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城市(4)

(左图:南京,一座古老而又现代的城市)

南京,长江下游一座园林般的城市。古老的城墙原本是为了将人类的居所与自然的荒野隔离,然而,近两千年的建设却让这座城市将自然包裹其中,最终,森林、草原、湿地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这座城市之中。在城市生活中保留自然的位置,是这座古老而又现代的城市历经两千年总结的建设智慧。

(左图:南京紫金山森林公园)

紫金山是南京城市中的森林公园,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所在地,丰富的人类文化遗迹保护着这片占整座城市森林面积四分之一的山峰,现代化的改造被降至最低,为这座城里的居民保留了一点荒野的惊喜。

盛夏,紫金山是南京人最爱去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大自然才有的清凉。等到夜幕降临,人们还能发现这里藏着城市生活中不可能拥有的美妙奇观----由萤火虫创造的夏夜流光。


(右图:萤火虫发光是一种求偶信号)

这么美丽的夜景,其实是萤火虫爱的表达。发光是一种求偶信号:发出黄光的叫端黑萤,它们的数量最多;闪着绿光的是黄脉翅萤,它们数量不多,个头也只有端黑萤的三分之二。但是它们对环境的要求非常高,只有在植被茂盛、水质干净、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下才有可能看到萤火虫;更重要的是,它们需要夜晚黑色的保护,哪怕是一盏路灯,都有可能让萤火虫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么美丽的夜景,其实是萤火虫爱的表达。发光是一种求偶信号:发出黄光的叫端黑萤,它们的数量最多;闪着绿光的是黄脉翅萤,它们数量不多,个头也只有端黑萤的三分之二。但是它们对环境的要求非常高,只有在植被茂盛、水质干净、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下才有可能看到萤火虫;更重要的是,它们需要夜晚黑色的保护,哪怕是一盏路灯,都有可能让萤火虫消失得无影无踪。

(右图:紫金山上的萤火虫)

城市的夜晚是被灯光点燃的,人工的光源让萤火虫在城市中消失;因此,被夜色笼罩的紫金山,成了这座城市中萤火虫求爱的福地,萤火虫数量正以每年 10%的速度在增加。萤火虫的存在也让蜗牛和蛞蝓不会过度泛滥,帮助这片森林的花花草草不被过度啃食。

紫金山是这座城市有意为自己保留的一块荒野,生活在这座充满人文气息的城市里的人们,把对于荒野的留恋化成对田野生活的向往,并融入他们的艺术追求中。

(左图:随园书坊)

南京的随园书坊是“世界上最美的书”的诞生地之一,这座工作室的主人朱赢椿和生活在这一小片不经人工修剪的荒野的“居民”们共同创作了很多美丽的书。朱赢椿不仅在写、在拍、在画,也在发现大自然的创造力,那些虫子啃食叶片、青苔后留下的“作品”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本充满大自然奥妙的书。

在这片园林中的荒野,所有的生命虽然还是要面对生存的压力,但是更多的时候,这里依然是一个和谐的家园。她在持续地给朱赢椿提供新的灵感和素材,而和他生活在一起的荒野“居民”们也在继续它们的创造。城市,是人类专门为自己建造的家园,但也是很多物种的家;因为它们的存在,城市才能变得更加生机盎然。只有学会如何与其他物种和谐相处,人类才能将城市建造得更加宜居。

(左图:朱赢椿在工作室作画)

朱赢椿(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有时候,一看就是半天。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虫。小虫们在短暂的一生里,时常为了一粒米、一个粪球、一只同类的尸体去争斗、掠夺、伪装、残杀。看到这些,自己争强好胜的欲望之火也会慢慢地熄灭下来。以什么样的角度来看待虫之间的各种争斗呢?这一直也是我犯难的地方。

织网的蜘蛛,带壳的蜗牛,还有齐心协力的蚂蚁,到底该去帮谁?我也知道,自然自有它的平衡法则,这一切应该由自然去决断;不过,我还是常常倾向于帮助弱势的一边。虫的世界,就像镜子一样不时地照见我自己。有时候还会想到,当我趴在地上看虫的时候,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更高级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在悲悯地看着我。

微小的东西里面蕴含着一种力量,我希望通过这些虫子的痕迹展示另外一种比较独特的气质,让人们知道它们的强大,甚至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