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三集:新疆(3)

进入北疆的沙漠绝境,倾听野性的呼唤,这里有自然雕塑的魔鬼城,也有人类创造的奇迹之城。进入卡拉麦里,追上比狼跑得还快的蒙古野驴,寻找地球上仅存的野马种群。

新疆有多处魔鬼城,大风常年在此东奔西突,把岩层侵蚀出不同的样子,形成独特的雅丹地貌。

海上魔鬼城,位于吉力湖东岸,湖水为它引来生命。峭壁上的洞穴,是鸟类栖息的家园。

飞行300公里,进入准噶尔盆地,另一座魔鬼城赫然可见。这里曾经也是水草丰茂的动物乐园,亿万年前的众多生命成为今天漆黑粘稠,贵比金子的原油。

随着石油开采,戈壁上长出了一座城市--克拉玛依。

往东部飞行,深入中国第二大沙漠,在沙漠上空俯瞰大地,一片金色的叶脉,延绵十几公里,这些脉络其实是高度超过10米,长达数公里的沙垄。

和流动沙漠不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南部,主要是由固定和半固定的沙丘组成。受风向影响,曲线状的沙垄,沿着南北走向延伸。

从高空看,褐色的大地上,布满了自由伸展的树枝。

沙漠的东侧是卡拉麦里,它的外表看起来一片死寂,深入腹地,你将捕捉到它生机勃勃的一面。

蒙古野驴,是我们在这里最常遇到的动物朋友。

到了冬季,野驴们组成一个声势浩荡的集体,一只信得过的野驴,肩负起首领的重任。一旦发生危险,它会迅速发出预警信号,在首领的带领下,野驴维持着整齐的队形,快速撤退。

超过60公里的时速,甚至连狼群都追不上它们。你可能以为这又是一群野驴掠过,其实这是地球上唯一存活的野马种类。

普氏野马,已经繁衍生息了6000万年,黑色的小腿,是它区别于野驴的重要标志。普氏野马在中国一度灭绝。在30多年前,人们用阿尔金山野驴,从国外换回了18匹普氏野马,在人类的帮助下,普氏野马重新学会了野外的生存技能。一批批野马从这里毕业,走向荒原。

  沿着阿尔泰山飞行,我们将去采集人与自然的故事。飞上雪山,体验滑雪起源的灵感,从空中一探传说中水怪生活的喀纳斯湖,前往乌伦古湖,见识渔民高超的捕捞技术,跟随哈萨克牧民,踏上转场的旅途。由南向北穿过准噶尔盆地,我们将逐渐靠近新疆最北端的山脉--阿尔泰山,这里有中国最低的雪线,3000米之上终年冰封,150米深的三号矿坑,是一座稀有金属库,地球上已知的140种矿物,在这里就发现了86种。正是有了这些稀有金属,“神舟”系列航天飞船才能遨游太空。

在蒙古语里,阿尔泰山是金山的意思,数百年前,在山上淘金的人曾多达5万。

但更多时候,这里是北方游牧狩猎民族的家园。一万多年前,人们脚踏毛皮包裹的木板,在雪地上快速行进,追逐猎物的踪迹。在这里发现的古老岩画,生动记录了这幅场景。

阿勒泰地区,因此被公认为人类滑雪的起源地之一。

阿尔泰山的密林,掩映着一座看似平静的湖泊---喀纳斯湖。

喀纳斯湖水深将近190米,深水之下的世界不为人知,关于湖中水怪的目击事件层出不穷,据说,湖边饮水的马匹,也曾被水怪拖入水中,许多游客不远万里来到喀纳斯湖,希望一睹水怪的模样。大部分科学家认为,所谓的水怪,是生活在湖水深处的哲罗鲑鱼。

这种鱼的体长,有的接近两米,它们性情凶猛,行踪诡秘,只是偶尔浮出水面,掀起白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