----一大群吵闹、忙碌、活泼的海豹正围着岩石爬上爬下,有些还调皮地潜入海中拍打出水花。

澳大利亚海豹是世界上第四大稀有物种,自从上世纪至今,过度捕猎使它们已经处于灭绝的边缘,现在它们的数量恢复得也很缓慢。因此,能够在这里见到如此多的海豹,我们都感到异常兴奋。

 

海豹不但在陆地上行动敏捷,在水中也是非常出色的游泳健将----它们在水中为潜水员们表演了一系列旋转、翻身以及飞速游动等高难动作

海豹个头庞大,非常漂亮。雄性海豹可以长到 2.25 米,体重可达 790 磅。我们看到的这些海豹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豹,以至于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准备下水看看它们了。海豹和它们的“堂兄”海狮一样,在岸上都行动敏捷,可以通过转动前脚蹼在石头上“行走”,在水下,它们就更加灵活了。它们在海中轻快地扭动、转身,毫不费力地绕着潜水员们快速游动。

这个场景令我们十分激动,我们观察到海豹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带出一串气泡,这些空气都是藏在它们皮层中用来保暖的。它们浓密的皮毛由毛茸茸的下层绒毛以及又长又粗糙的外层毛发组成,其中外层毛皮是防水绝缘的。它们有力的前脚蹼可以在水中加速,因此它们的游动速度极快,觅食时更可以在 10 天内穿越 310 英里的距离。它们主要以鱼类和头足纲动物(乌贼、章鱼以及墨鱼)为食,一夜之间可以潜水 50 次,潜水深度可达 100 米。

 

对于我们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看到大批海豹幼崽的时候。它们的出现表明,这一群体的生存状态良好

在岸边看到大批海豹幼崽是个好兆头。通常,雌海豹每次只能产下一只幼崽,并且只有一半的海豹幼崽可以存活下来,因此能够看到如此健康的海豹群非常振奋人心。现在,澳大利亚海豹被列入保护动物,而这项工程的经费来源不同寻常。1926 年,出生于霍巴特的波琳·珂轮女土嫁给了遭到驱逐的俄国王子马克西米利安·梅丽科夫。在波琳 1988 年去世时,她非常慷慨地将遗产捐给了这里需要帮助的海豹和海豚,现在,塔斯马尼亚地区关于海豹和鲸类动物的绝大多数研究都是由她的遗产资助的。

看到这些活泼好动、生长状态良好的海豹们时,潜水员相视而笑。海豹们也许不知道,是一位塔斯马尼亚裔俄罗斯籍王妃给了它们存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