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二集:陕西(2)

沿着渭河,我们可以看见秦帝国的成长轨迹,封土堆下,是秦始皇和他的永恒世界。

飞越直道与长城,发现秦王朝的精心布局,唐代创造了另一个巅峰。从乾陵到西安,看一座城市如何造就一个超级天下。

泾河与渭河在这里交汇,并且诞生了一个成语“泾渭分明”。

泾河的清与浊,常常随着季节发生交替变化,夏天的丰水期,两条河含沙量都很高,界限不明晰。到了冬季枯水期,泾河的含沙量,会猛降到雨季的千分之一左右。这时候,就会呈现“泾渭分明”的标志性景象。渭河,接纳了它最大的支流泾河之后,缓缓东去,前往它的终点黄河。

陕西人把渭河视作母亲河,不仅因为它是黄河最大的支流,更在于它携带的大量泥沙,用几千万年的时间,冲积出了一片3.6万平方公里的平原。

 “天府之国”的美称,最早就指关中平原。

它曾经孕育出一个奇迹,那就是大秦帝国的崛起。今天,秦国军人的形象仍在被复制,这些作坊生产的兵马俑,按照等比例仿制,最小的只有几厘米,最大的高达3.6米,是为拍电影定制的。

仿制陶俑的原型,来自这3座巨型土坑。近8000件兵马俑构建了一支规模空前的地下军团,承载着人们对于秦帝国的想象。兵马俑西面1500米的地方,有一座高87米的山坡,这是秦始皇陵的封土堆,封土堆下幽深的地宫,是秦始皇长眠之处。

据司马迁记载,地宫顶部镶嵌着闪闪发光的宝石,模拟日月星辰。大量的水银在沟槽中循环,模拟江河湖海。建造秦始皇陵耗时39年,最多时工人达72万,陵园总面积相当于63个北京故宫。

从空中俯瞰,明长城战胜了岁月的侵蚀,留下断续的线条,而秦长城已难觅踪迹,我们只能通过明长城遗址,想象秦帝国绵延的防御工程,长城烽火台是当时最先进的通讯工具,一旦边境出现敌情,烽火台就会升起狼烟,戍边的人们在干柴中掺入狼粪,这样烧出的烟更浓厚,不容易被吹散。

烽火狼烟像接力棒一样,迅速将信息传递到远方。

历代驻扎长城的士兵,都住在这样的关堡中,关堡就在长城附近,骑马很快就可以抵达。

秦帝国的道路网四通八达,其中有一条从咸阳出发,到达今天的内蒙古包头市,全长700多公里,直道和长城,是同期进行的两项超级工程,一个隔绝一个通畅,长城拦住南下的匈奴,直道则连接了帝国的边疆与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