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草原(1)

(左图:位于世界屋脊的高山高寒草地)

草原,地球陆地上第二大的生态系统,它是阻止沙漠蔓延的天然屏障、也是人类游牧生活的发源地。中国的草原,是欧亚大草原的重 要组成部分。这个脆弱但是宝贵的生态系统,是生活在这里的所有“居民”必须珍惜的最后的家园。

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有一片由高山高寒草地构成的草原,那里气候寒冷,平均海拔 4000 米以上,一年中有将近一百天的大风天。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无论是牧民们的家畜,还是青藏高原特有物种,它们都拥有在这个高寒地带生存的本领和智慧。

 

(左图:小藏狐已经出生了,藏狐妈妈在外忙着寻找猎物)

动物们一般都选择在温暖的季节繁育下一代,但高原的居民有着抗寒的基因。4 月的青藏高原还很寒冷,小藏狐已经出生了。藏狐妈妈正忙着寻找猎物。春天还没有真正到来,大部分旱獭还没有结束冬眠。高原兔喜欢在晚上活动,白天不容易发现它们的影子。在这个季节猎捕岩羊这类大型食草动物,投入产出比太低,也不是最佳的选择。对于典型的机会主义者藏狐来说,数量众多的鼠兔才是高山草原上最值得下手的猎物。

 

(右图:从洞中探出身体的鼠兔正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一个难得的大晴天,鼠兔来到了洞口,想要出门晒晒太阳。世界上有 30 种鼠兔,其中有 28 种生活在欧亚大陆,有 24 种生活在中国,而且12种为中国特有种。这是一只高原鼠兔,作为高山草原食物链底端的物种,它必须非常小心。鼻子是它判断周围是否安全的探测器,因为周围如果有天敌,比如藏狐,草原上常年不停的大风会把它们的气味带过来。鼠兔喜欢找一个小土堆,在一侧挖个洞口。大概是觉得,当它在洞口观望时,至少背后是安全的吧。

 

(右图:一块牦牛粪吸引了小藏狐的注意力)

但是危险常常来自于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这是一场耐心的比拼,只要鼠兔没有远离洞口,藏狐就毫无机会。对耐心的培养,也许是小藏狐出生后的第一堂必修课。刚出生几周的小藏狐还不能离开洞穴,所以它们除了在洞里,就是在洞口待着。好奇心让这只小藏狐走出了洞口,吸引它注意力的竟然是一块牦牛粪。小藏狐玩得不亦乐乎,童年的玩具从来都不需要多华丽,快乐总是来得如此简单。但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一。一只牦牛冲着小藏狐走了过来。牦牛是世界上生活在海拔最高处的哺乳动物之一。青藏高原也是牦牛的发源地。牦牛显然只是恰好路过,藏狐不是它的目标。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小藏狐并没有遭到攻击,但是这让它长了记性,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乖乖在家待着,现在还不是自己可以独闯世界的时候。

 

(左图:鼠兔需要投入至少六成以上的地表活动时间进行取食活动)

相比小藏狐,鼠兔如果远离藏身的洞穴,就是将自己主动献给天敌。山崖上,大?正在孵蛋,每次外出都需要充分补充体力;藏狐需要大量捕食,喂养它的幼崽;夜行性的高原兔狲因为食物缺乏,开始在白天出来觅食:它们的目标都是鼠兔。

鼠兔需要投入至少六成以上的地表活动时间进行取食活动。它们每天能吃掉相当于自己一半体重的植物。高原鼠兔体重可达 178 克,每天平均食量约 77 克。它们通常采用直立吃食的方式以便随时逃跑,同时选择在视野开阔的草场筑穴,这样有利于观察敌情。进食时它们以核心洞穴为圆心,活动半径约 20 米。通常核心洞穴有 3~5 个洞口,此外,还有一些临时洞穴,一旦发现危险,鼠兔可以随时进洞躲藏。遇到危险时,它们会通过声音发出警报,通知家庭成员。

 

(左图:大?在天空盘旋以便寻觅地面上的鼠兔)

大?是高山草原最常见的大型猛禽,它喜欢站在高处,等待某只疏忽大意的鼠兔,有时它们也喜欢在空中盘旋。演化中得来的生存策略教会鼠兔多挖几个洞口以便随时逃命。大?深知鼠兔的这个习性,通过锐利的眼睛观察和寻觅,一旦锁定猎物,便会突然快速俯冲,用利爪抓捕,而且很少失手。

兔狲是草原上的伏击者,它们一般在黄昏的时候才开始捕食,但是在食物匮乏时,白天也会出来捕猎;它是猫科动物中的小短腿,这样可以降低重心,更容易隐藏;它的奔跑速度可能还不及人类,但靠着好眼神和灵敏的出击,也成了出色的猎手。一击即中---兔狲抓获了只只鼠兔,它开始享用美食。警报暂时解除了。

 

(右图:白腰雪雀是中国特有的鸟类,善于跳跃)

白腰雪雀是中国特有鸟类,也是鼠兔的情报员。白腰雪雀利用鼠兔的弃洞营巢和休息,也为鼠兔报警,所以白腰雪雀和鼠兔是一对好邻居。白腰雪雀常常成对出现,当三只在一起时,这种不稳定的三角关系随时都会爆发战争。寒冷的空气中凝结着紧张的气氛,一场打斗一触即发。果然,其中两只白腰雪雀迅速投入战斗,不一会儿,胜负已经初见分晓;但是边上的第三只雪雀也要加入,它显然早已选边站队,只是在等待时机加入打斗。马上要进入繁殖期了,白腰雪雀变得十分好斗,似乎时刻都准备投入战斗。虽然是鸟类,但它们通常仅能飞离地面 10 米左右,每次飞行的距离也不远,不过它们善于跳跃,甚至奔跑。

 

(右图:藏狐利用羊群打掩护,猎捕鼠兔)

即便是有如此多的安全措施,依然改变不了鼠兔是这片高山草原蛋白质主要提供者的命运。藏狐作为捕食手法更加多样的猎手,除了伏击,它还会直接袭击藏在洞里的鼠兔。显然,聪明的藏狐也知道鼠兔的洞穴不止一个出口。一般藏狐采用直接袭击这种粗暴的方式抓捕的鼠兔,都是躲在临时的洞穴中;由于没有复杂的通道能让鼠兔脱身,藏狐往往都能有所斩获。躲在羊群中寻找机会也是藏狐常用的捕猎方法。鼠兔喜欢吃的植物,也是牧民的羊群喜欢吃的牧草。藏狐躲在羊群中,羊群就在无形之中成了它的掩护。选择在这里下手,藏狐真是个聪明的猎手。

 

(左图:洛丹青措把青饲料铺在积雪的草地上,准备把自家的羊群赶回来让它们吃)

青藏高原位于对流层的中上部,大气活动剧烈频繁。冬天的寒冷还没有散尽,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4 月下雪,在这里也是平常。下雪天羊群在草场觅食更加艰难。洛丹青措赶紧把青饲料准备好,随后她把自家的羊赶回来。羊群是牧民们最宝贵的财产。冬春交接的季节,他们要帮助羊群渡过难关。

雪很快就停了,毕竟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高山草原上的动物们已经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鼠兔是个爱干净的家伙,它正在清理自己的洞穴,细心地梳理自己的毛发,当然,还要补充体力。它很注意形象,觅食的时候也不忘擦擦嘴保持整洁。鼠兔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是因为它要找对象了。

 

(左图:兔狲有着现存猫科动物中最厚的皮毛)

兔狲有着现存猫科动物中最厚的皮毛,为了抵御寒冷,它们全身的被毛浓密细长,肚子和尾巴上的毛特别长,这让它们在雪地中匍匐时不会被冻伤。尽管看上去是毛茸茸的胖子,其实它们一般只有 5 斤左右,最胖也不会超过 10 斤,这比很多营养过剩的家猫要轻不少。兔狲的繁殖期只有 42 天,雌性兔狲的发情期更短,只有 26~42 个小时。所以要繁衍下一代,它们得抓紧时间。

洛丹家的羊圈里添了不少小羊,为了减轻母羊的负担,洛丹取了些牛奶喂小羊。新添的小羊意味着家庭财富的增加,但是洛丹和丈夫夏知布加也发愁家里的牧场已经养活不了这么多小羊。他们请来了洛丹的父亲,大家一起想办法。

 

(右图:为了不让草场的鼠兔过度繁殖,夏知布加做了一个招鹰架)

夏知布加意识到草场的退化是因为家里的牧场养活不了越来越多的羊,所以对财富的渴望应该有所节制。他们一起给家里的小羊做标记,并给它们做绝育手术。

同时为了让草场的鼠兔不过度繁殖,夏知布加尝试做了一个招鹰架,希望能引来更多的猛禽,帮忙控制鼠兔。高山草原的生活对这里所有的居民来说都很艰难,但是在相生相克的生物链中,只要懂得克制,这里的生命就都能在这片寒冷的高原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