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北冰洋--地球的气候控制员(4)

观察鲸鱼

和大多数北冰洋生物一样,白鲸也依靠这里的冰块生活。它们在冰川以及与海岸线相连的固定冰边缘附近捕食,也常以处于食物链最底部的小型片脚类动物为食。此外,片脚类动物是极地鳕鱼的食物,而极地鳕鱼又是白鲸的主要食物之一。

 

      一群白鲸。这些生活在北冰洋水中的群居动物依靠冰块生活,在冰川边缘以及连接到海岸线上的固定冰周围捕食

斯瓦尔巴群岛的白鲸出了名的害羞,它们非常不习惯与人类接触,甚至还会刻意躲避船只,因此即使它们的颜色使得它们非常容易办识,但想要找到它们也非常困难。我们派出了两艘船前往白鲸捕食的地方进行彻底搜寻,但在刺骨的寒风中,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观察和等待,我们还是没有见到白鲸。

就在我们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有人看到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些白色的物体出没----白鲸终于暴露在水面上了,而且还不止一只。白鲸是典型的群居型动物,通常是十几只白鲸聚集在一起活动。越来越多的白鲸出现在了我们附近,最后,大约有 30 只白鲸闪着白光在海湾处的水面游动,划出优美的弧线。

白鲸虽然不是体形最大的鲸鱼,但一群白鲸同时出没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雄性白鲸可达 4.5 米长,重约 3300 磅。它们极富才能:可以向前游,向后游,也能生活在浅水中。它们最神奇之处就在于它们相互交流时发出的咔嗒声、口哨声、啁啾声以及铿锵声,这些声音的声调都很高。

 

       “微笑的”白鲸常常被认为与海豚非常相像。它们头部前方含有鲸脂的“额隆”里有非常复杂且精密的回声定位系统。

白鲸与海豚非常相像,它们的脸上也会带着友好而柔和的“微笑”。它们的头部呈很钝的方形,头上还有用来进行回声定位的“额隆”,“额隆”呈突出状,并且充满了油脂。“额隆”的形状可以自由变化,它是由吸入鼻窦中的空气的移动而产生的,由此也可以引起面部表情的变化。有人认为就像人类一样,白鲸这样做是为了表达不同的情绪,例如生气和高兴。

细心观察白鲸后,我们了解了它们是如何成功地适应了北冰洋的恶劣环境。原来,这些白鲸长有厚厚的一层鲸脂,它们利用鲸脂抵御外界冰冷的海水。鲸脂可以占到白鲸体重的 40%,在白鲸的皮肤里层形成厚达 15 厘米的鲸脂层。白鲸的皮肤非常特殊,厚度是其他海洋哺乳动物皮肤厚度的 10 倍,是陆栖哺乳动物的 100 倍。

这层像软木塞一样的皮肤能够隔绝外界的低温,储藏大量的维生素 C,也能保护白鲸免受冰块的擦伤。和其他生活在北冰洋的鲸鱼(弓头鲸、独角鲸)一样,白鲸也没有背鳍。这样或许可以减小体表面积,防止热量流失,也可以令白鲸在覆盖冰层的海水中游动更自如。

 

      北冰洋的仲夏时节,24小时皆是白昼

最近,白鲸似乎只出现在开阔的海域或浮冰覆盖松散的地区,但卫星跟踪显示,它们会快速穿过浮冰相对密集的海域,到冰面较薄的海域进行捕食。实际上,它们十分善于寻找这些小型且冰面较薄的海域,但至今没有研究发现它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只是推测这与它们的回声定位系统有关。

目前,由于受到了保护,斯瓦尔巴群岛的白鲸生长繁衍状况良好,但在北冰洋的其他地方,商业性质的白鲸捕杀作业仍在继续,白鲸的数量也在持续减少。多年来,捕鲸业已经对鲸鱼的数量造成了不可恢复的严重影响。

我们迎着暴风雪来到了斯瓦尔巴群岛沿海的史密伦堡村落附近,“史密伦堡”(Smeerenburg)意思是“鲸脂村”。这里曾经是北冰洋最重要的捕鲸地区之一,17 世纪是这里的鼎盛时期,现在却只剩下了空旷荒芜的海岸。这里的财富是建立在白鲸之上的:捕获、杀害以及加工鲸鱼。

猎鲸的民族

站在沙滩上望向大海,我们很难想象这里曾经遍布鲸鱼。17 世纪早期,这里庞大的鲸鱼数量吸引了荷兰和英国的捕鲸人。当时,史密伦堡是荷兰的前哨,可以同时为多达 250 艘捕鲸船提供服务。在捕鲸业最旺盛的时期(大约是 17 世纪中叶),史密伦堡曾有 200 人居住。现在这里还遗留有大型熔炉,人们曾用它来提炼具有很高商业价值的鲸油。鲸油可以用于照明、取暖,制造肥皂、化妆品,还可以用作工业润滑油。此外,鲸油还可以被用来制作绳子、布料以及纺织品,同时也是制作色素和燃料的混合剂。逐渐,人们发现,就连鲸鱼嘴巴下方的顶部骨板也十分有用。这种骨板称为鲸须,是用来过滤浮游生物的。在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利用鲸须作为骨架,制成一种女性胸衣,穿上身后从肩至腰都非常贴身。

 

      这幅 19 世纪早期的画作描绘了捕杀鲸鱼的场景,一个男人站在船头正准备投下他的鱼叉

最初,人们只在海岸附近捕杀鲸鱼,然后在史密伦堡以及岸上的其他城镇进行加工。但随着捕鲸业的发展,人们开始在公海航行捕杀鲸鱼,捕到鲸鱼后剥皮(剥夺鲸脂),之后在船上煮沸加工炼制鲸油。

由于鲸油的价格非常高,捕鲸业发展得如火如荼。在 200-300 年间,有 122000 头鲸鱼被捕杀。很快,这里很少再有鲸鱼出没,人们无法再以此谋生,鲸鱼贸易也随之消逝。但在此之前,已经有许多种鲸鱼灭绝了。其中受影响特别大的一种鲸鱼是格陵兰露脊鲸,也被称为弓头鲸。

这种鲸鱼体积庞大,长达 12~18 米,重达 50-100 吨。尽管它们身躯巨大,但想要捕杀它们却非常容易,因为它们在水中游动的速度很慢。此外,它们死后不会沉入海中,而是浮在海水表面。它们拥有厚厚的鲸脂层,因此成为主要的猎取对象及杀害对象。斯匹茨卑尔根岛附近曾经生活着 46000 头格陵兰露脊鲸,但它们最终被捕鲸业毁灭了。现在,整个北冰洋地区只有不到 10000 只格陵兰露脊鲸。

 

海象的神秘乐园

      海象在陆地上看起来长得很丑,但在水下却令人感到惊叹。一只发育良好的海象长有长达 40 厘米的长牙,在求偶时,它们会利用这些长牙与情敌进行争斗

相比来讲,同样生活在北冰洋的另一种动物却幸福得多:巨大、丑陋、肥胖,同时还长着长牙的海象。海象曾经也遭到过大范围的捕杀,人们猎取它们的肉、皮、长牙、脂肪以及骨头,到 19 世纪中叶,海象的数量大幅度减少。

1952 年颁布了停止捕杀海象的规定,当时,整个北冰洋只剩下不到 100 只海象,相当于处在灭绝的边缘。尽管现在海象的数量仍然不多,但它们已经受到了保护,生长和繁殖状况都十分良好。此外,由于这里的食物非常充足,它们的数量也在逐渐增加。简而言之,这里的每只海象都有足够的蛤蜊作为食物。

海象通常在浅水区进食,主要以蛤蜊和贻贝等生活在海底的双壳类软体动物为食。与贫瘠的陆地相比,北冰洋的海底则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海洋生命,尤其是浅水区。珊瑚藻(滤食性无脊椎动物)、海葵以及软珊瑚把海底装扮得五颜六色。

 

      带着小海象的雌性海象与雄性海象分别待在海岸的不同地方,以此扩大它们的捕食区域----这一策略成功地提升了小海象的存活率

冰冷的海水中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潜水员们在这里被生机勃勃的生命所包围。这里有大量的螃蟹、海参、海百合、海绵以及海象最爱吃的蛤蜊和贻贝。这里的海藻就像寒流中的巨藻一样茂盛,海葵和珊瑚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这片遥远的、与世隔绝的荒野再次颠覆了我们所有的预想。

探险即将结东,我们回到了温暖的地方。这次旅途我们遇到的是一片与众不同的海洋,它看似与世隔绝,却与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这片海洋拥有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却养育着丰富的生命。它看起来是那么的原始,好像从未遭到任何破坏,但实际上它已经受到了影响,这种影响来自我们对它的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