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南冰洋--小海洋,大能量(4)

神秘的深海世界

当我们出发进行下一场潜水时,那种身处“另个世界”的感觉更加强烈。这次我们是要去往塔斯马尼亚另一端、人迹罕至的戴维港及巴瑟斯特海峡。巴瑟斯特海峡被认为是澳大利亚南部最为古老的入海口,也是最不寻常的一个。

        巴瑟斯特海港的灯塔

这一天然海港完全与世隔绝,方圆 1240 平方英里内没有一条道路,要进入其中只能乘飞机或坐船,而通往其中的海路恰巧要穿越恶劣的咆哮西风带,因此要安全地到达那里非常困难。此外,这个海港并不是因为与世隔绝才显得特别,而是因为这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海洋环境:?个深邃、陡峭、狭窄、被淹没的山谷----巴瑟斯特海峡。海峡大约长 75 英里,宽 0.661 英里,连接着巴瑟斯特海港与戴维港。

    海水被海峡周围的泥炭土染成了棕黑色。丹宁酸浓度很高的淡水位于海水的最上层,使得阳光无法穿透海底。再加上海水含养分较低,使得这里的生存环境和深海一样。因此,在几米深的地方生活着一些只有在海底数百米的地方才能找得到的深海生物。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大约 6000 年前,海水填满这个山谷时将深海物种带到了这里,而在入海口处有座叫作布雷克西的小岛,将这里与公海隔开,使得这些物种被困在了此地。

研究深海生物是非常困难的,原因是它们生活在海洋深处,那些?水时无法到达的地方,因此只要有机会能见到它们,我们遭遇的所有危难就都是值得的。

海笔的舞蹈

    巴瑟斯特海峡的海洋环境非常特殊。在这里生活的水生生物,包括残遗动物区系在内,可以追溯到 8000 多万年之前,同时,这里还遗留有冰河世纪时的一些元素,这些元素在世界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但最吸引人的还是不同寻常的深海生物。这里的深海环境极端的恶劣----光线以及养分都不充足,这就意味着这些深海生物需要采用一些复杂的非常规方式才能生存下去。

海笔因其羽毛形的外观而得名,它们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古时侯的羽毛笔,平时,它们就像蕨类植物一样在海底飘荡。海笔实际上由水螅体组成,每个水螅体分支形成了这种无脊椎动物的不同部分。海笔以洋流带来的浮游生物为食,并且进化出了一种神奇的身体反应机制,能够一边最大限度地捕捉猎物,一边使自己免受天敌的侵害。

        罗斯和马托欣赏着捕食时摇摆着的海笔

大多数时间,它们都藏在海底沉淀物的下方,偶尔露出来进食。它们可以将海水吸入组织内使自身膨胀,达到 2 米高。顺流而下的洋流所形成的漩涡将浮游生物卷入其中,围绕着海笔负责进食的水螅体不停地打转。不久后,海笔又回到了沉淀物下方。由于它们的捕食与潮汐运动无关,再加上这里十分昏暗,因此我们无法研究它们是在白天进食还是在夜间。我们怀疑海笔在夜间也会进食,但是没有人在夜间看到它们。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是一个在其他地方还没有被研究过的课题。

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组装好装备后我们选择用一台可以在夜间每十分钟拍摄一次的定时相机来记录海笔的行为。只有在巴瑟斯特海峡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才能利用这种方法进行研究。在看到所拍摄的影像时,我们欣喜万分。影像中展现的是“舞蹈着的海笔”,它们确实在晚上继续进食。我们拍下了它们在洋流中来回摆动吸水膨胀的样子,然后欣喜地看到了它们像跳着芭蕾舞一样慢慢缩小的场景。

带着这一发现带来的兴奋感,我们离开了南冰洋中这个类似于“爱丽丝仙境”般的地域。这里的海水是棕色的而非蓝色,这里的浅海中可以找到深海生物,这里的波浪下方有被淹没的山谷。

 

龙虾救援队

我们即将前往在塔斯马尼亚大学工作的克莱格·约输逊教授那里去取棘刺龙虾。棘刺龙虾是塔斯马尼亚捕鱼业最主要的品种,因为它是风靡整个澳大利亚的美味佳看。但是约输逊教授并不乐于享用它们,他要利用棘刺龙虾开展一项开拓性的课题,尝试着重建巨藻森林。如前文所述,塔斯马尼亚附近的巨藻正在遭到海胆的破坏,而棘刺龙虾正是海胆的天敌。这项独特的课题计划将岩龙虾送回那些被破坏的巨藻区域,希望它们可以有效控制海胆的数量。

 

        棘刺龙虾是海胆的天敌。在一项特殊的试验中,棘刺龙虾将会被送回到巨藻森林中,希望可以借此控制海胆的数量。

约输逊教授所使用的棘刺龙虾遍布澳大利亚南部和新西兰沿岸海域。这些龙虾生活在深度 5 米到 275 米的礁石中或礁石附近。它们彩色缤纷,背部呈深红色和橙色,腹部为浅黄色,通常在海底爬行,偶尔将尾巴从伸展的位置收缩至身体下方来向后游动。它们的触须对周围的动静十分敏感,它们一旦感觉有异常情况,就会很快撤回到洞穴中。相对来讲,它们是海底的“通吃分子”,会以碰到的几乎一切东西为食。

约输逊教授的实验室里放有成箱的巨大的龙虾,每只龙虾都重达 22 磅,身长超过 140 厘米。为了这项课题,这些龙虾都是从深海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因为只有大一些的龙虾才可以抓住海胆身上的长刺,将它们翻转过来从而攻击它们柔软的腹部。人们都知道海胆是龙虾最喜欢的食物----一旦海胆不幸掉落在龙虾周围,龙虾会像吃爆米花一样将它们统统吃掉。但没有人研究过,如果将这个过程反过来,把龙虾放入海胆高度密集的区域时会发生什么。

 

    被释放的第一批棘刺龙虾。这里曾经生长着繁茂的巨藻,但现在却变得十分贫瘤。早期的实验显示,这些精心挑选出的棘刺龙虾非常喜欢捕食海胆。但这一实验能否有效控制海胆的数量进而重塑巨藻森林,还有待时间验证。

今天,我们就要来验证这个方法是否可行了。我们即将出发前往塔斯马尼亚海岸火焰湾附近的大象岩,货车后面的板条箱里装有 350 只巨型活龙虾,它们即将被释放到巨藻遭到破坏的区域。每只龙虾的一条腿上都被注射了无害的有色人造树脂(鲜绿色、粉红色或黄色),以便于我们能轻松地认出它们。由于这些龙虾是用来做实验保护海洋环境的,因此捕获它们是犯法的,这些有色树脂可以对渔民起到警示作用。为了追踪每只龙虾,我们还为它们植入了电子标记跟踪器,和用在猫、狗身上的微型芯片类似,科学家们可以借此跟踪龙虾的一举一动。

到达释放地点后,这些箱子被放入水中交给潜水员。释放这些大龙虾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打开箱子后,龙虾争抢着从箱子里爬出来,我们的手很容易被它们夹住。场面十分壮观,我们有幸看到几百只龙虾一起伸缩尾巴的场景。获得自由后,它们弹跳着在海底的岩石中寻找适合生活的地方。这里曾经生长有繁茂的巨藻,直到海胆统治了这里,オ变成了一片荒芜。现在,我们希望棘刺龙虾能够大量捕食海胆,使巨藻恢复生机。海洋中遍布着海胆,很快,一只棘刺龙虾就开始追逐一只海胆做美食了,这是一个好兆头。随着最后一只棘刺龙虾被我们放入水中,它们似乎已经做好了融入新环境的准备。如果这次行动顺利,我们在未来将总共释放 1500 只棘刺龙虾,它们的任务很繁重----它们要大量捕食海胆来重塑这里的生态,以此保护巨藻森林,重建这一特殊又极其重要的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