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城市(1)

城市,地球上出现最晚的一个生态系统。今天的中国,正在推进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从一开始,城市就是为了人的需要而建造的,但其他生物也要在这里努力寻找自己的空间。当这个最不自然的生态系统学会了如何与自然相容,这里才能成为更加宜居的家园。

(左图:天坛,既是我们熟悉的公园,也是东北刺猬的家。)

北京,一座人类建设了三千多年的古城,一座世界上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数量最多的城市。天坛,古代皇帝与上天沟通的地方;现在,这里也是东北刺猬的家;当然,这里还是一个公园。清晨是这里热闹的开始,公园里充满了晨练舞的音乐声、抖空竹的嗡嗡声、过往行人的脚步声和鸟叫声。

    尽管白天是刺猬休息的时间,但它不得不适应这样的居家环境。已经习惯噪声的刺猬被吵醒后只是转了转头,并再次陷入沉睡,直到夜晚来临。身形修长的北松鼠一大早就忙碌起来,夏天已经结束,它不仅要赶紧“贴秋膘”,还要储备口粮,以应付北京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公园里种植的核桃树和松树,都能为它提供食物。

(左图:北松鼠正在加工核桃)

北松鼠发现了一颗核桃,但这里不仅有同类的竞争,还有很多伺机打劫的鸟类,为了确保口粮的安全,它先把核桃藏了起来。一旦确认安全,它就迅速对“冬储粮”进行预加工,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储藏。但是,它已经被一只喜鹊盯上了。北松鼠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它知道自己的仓库非常隐秘。喜鹊在北松鼠藏核桃的地方来回寻觅,果然一无所获。北松鼠成功地保住了越冬的食物,并开始为新的食物忙碌。


(右图:面对戴胜,麻雀也只好认怂)

突然到来的秋雨,让公园里的人一下少了很多。一些公园里的“居民”在雨后出来透透气。但是,在天敌的眼中,这些雨后冒出来的小动物就是移动的美食它们鲜嫩多汁,美味无比。麻雀们也出来找吃的,它们总是喜欢群体觅食,特别是在食物充足的时候;但是它们过于喧哗,引来了不速之客。胆小的麻雀四处逃窜,眼巴巴地在屋檐上看着戴胜在草地上美餐。戴胜吃饱以后,骄傲地飞到麻雀旁边,麻雀们又只好乖乖让出地盘。

 

(右图:流浪猫看到晚餐纷纷围了过来)

傍晚,白天分散的流浪猫开始聚集,它们的晚餐时间到了;但是今天并没有如愿按时等来晚餐,一场秋雨耽误了喂食者。晚餐终于在天马上就要黑时来了,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流浪猫饿极了。虽然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餐盘,但是有时候也会凑在一起吃,除了一只躲在一旁的流浪猫。这只流浪猫并没有直接凑上去吃,而是先在一旁观望;因为它特别胆小,一直躲在废弃的排水洞中,所以它的餐盘也就直接被摆在了洞口。一顿风卷残云后,虽然还剩下很多猫粮,但显然流浪猫们已经吃饱了。

夜幕降临,东北刺猬终于醒了。雨水让它在草丛的窝变得潮湿,所以它今天醒得比平常要早一些。刺猬的鼻子有着灵敏的嗅觉,是它感知世界的探测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混杂着各种虫子的味道从不远处的草丛里飘来。刺猬的爬行速度并不快,但当它发现猎物时,动作就会变得迅速。果然,它很快就有所发现,一头扎进草丛中---一条大蚯蚓,这是它今天的第一顿饭。

 

(左图:刺猬在草丛里发现了一条蚯蚓)

刺猬的牙齿非常锋利,它把蚯蚓咬成两段,先吃比较小的一段。被吃了一截的蚯蚓从刺猬嘴里掉了下来,乘机赶紧逃跑。可是刺猬看上去并不着急,它扭着脖子,把嘴里的唾液涂在自己的刺上。每当遇到新气味、新环境,它们就会涂刺,通过这样的方法来记住气味。所以对于仓皇逃跑的蚯蚓刺猬也并不在意,因为它已经记住了这条蚯蚓的味道。果然,它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那只被它吃了一截的蚯蚓,继续它的美餐。一条蚯蚓只能算是开胃小菜,刺猬知道有个地方还有比蚯蚓更好吃的东西。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它需要等待。

 

(左图:对于刺猬来说,猫粮是个不错的选择)

刺猬的出现把流浪猫吓了一跳。但是它们已经吃饱喝足,而且明天还会有人带来新的美味,所以它们并不在意。在确认安全后,刺猬开始了它今天的第一顿正餐;虽然是猫粮,还是流浪猫吃剩下的,但依然是比蚯蚓更美味的大餐。终于吃饱了,刺猬不愿在这里久留,因为这里完全没有遮蔽,不远处还人来人往。因为下雨,之前的窝已经不再舒适,它需要给自己找个新的落脚点。

那只胆小的流浪猫吃饱后就直接缩进了它的排水洞小窝,这给了刺猬一些启发,它决定也去找个类似的地方落脚。在不远的地方,刺猬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排水洞。这里位置偏僻,没有什么人经过;而且靠近流浪猫聚集地,这就意味着离免费的食物很近。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右图:靠近明亮的路灯和广告牌的树枝,都是小嘴乌鸦夜栖地较为理想的选择)

当夜晚来得越来越早,冬天也就来了。北京迎来了它冬季的客人----小嘴乌鸦。确切地说,城市是它们冬季的家。离开了整整一年之后,有些权力和界限需要重新确认。确认的方式有很多种,开始时可以是文斗,一旦谈判不能解决问题,就只能依靠武力,直到一方认输离开。只有确认了地盘,才可以无关外界纷扰,安然入梦。

热岛效应使得市区相对于郊野更加温暖,这也许是乌鸦在冬季选择到城市过夜的原因。但是城市里真正适合小嘴乌鸦夜栖的地方并不多。因为在冬天北京城区猛禽稀少,所以来自天空的危险并不多;因此,高大的杨树是小嘴乌鸦的主战场。它们青睐树干最高处、树枝交错最密集的地方,这里不仅远离来自地面的危险,还比较隐蔽,能让它们与夜色融为一体。靠近明亮的路灯和广告牌的树枝,亦是较为理想的选择,因为这里既温暖,光线又好,能让它们及时发现下面的异常动静。但是再费尽心思的隐藏,也可能因为一个细节而完全暴露。

(右图:小嘴乌鸦在冰上磨喙)

北京师范大学是北京乌鸦最多的地方之一,最多的时候有 12,000 多只乌鸦选择在这里过冬,所以这里也是北京最容易被乌鸦的排泄物击中的地方。即便是不幸中招,高大的树木和夜色的保护也会让受害人找不到肇事者,只能从高处传来的叫声判断出乌鸦的大致位置,所以人们更多地选择和平相处。夜晚的校园很早就安静下来,小嘴乌鸦在高大的杨树上进入了梦乡,为白天的觅食养精蓄锐。

隆冬,城里的水面也结成了冰,早起的小嘴乌鸦开始为觅食做准备,它们会用喙凿击冰面,通过摩擦保持喙部的锋利。这对于小嘴乌鸦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喙是它们争夺食物的重要工具。很快,它们发现了一个需要集体行动的目标。

(左图:喜鹊也要来分一杯羹)

一只在南迁中掉队的红隼发现了难得的猎物老鼠。速度,让它顺利得手,但是要保住它,看起来是一件更困难的事情。刚刚磨完喙的乌鸦集群而来。虽然面对的是猛禽,但是数量上的优势让它们铤而走险,一步步缩小包围圈,试图找到突破点。一旁的喜鹊也加入战队,在旁边上蹿下跳,准备伺机出动。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然而红隼并没有给它们机会。最终,乌鸦们放弃了,红隼终于可以享用这得来不易的美食。

 

(左图:吃饱喝足后,乌鸦喜欢和一旁的麋鹿做游戏)

乌鸦的放弃,可能是在计算争抢一只老鼠耗费的体力后做出的,因为在城市边缘的郊野公园,有为野生动物补充冬季食物的人工补饲装置,乌鸦可以轻易获得充足的食物,还有时间去捉弄一下郊野公园里的大家伙---麋鹿。乌鸦会飞到麋鹿身上,麋鹿一甩身,它们就飞走了,可是等到麋鹿停歇下来,它们就又来了;乌鸦似乎很喜欢玩这个游戏,玩了一遍,再玩一遍终于,世界恢复了宁静。但是郊野公园还是离栖息地太远,返程长距离的飞行也会耗费大量的能量,聪明的乌鸦要寻找更理想的觅食点。

 

(右图:北京动物园,动物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也是小嘴乌鸦理想的『餐厅』)

相比郊野公园,北京动物园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里是城市中动物最多的地方,也是最不用发愁食物的地方。显然,这里是这些“原住民”的地盘,初来乍到的小嘴乌鸦需要等待时机。每天,动物园里的工作人员都会定时投喂,不用争抢,只要等待,等待“原住民”吃饱,剩下的食物还是很充裕的。

 

(右图:有时候,它们也会到其他地方碰碰运气)

不过,也有乌鸦不愿意等着吃别人吃剩下的,它们会去别的场所碰碰运气。它们来到非洲动物区。一点点靠近盛满饲料的食槽,选择最安全的位置,然后开动。乌鸦面对轻易到手的食物开始肆意妄为,它们叫嚣似的在食槽边打斗,甚至得意地在斑马身上炫耀,并最终引发“主人”的驱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