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西洋--阿特拉斯之海(3)

淹没的珍宝

两个世纪之前,大西洋与人类的关系要融洽得多。当时人类对于大西洋的兴趣仅仅在于穿越它----大西洋是人类乘坐轮船或飞机穿越的第一个大洋,它也使海水两岸的国家建立了特殊的关系,我们的下一次潜水将会揭示出这层关系。

大西洋是 18 世纪末期美国独立战争以及二战期间大西洋战役的战场,同时,它也为供给和军火提供了运输通道。还有一些已经被遗忘的小战争也曾发生在这里,这些战争同样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我们希望在下一次潜水中能够找到一艘沉船的遗骸,这艘船淹没在位于巴哈马群岛北部概念岛的珊瑚礁中。

下图:巴哈马群岛

 1812 年,英国及其殖民地与刚刚独立的美国之间发生了场战争。这场战争的起因是英国对美国与法国的贸易限定了一系列的条件,美国认为这些条件违反了国际法。其实,美国西部和南部“鹰派”好战分子的主要目标是扩展领土,并把英国人从美国北部驱逐出去,将西班牙人从佛罗里达州赶走,进而彻底宣布美国对这块大陆的永久统治。

三年后战争结束,英国有 1 600 人丧生,美国有 2260 人丧生,但双方都没得到或失去一寸领土。实际上,双方打成了平手。但这场战争大大改变了美国和英国的关系。从那时起,英国不得不开始承认美国是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很多历史学家认为,这场战争标志着美国真正开始了独立时期。

“南安普敦号”的残骸就是这场战争所残留下来的遗迹之一。1812 年 11 月 27 日,这艘英国巡洋舰前往牙买加,试图拖回几天前在战争中俘获的美国“维克森号”军舰。在正午之前,船员已经可以看到目的地了,辨认出了那里是概念岛,并按照地图所捐改变了航向以避开浅滩。但船的一侧还是被一些地图上没有标记出来的暗礁刺穿了,大量的水快速涌入船体,以至于排水泵无法及时将这些水排出。

下图:这幅名为《俘获阿尔戈斯》的水彩画所描绘的场景,对于当时在“南安普敦号”上的水手们来说应该再熟悉不过了。1812 年 11 月,就在“南安普顿号”沉没之前的几天,英国俘获了美国“维克森号”军舰

这样,这艘巡洋舰的残骸就留在了巴哈马的概念岛附近,与之相邻的是以这支倒霉的战舰所命名的南安普敦礁。极少有人知道这艘船沉没时的确切位置,从当地的一位业余历史学家那里,我们得知了它可能的所在地。虽然专业考古学家还没有进行过考证,但为了证实这些残骸确实是属于“南安普敦号”的,我们来到了这片危险的海域。

潜水员刚刚潜入水中,便在水下一个巨大的片脑纹珊瑚那里发现了一门大炮。通过测量它的长度,潜水员发现这门大炮的尺寸和“南安普敦号”最初设计图上的大炮尺寸完全吻合。渐渐地,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大炮。有些大炮隐藏在甲壳虫类动物的下方,有些则在海底清晰可见。不远处有两个独特的 V 形锚,这种形状的锚是当时英国所特有的(美国的锚底部是圆形),因此我们确定,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船。

失落的文明

这片大海中隐藏着我们过去的故事,这些故事被封存于浪花下千百年之久。在探险的中途,我们向北驶去,希望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有关失落的文明的遗迹。

(右图:埃克苏马群岛鸟瞰图。这里是卢卡约印第安人的家乡,他们在 1 000 年前从南美来此地定居。 )

大约 1 000 年前,卢卡约人坐船通过墨西哥湾暖流这条“高速公路”,从南美来到这里定居,并建立起了殖民地。他们与波多黎各、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古巴以及牙买加的泰诺人拥有共同的祖先。公元 600 年左右,卢卡约人独立出来,开始在士耳其、凯科斯群岛以及巴哈马群岛建立殖民地。1492 年哥伦布在这里登陆时,他们已经在这里建立了稳定的社区。

由于主要生活在海边,安宁的卢卡约人对陶艺、雕刻以及造船都非常在行,他们将棉花纺织成布料以及吊床,与临近的地区进行交易。然而,卢卡约人不懂得机械,不会用金属制作工具,也没有文字。宗教在卢卡约社会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最信仰的神话故事与海洋有关。他们相信蓝色的洞----遍布整个小岛的通往水下山洞的深水柱----具有神奇的力量。根据神话传说,太阳、月亮以及卢卡约族都来自于这些神圣的山洞。因此,在卢卡约人死后,他们会在洞中举办一场隆重的宗教葬礼,相信通过岩石通道能进入来世。

 

(左图:蓝洞为一石灰岩洞,位于伯利兹外海约60英里的大巴哈马浅滩的海底高原边缘的灯塔暗礁)

我们一行来到了大巴哈马岛,停靠在了岛的北端。这里有许多蓝色的深洞,潜水员将要潜入到洞中去寻找葬礼的遗址。这些山洞是碳酸钙腐蚀后形成的,腐蚀作用使地下山洞像瑞士奶酪一样多孔。现在,这些山洞被海水淹没了。潜水员开始深入其中的一个山洞,不久,一个别样的世界出现在了眼前。在一个巨大的教堂式山洞中,美丽的钟乳石被海水围绕着从山洞顶端悬挂下来,这也许是水下宫殿的拱形天花板。偶尔会有灿烂的阳光从洞口照到这里,此时,岩石便会闪闪发光。这里真是个神圣的地方。

我们希望可以找到卢卡约人葬礼礼仪的一些线索。在之前类似的探险中,只能找到一些遗迹或者人工制品的碎片。因此,当我们在山洞石壁之间的狭缝内发现了一具人类头盖骨时,大家都变得异常兴奋起来。近距离观察后我们发现,这具头盖骨的前额宽阔而平展,因此这极有可能是卢卡约人的头盖骨。卢卡约人的新生儿出生后,父母会在他们的额头处绑上块板子以使额头长得比较扁平,与中国缠足的习俗相仿,卢卡约人认为平展的额头代表着美丽和力量。

这具额头扁平的头盖骨大概已经在这里 1 000 多年了,并且鉴于这具头盖骨是单独存放在这里的,而非在一个公墓里,所以可以推测这个人过去可能是部落里身份比较高贵的人。裂缝上方的山洞顶部有一个狭窄的洞口,这具头盖骨很有可能是从这个洞口进入到蓝色水洞的深处的。有了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伟大发现,潜水员们不禁为整个种族的灭绝而感到悲凉。

 

(右图:这幅石版画名叫《新世界的第一眼》。这幅画描绘了 1492 年哥伦布到达巴哈马时的场景。他登陆的具体地点现在仍然备受争议。)

对于温和的卢卡约人来说,悠闲的岛屿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西班牙掘金者紧随哥伦布而来,他们把许多卢卡约人输送到了伊斯帕尼奥拉岛的金矿去做了奴隶工。剩下的卢卡约人被命令到水下去寻找珍珠。很多卢卡约人因工作劳累而死。反抗的人也都被处死,其余的人要么死于传播于欧洲的疾病,要么不堪重负选择自杀。仅仅经过一代人的时间,卢卡约人的人口数量从 50000 锐减至寥寥无几,留下了很少的踪迹。尔后,西班牙人乘船离开了这里,整座岛也被废弃了。如今,卢卡约文明存在的唯一证据就埋藏在大西洋中这些蓝色洞穴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