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三集:新疆(2)

在新疆,万物都是色彩搭配的高手。9月,石河子的棉花率先登场,人们印象中的棉花是白色的, 其实自然界中存在彩色棉花,这些棕色棉花就是其中一种。

棉花可以用来制作纸币,比如人民币的主要成分,就来自棉花。石河子阳光充足,每年产出的棉花需要9000辆卡车才能装完。

跟棉花相比,番茄是这片大地的新移民,它来到新疆只有短短几十年。

番茄这类红色作物,喜好充足的日照和剧烈的温差。新疆全年日照时间超过2500小时,昼夜温差高达十几摄氏度。来到新疆,番茄算是找对了婆家。今天,新疆的番茄加工量,仅次于美国和意大利,全球每4瓶番茄酱中,就有1瓶来自这里

人们喜欢把辣椒晾晒在戈壁滩上,炎热干燥的大地,是天然的脱水加工厂。并不是所有辣椒都甘心被吃掉,这里的辣椒尤其爱美。

它们被做成色素,成为口红的原料。

沿天山北坡向西飞行,峡谷是常见的景观,发源于雪山的河流从陡坡冲下,在大地上切出万丈悬崖。

从高空看,安集海大峡谷色彩最为丰富,河流将不同颜色的砂岩和泥岩冲刷溶解,形成了一副大地抽象画。

接下来的旅程,将前往新疆最湿润的伊犁河谷,这座花园将改变你对新疆干旱之地的印象。一路向北,大西洋的水汽在盆地边缘聚集成一滴最美的眼泪。万里之外的大西洋,在伊犁河谷大展魔力,向西打开的谷口,最大限度迎接了大西洋带来的水汽。丰沛的降雨和雪山融水,打造了这片塞上江南。

一进入4月,伊犁河谷的杏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杏花是江南的象征,其实它们能够忍耐干旱与严寒,更适合生活在北方。杏花从开放到凋谢,只有短短一周时间,尽管如此,杏花依旧演绎了一幕别有风情的春意盎然。

伊犁河谷的每一道沟谷里,都呈现着不一样的精彩。6月,熏衣草开始盛开,上世纪60年代之前,中国的薰衣草香料全靠进口,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人们在几个省份分别进行试种,等待了6年之后,只有伊犁培育成功。

今天,中国95%的熏衣草都来自这里。

伊犁河谷的西部,有一座奇特的小城,要破解这座县城的玄机,需要从高空往下看,这是从八卦图中获得的灵感。70多年前,特克斯城的县长用20头牛拉着犁,从中心出发,划出了八卦城街道的雏形。

8条主干道,加上4条环路,整座县城环环相连,道道相通。

伊犁河谷的冬季,想要收获更多惊喜,人类需要动物朋友的帮助。训练金雕捕猎,这是哈萨克人的传统。金雕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猛禽之一,两米的翼展,让它可以轻松地滑行。

金雕还拥有8倍于人类的敏锐视觉,接近320公里的俯冲时速,很难有猎物能从这位高超的捕猎者手中逃脱。

赛果高速,是新疆第一条山区高速公路,它要经过许多险峻的山谷,其中最大的落差出现在果子沟,它是伊犁通往北疆的门户。

穿越这座大桥,赛里木湖就在前方。环湖自行车赛,在每年的春夏之交举行,骑手们一路翻山越岭,抵达赛里木湖湖畔,这段路程被称为最美赛段。

赛里木湖,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结果。当时众多山脉隆起,在高山之间,形成了许多断陷的盆地。赛里木湖作为其中之一,逐渐演变成高山封闭湖。

除了少量微生物,没有鱼类能在这里生存。后来人们在湖里成功投养了冷水鱼,鱼类的增多吸引了更多的鸟。它们追寻着食物的气息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