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西洋--阿特拉斯之海(2)

失乐园

下图:巴哈马群岛

 巴哈马群岛果然是名副其实的休闲胜地。这些热带岛屿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四周的海水清澈而平静。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人们陶醉,忘记这片海域所属的海洋其实是世界上最不平静的。前方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场刻骨铭心的旅途。

仅仅几天后,我们乘坐的“加勒比探索者号”就在巨浪中颠簸、摇晃个不停,我们不得不寻找一个避风港,在那里等待暴风雨的结束。甲板下,即使是队伍中最坚强的队号也在铺位上低声哭泣,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船只在大西洋的暴风雨中摇摆倾斜。

右下图:暴风雨来临

大西洋的名字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巨人:阿特拉斯。公元前 450 年,希罗多德曾提到,大西洋名字的意思是“阿特拉斯之海”。大西洋广阔无垠,覆盖了地球五分之一的表面积,比美国国土的 6 倍还要多。论面积,只有太平洋可以超过它。

尽管它的面积如此之大,但它却是片相对“年轻”的海洋。1 亿年前,盘古大陆分裂开来,形成了美洲和非洲,大西洋随之出现。大西洋的生长来源为大西洋中脊,这里有一座巨大的海底山脉,它高出海底 2500 米,从北极一直延伸到 10 000 英里以外的南印度洋。这个长度相当于安第斯山脉、落基山脉以及喜马拉雅山脉叠起来的 4 倍。

(右图: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卫星图像能够显示出大西洋上任一时刻的天气类型和风向风力。橙色圆圈代表飓风暴雨,紫色代表中速风,蓝色代表小一些的风,白色箭头表示风向。 )

大西洋以其猛烈的暴风雨、汹涌的潮水及猛烈的海风闻名于世。世界上最高的海浪出现在大西洋的芬地湾,这片海湾将新不伦瑞克和新斯科舍隔开。某些时候,三层高的楼房在这里的海浪面前都会相形见绌。

当我们的“加勒比探索者号”终于顺利地到达一座小岛避风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暴风雨却没有一点减弱的迹象。根据气象预报的预测,未来几天将会有飓风出现,这次探险因意外的恶劣天气而陷入危险之中。

狂风之力

狂风巨浪和巴哈马风景明信片上所印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的风浪实在是太大、太急了。世界上最强、速度最快的洋流--墨西哥湾暖流---就是由这片群岛独特的地质条件所引发的。

(右图:墨西哥湾流)

墨西哥湾暖流形成于墨西哥湾,但在巴哈马这里,它才真正得到了力量。在巴哈马群岛和佛罗里达海岸之间有一条狭窄的航道,航道周围被坚硬的碳酸钙岩石环绕着。当温暖的海水从南边的墨西哥湾流进来时,必须要通过这条 60 英里宽的航道。因此,每秒都有将近 30 亿立方英尺的海水---相当于尼亚加拉大瀑布流量的 15 倍----从这条窄路挤出。这里就像是一个枪筒,用强大的力量将温暖的海水“喷射”到大洋中,这样就形成了墨西哥湾暖流。

在这股强劲力量的推动下,墨西哥湾暖流流向了美国东部海岸线以及纽芬兰岛,跨越了大西洋 5000 英里海域。当到达北大西洋中部时,暖流一分为二,其中一条向欧洲流去。由于墨西哥湾暖流在向北流动时不断地向沿途的空气中释放热量和水分,所以,沿途区域的气候温暖而湿润。这股暖流所含的热量大得惊人,是全球能源需求量的 100 倍。当其将热量释放到北欧国家附近时,那里的气候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气温升高了 10 C 之多,这使得棕榈树都可以生长在西苏格兰的土地上。如果没有这股暖流,一年中的大多数时候这里都将被冰雪覆盖。

 

(左图:《墨西哥湾暖流/湾流》,1899年,美国,温斯洛·霍默,布面油画,71.5x124.8cm,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墨西哥湾暖流向南的分支在流到西非后,重新循环流回了加勒比海,与之合并形成了北大西洋副热带环流。这部分暖流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将温暖的海水带离赤道,以防止热带地区过于炎热。

因为暴风雨,我们耽搁了好几天的时间,最后,最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我们的目的是要探索大西洋的这片海域,看看为什么大西洋是地球上对我们最具影响力的海洋。一天早晨,天空终于变得清亮了,大海也泛起了蓝色的光亮。我们终于有机会去见识一下海洋中种类繁多的生物了。

珊瑚礁中的猎手

大西洋众多美丽的物种中有一些不速之客。近日,这里来了一个致命的侵略者,它对大西洋西侧的鱼群和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我们的下一个探索任务就是去调查这个侵略者所造成的破坏。

这个侵略者就是外形漂亮但却足以致命的狮子鱼。这种外表美丽的鱼长有艳丽的扇形鳍,鳍的边缘部分皱起,使它们显得比实际要大得多。这种看似柔弱的外表掩饰了它们的本性,实际上,它们是海洋中毒性最强的生物。它们的背上有一排含有毒素的刺,海洋生物被它们刺到会立即死亡,人类被刺到也会有剧烈的疼痛感并产生红肿。虽然对于人类来说,这并不是致命的,但一些渔夫在被刺后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忍受狮子鱼的背刺所带来的疼痛。

左图:外形漂亮但却足以致命的狮子鱼是有名的猎手。它们在 20 世纪 80 年代来到大西洋。现在,在它们进行捕食的大西洋西海岸,原生珊瑚鱼的数量急剧减少。

在大巴哈马岛附近造成真正危险的并不是这些狮子鱼的毒液,而是它们在这里出现的事实。20 世纪 80 年代,一条狮子鱼戏剧般地出现在了距离它们的生活环境千万里之外的大西洋。它是怎样到那里的直到现在还是个谜。非洲和美洲大陆就像屏障一样阻碍了海洋间的流动,所以,像狮子鱼这样的热带鱼是不可能游到非洲南端的,因为那里又冷又远。

到 1995 年时,又有一些狮子鱼零星地出现在了大西洋上。有可能是货船在海上运输货物时把它们放进了压载物里,当船在大西洋重新装载货物时它们回到了海里。另一种可能性更大的猜测是,1992 年的安德鲁飓风摧毁了佛罗里达的海洋动物中心,生长在比斯坎湾的一些狮子鱼“逃逸”了出来。不管怎样,截至 2000 年,成百上千的狮子鱼出现在了大西洋中,据估计,现在仅巴哈马就有超过 100 万条的狮子鱼。

右图:美丽而有毒的狮子鱼

造成狮子鱼数量剧增的原因有两个。首先,在距离它们生活环境千百英里外的海域里没有它们的天敌。此外,它们的食源充足,那些小猎物完全没有意识到它们的新邻居居然是危险的杀手,因此当狮子鱼靠近时它们毫不躲避。

狮子鱼是珊瑚礁中众多的捕食者之一,它们是主动出击型的猎手,会用它们扇子状的胸鳍伏击猎物。在狮子鱼的腹中经常发现完整的鱼,长度达到它们自身体长的3/4。潜水员们惊讶地发现在珊瑚礁上有数量众多的狮子鱼,同时也惊异于它们“自杀式”的捕食行为。狮子鱼通常在夜间捕食,但潜水队曾多次亲眼看到了狮子鱼在白天觅食和捕食的罕见场面。

(右下图:一群游动中的狮子鱼)

随之而来的后果非常严重。由于狮子鱼是食肉型鱼类,因此美洲东海岸的原生珊瑚鱼遭到了大范围的捕食,数量急剧减少。在这种适宜的环境中,狮子鱼独特的繁殖方式使它们的数量成倍增加。它们产下的卵可以在海洋中漂流到很远的地方,这有助于狮子鱼的散播。如今,整个大西洋西海岸,从巴哈马一直到纽约都出现了狮子鱼。

像狮子鱼这样的外来入侵性动物所带来的麻烦不仅仅出现在大西洋的这片海域。世界范围内,外来入侵物种不慎进入新环境而造成的问题越来越多,其中包括本地物种的死亡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减少等,这类问题带来的影响仅次于栖息地的破坏、环境恶化以及疾病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