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第一季

第三集:新疆(5)

从吐鲁番盆地启程,飞行1300公里,我们来到中国的最西端--帕米尔高原。

零下50摄氏度的极端气温,将大约24000亿吨水,以冰川的形式,冻结在群山之巅。

慕士塔格峰被称作“冰山之父”,它拥有相当于280个天池水量的超级冰盖。登山者眼中,慕士塔格峰长得像一个大馒头。

在7000米级别的高山中,它相对容易攀登。人们登顶后,可以直接滑雪下山,庆祝他们的成功。

  这座石拱门,耸立在海拔3000多米的天山上,亲眼见过石拱门的人,更愿意称呼它为天门。

干燥的空气,在狭窄的山脊间快速流动,侵蚀着岩壁,逐渐凿出了这个风的通道。 1947年,一位英国探险家发现了石拱门,他曾三次试图登上拱顶,都以失败告终。

2000年,一支美国科考队伍,借助现代攀岩技术,终于登上拱顶,并测量了石拱门的高度。457米的高度,让它当之无愧,成为地球上最高的天然石拱门。

离开高山,进入人烟稠密的绿洲地带,喀什已经静候我们多时。

南北丝绸之路在喀什交会,往来西域的人们在这里落脚,古老的商业传统,今天还能在巴扎里找到,喀什的巴扎种类繁多。

周日是牛羊巴扎的开放日,传统的买卖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一桩桩生意,成就了这座喀什城。

喀什没有中轴线,艾提尕尔清真寺就是中心,曾经整个城市都围绕着它生长。

平时,这里有两三千人做礼拜,到了古尔邦节或开斋节,数万人将会聚集在清真寺。

多元文化,成就了喀什老城独特的建筑风格,老建筑见缝插针,以各种方式镶嵌在一起,街巷纵横交错,犹如迷宫。

东部延绵的临海地带,让中国与世界相连。西部深入腹地的内陆,让中国靠近更多的邻居。曾经,一条向西延展的古丝绸之路,承载了人们对于远方的所有激情和想象。

今天,新疆成为新丝路的核心地带,这条道路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重新连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