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草原(3)

内蒙古草原的中部,是典型的半干旱草原。西伯利亚的寒风,让这里有长达七个月的严冬。年平均蒸发量是年平均降水量的近七倍。大风常年不歇。干旱, 是这里的一切生命必须面对的问题。

 春天是繁殖的季节。牧民阿生开始打扫羊圈,准备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有一只母羊快要生产了,它看起来有些吃力,这时候必须有人帮它一把。否则小羊可能会被闷死。所幸,一切都很顺利。温暖的阳光照在刚出生的小年身上,母羊舔去小羊身上的胞衣,5 分钟后,它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但是周围没有一点春天的绿意。干旱,使得黄色成为这里春天的色调;所以水是这里所有物种最宝贵的资源。

(左图:紧盯水面、等候过往鱼群的苍鹭。)

逐水草而居是牧民千百年来的传统。发源于浑善达克沙地的高格斯台河,一路流向西北,最终汇聚成查干淖尔。在蒙古语里,查干淖尔是白色湖泊的意思。
         在草原上,有水的地方就会有鸟。翘鼻麻鸭和赤麻鸭是这里的常住民。到了初夏,大批候鸟陆续从南方飞来,大面积的浅水区为它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让它们得以在此度过整个夏天。

(左图:在浅水处觅食的黑翅长脚鹤。)

白琵鹭的数量最多,它们有像夹子一样扁平的嘴,这种结构便于它们把嘴插入水中来回扫动,通过触觉寻找食物。苍鹭不会像白琵鹭那样把水弄浑,它经常会保持不动,紧盯水面,等候过往的鱼群。一旦瞅准时机,行动将极为迅速。黑翅长脚鹬主要在浅水处觅食,红色的长腿是它成年的标志。长长的尖嘴让黑翅长脚鹬能在较深的水中觅食,同时又能保持优美的身姿。

小查干淖尔的湖水呈弱碱性,这使得这里的鲤鱼肉质非常鲜美。草原上的牧民,平时以牛羊肉为主要食物。能够在半干旱的草原上吃到新鲜的鱼,对于牧民来说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但更为重要的是,小查干淖尔可以为碱蓬发芽提供重要的水源。

 

(右图:白琵鹭存在水中寻找食物)

傍晚,白琵鹭聚在一起休息,它们将脑袋插在翅膀里,长时间站立。但旁边总有一两只在放哨,一旦有危险,就会全部飞走。这里鸟的密度还在不断增加,因为它旁边的大查干淖尔已经彻底干枯了。

曾经水域面积达八十多平方公里的大查干淖尔,如今已经成了盐碱地。沉积在湖盆底部的盐碱物质慢慢析出,白茫茫一片,遇到刮风天气。这些金碱粉末便随风扩散,弥漫了整个天空。从南面的浑善达克沙地吹来的黄沙,已经将它附近的一些房屋吞没。自然的修复能力已经无法让大查干淖尔挡住南面的黄沙。没有了水源,人的生活也艰辛起来。

 

(右图:那仁高娃从两公里外的地方取水来满足三百多只羊的需求)

还没有到夏天,那仁高娃家草场的草就被羊吃光了,为了不让自己家的三百多只羊在冬天面临无草可吃的情况,他不得不在五十公里外又租了一个草场。那仁高娃一家将在那里度过一个夏天的时间。在干旱的草原上,水显得尤为珍贵。那仁高娃每次都要到两公里外的地方打水,这些水要首先满足三百多只羊的需求,而他在生活中已经把自己对水的需求降到最低。由于市场需求旺盛,羊和牛成为牧民饲养的主要牲畜,而且牧场的载畜量也远远超过政府规定的数量。由于车辆的普及,马的数量急剧下降,骆驼则几乎绝迹,曾经合理利用草原的五畜平衡也随之消失了。

 

(左图:草原沙晰外出觅食)

在那仁高娃家草场的不远处,习惯在荒漠草原生活的草原沙蜥开始出没。这些草原沙蜥们已经非常适应干燥高温的环境,它们身上密集排列的鳞片能够有效防止体内水分大量蒸发。草原沙蜥一般都在日出后温度较高时外出觅食。它们属于短跑健将,强健的四肢使其在沙地上也能迅速移动;但是它们耐力不足,跑不多远就得停下来。休息时它们会将尾巴翘起来,向周围可能存在的同类发出警告。在这片新出现的荒漠草原,它们要尽快繁衍更多的后代来占领地盘。

 

(左图:碱蓬可以生长在贫瘠的盐碱地上)

为了自己和草原的未来,牧民们已经开始行动起来。碱蓬是一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能在贫瘠的盐碱地上生存。碱蓬的种子休眠期很短,遇上适宜的条件便能迅速发芽、出苗、生长。牧民们要把这种主要生长在滩涂上的耐盐植物栽种到干旱的查干淖尔,希望能让已经荒漠化的查干淖尔恢复生机。但是从来没有种植经验的牧民,要在干涸的湖盆上种碱蓬,并没有那么容易。

 

(右图:草原的天气诡异多变,时常会有狂风带着大雪。)

第一年,他们选择在雨季到来之前撒下种子,没想到一场沙尘暴将种子全部刮跑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后,在查干淖尔南边发现了许多碱蓬的幼苗。碱蓬的种子被大风吹到了这里,然后在这里生根发芽。此后,每年的春夏之交,牧民们都要播撒希望的种子。但这时候草原的天气诡异多变,有一次,狂风夹杂着冰雹突然袭来,种植队员们不得不暂时离开。很快,冰雹又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整个查干淖尔不一会儿就雪白一片。对于那些刚刚露出地面的碱蓬幼苗,冰雪天气无疑是致命一击,但这也使得干涸的湖盆获得了充足的水分。趁着地面还没完全干透,牧民阿生带领的种植队开始准备下一次播种。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再次打乱了他们的播种计划。


    草原的雨来去匆匆,虽然远处还有隐隐的雷声,可天空已经放晴。碱蓬种植最终得以顺利进行。雨雪的滋润也让那一年播种的碱蓬长得格外好,成活率非常高,几乎达到了 80%,最高的长到了六七十厘米。看着成片成片的绿色,让人心花怒放。碱蓬不仅能很好地适应盐碱化的土壤,其植株还可以降低风速、阻挡沙土。等到盐碱土被沙土覆盖之后,次生植物开始出现了:小果白刺、碱苇子,还有碱蒿都纷纷冒了出来。

 

(右图:霜降过后,碱蓬变成了一片红色。)

秋天,随着天气转冷,各种候鸟又要途径这里飞回到温暖的南方。霜降过后,碱蓬则变成了红色,远远望去犹如一片红色的海洋。等到碱蓬彻底枯萎,牧民们会将碱蓬种子打下来。来年春天,他们会把这些种子播撒到另外一片干涸的湖盆。

这就是草原,虽然它面临着很多的挑战,但只要能让它恢复自身的修复力,草原不仅能为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提供一个满意的家,还可以成为一道生态屏障,为其他生态系统挡住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