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四集:哈尔滨(4)

这趟旅程,我们将拥抱肥沃的黑土地,它拥有的平原,创造农业奇迹,它哺育的湖泊,动静相宜。往西飞行,加入冬捕者的行列,赶赴一场和丹顶鹤的空中约会。不远处一座石油城市,正散发着迷人的湿地风情

说到三江口,人们经常误以为,这里是三条江交汇的地方。事实上,只有黑龙江和松花江,两江在此交汇,汇合之后的双色江被当做第三条江,这才是三江口名字的来由。

大量腐殖质让黑龙江呈现出青墨色,裹挟着泥沙的松花江则是黄色。由于它们密度不同,二者的相融过程,要持续很长的时间,直到十几公里之外,它们才握手言和。

往东飞行,来到黑龙江省最大的平原,它由黑龙江,松花江和乌苏里江冲积而成。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都被叫做“北大荒”。

上世纪50年代,数十万人加入开垦“北大荒”的洪流,“北大荒”变身为“北大仓”,黑土地功不可没。

当地流传一句话,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北大仓”的粮食年产量,超过300亿公斤,可以让一亿人吃上一整年。 曾经,生存的渴望激发了人们对土地的改造。今天,为了保护生态,“北大仓”的开发已陆续停止,因恳荒而消失的湿地,正在逐步恢复生机。

三江平原的南面,是黑龙江省最大的淡水湖,一道天然的堤坝,将湖泊分成了性格迥异的大小兴凯湖,从太平洋吹来的风,让大兴凯湖时常波涛汹涌,像大海一样蔚为壮观。

风继续吹向小兴凯湖,却被湖冈上的植被阻挡。因此,小兴凯湖始终风平浪静。

我们继续向西飞行,气温下降,流水成冰,一场冬捕行动正在酝酿,湖面一望无际,想定位鱼群并不容易,这考验着捕鱼者的判断力,打冰眼,确定下网的位置,是冬捕的关键。

早晨6点是下网的最佳时机,1500米的渔网缓缓沉入水底,五六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收网的时刻终于到来,第一只鱼出现了,头鱼象征着吉利,往往能卖出高价,今天的运气不错,捕获的鱼儿将近10万公斤,运送它们甚至动用了推土机。

冬捕让沉寂的湖泊变成了欢乐沸腾的收获之地。

这是一座建在油田上的城市,6000多平方公里的油田里,分布着5万台磕头机,丰饶与奉献是这片土地的最佳注脚。

半个世纪前,大庆油田的发现,让中国甩掉了“贫油”的帽子,它创造了连续27年高产的奇迹,石油是大庆的名片,但这个城市不止一面,大庆60%的面积被湿地覆盖,“百湖之城”是它的美誉。

在飞行途中,常常有大片的湿地进入我们的视野。也许你想象不到,它们占据了黑龙江省面积的十分之一。扎龙湿地是丹顶鹤的故乡,野生丹顶鹤全球仅有2400多只,其中的300多只生活在扎龙。

成年丹顶鹤展开翅膀能达到两米多,但体重只有10公斤左右,轻盈的身形使丹顶鹤的飞行高速可以超过5400米。

湿地不乏迷人的风情,也盛产生命的奇迹。黑龙江省拥有中国五分之一的湿地,这些绿色宝藏构成了它丰实的家底,也改变着人们对于黑龙江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