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三集:新疆(4)

阿尔泰山脚下的福海,是北疆最大的天然渔业基地。

5月是禁渔期,池沼公鱼,是唯一允许捕捞的鱼类。这种鱼个头很小,寿命大多只有一年,但繁殖力惊人。傍晚是作业的最佳时机,此时大多数鱼都待在深水区,只有池沼公鱼会到浅水层,产卵和觅食。

有经验的渔民,在这个时候找准位置下网,尽量避免误捕其它种类的鱼。来回几番调整,渔网里拉上来的就几乎全是池沼公鱼。

福海的夏季注定忙碌,在渔船驶向的前方,我们依稀可以听到哈萨克牧民的脚步声。每当季节变化,牧民们都要更换一次牧场,背上家当,赶着牛羊。

这一次,他们要前往的是300多公里之外的夏季牧场。领路的常常是妇女,她们牵着骆驼,运输食物和日用品,走在最前面。天黑之前,她们可以在前方扎营生火,男人们负责在队伍后方看管牛羊,这是家中最重要的财产。根据牧草的生长周期,有序地为牲畜转移草场。

每年这样大规模的转场,至少有4次,迁徙的路途,数百甚至上千公里。

哈萨克族,算得上是世界上搬家最多的民族。高山之上有最优质的牧草,每年6月前后,新疆的夏牧场,会迎来超过1000万只牲畜。

夏天是它们养膘的最佳时机。在冬天来临之前,牧民们将带着牛羊,从高山往下迁徙,回到温暖的河谷低地。

新疆的转场,是在不同高度上的移动,牧民们总能敏锐地踩到季节的节拍。

雪岭云杉,生活在天山深处。

它们的根系发达,每一颗大树都像是一座小型水库,可以储水2.5吨。它们蒸发水分的速度很快,甚至超过了同纬度海水的蒸发速度。升腾的水汽容易形成降雨,成片的雪岭云杉,在努力塑造湿润气候的同时,也涵养了草原。

进入塔里木盆地,穿越中国最危险的沙漠,这趟飞行,将讲述绝处逢生的故事。跟随塔里木河,探访一种会装死的树木,往东进入罗布泊,搜寻失落的古城,想象丝路上曾经的繁华。塔里木盆地的中央,是中国最大的沙漠,沙漠的大小相当于江苏,浙江,安徽三省的面积之和。

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进得去,出不来,这是最危险的沙漠。超过80%的沙丘随风流动,1000年来,整个沙漠大约向南延伸了100公里。

在沙漠北边,沿着塔里木河的流向,继续我们的空中旅程。

塔里木河是中国最长的内陆河,新疆将近一半的人口,在塔里木河流域生活。

秋日的胡杨林,是新疆最值得期待的景观,全世界超过一半的胡杨分布于此。

追随水流生长,是它们的特性。一旦缺水,它们会假装放弃地上的身体,让地下的根继续维持生命。一些看上去旱死的胡杨,只要遇见水源,还会重新抽出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