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海洋(1)

(左图:中国拥有近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

海洋,世界上最大的生态系统,因为它的深远莫测,人类对它的研究开始得最晚。中国拥有近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跨越了热带、亚热带和温带。这个拥有最高综合生产力的生态系统,还有很多未知需要我们去探索,而很多的已知正在教会我们懂得,有节制地索取才能得到更多。

中国的南海,美得就像一片净土,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高的“珊瑚金三角”就在这里。在“珊瑚金三角”的北缘,散布着三万平方公里的珊瑚礁,它们构成了南海诸岛,而海岛的建造者,就是这些了不起的珊瑚虫,尽管它们单个看上去很渺小。

珊瑚虫选择了群居的生活,它们的骨架连在一起,珊瑚虫通过口周围的触手,捕食海洋里微小的浮游生物。这些珊瑚虫群体有许多张口,每只珊瑚虫都有自己的消化腔。食物从口进入,残渣再从口排出。日积月累,无数珊瑚虫尸体腐烂以后剩下的群体的骨骼,一点点地筑就了这些岛礁。


在热带地区,珊瑚虫繁殖迅速,老的不断死去,新一代的珊瑚虫在它们祖先的骨骼上面继续生命的轮回。每年三四月份的夜晚,就是珊瑚虫繁殖后代的最佳时机。

珊瑚虫们通常会选择一个月圆之夜,在准备妥当后,包裹着精子和卵子的粉色“小球”纷纷出现在珊瑚表面,这是它们和外界的第一次会面。一瞬间,它们争先恐后地脱离母体,向水面上方飘去。不过半个小时,水底又恢复了宁静。

 

珊瑚虫的精子和卵子在水面上聚集。无论是多么微小的生命,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体内的遗传基因就在帮助它们进行着选择;不同群体的珊瑚虫所排放的精子和卵子混在一起,但只有当它们来自不同的珊瑚株时,才会结合,并发育成珊瑚虫幼虫。

 

透过显微镜,我们发现,凭借特殊的魅力,珊瑚虫幼虫已经成功吸引虫黄藻进入自己的体内。虫黄藻是一种单细胞植物,利用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可以为珊瑚虫提供高达 90%的能源需求和骨骼生长所需的大量氧气。虫黄藻也有丰厚的回报,不仅得到了安全、稳定的居所,还可以从珊瑚虫那里获得光合作用必需的二氧化碳以及氮和磷,这些都是珊瑚虫代谢的产物。

这种完美的共生关系,是造礁珊瑚与虫黄藻所独有的。海洋中还存在着形态优美的软珊瑚和色彩艳丽的柳珊瑚,它们都属于非造礁珊瑚,可以在没有阳光的、低温的、更深的海水中生存,但它们不是伟大的建造者。

携带着虫黄藻的珊瑚虫将一起为营造新的珊瑚礁而努力,所以不论是树枝状、平展状还是花瓣状的珊瑚,都像植物一样向着阳光的方向扩展。光照越好的地方,珊瑚虫生长得越好,比如水平扩展的珊瑚,即使它背光的一面有充裕的空间,珊瑚虫也不会朝这个方向发育。

奔腾不息的海浪,把大量珊瑚碎屑和其他生物的贝壳,推送到礁盘上。新一代的珊瑚虫总是在先辈的坟墓上建造自己的巢穴,慢慢地形成了珊瑚礁,但这种增长极其缓慢,每年仅两厘米左右。每一座珊瑚礁都是珊瑚虫历经无数生命的轮回筑造的奇迹,日积月累,斗转星移,亘古循环。

(上图从左到右为车碟和魔鬼炮弹 )

珊瑚礁是地球上最富饶的生态系统之一,在这里有各色的居住者。比如海洋中最大的双壳贝类砗磲,它有贝王之称。珊瑚礁还供养着大约三分之一的海洋鱼类。魔鬼炮弹鱼晚上喜欢栖息在礁石的洞穴中,其体色会在蓝色和绿色之间变化。小丑鱼和黄尾副刺尾鱼在珊瑚群间打闹嬉戏。小丑鱼很聪明,它把食物分享给固定在珊瑚上的海葵,从而让海葵接纳它并做它的保护伞。天竺鲷将这里当成了天然育婴室,错综复杂的洞穴可以让成群的天竺鲷幼鱼躲避天敌。石斑鱼一旦有了自己的洞穴,就会定居下来,它只会在日出或日落光线晦暗时才出来捕食。狮子鱼喜欢躲在礁缝中等待猎物靠近,背鳍上的毒刺是它御敌的武器,它是这里的霸主,几乎没有天敌。

(下图从左到右为天竺鲷幼鱼和狮子鱼)

 

珊瑚礁里除了常住的居民,还有千里迢迢而来的远客。鳐鱼随着洋流而来,在此做短暂的停留。珊瑚为鱼类提供庇护所,这些房客也为珊瑚带来丰富的食物来源,并且帮助珊瑚打扫卫生。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邻居都这么友好。鹦嘴鱼喜欢以珊瑚为食,它的嘴强劲有力,能够将珊瑚礁啃出一道沟痕,再经过消化把沙子排出体外;但它留下的咬痕较小,珊瑚很快就可以自我修复;如果遇到长棘海星,那珊瑚将只剩下白骨。长棘海星是珊瑚的第一杀手,一岁之前,它是吃珊瑚藻的素食者,但一岁之后便食性大改,变成肉食者,开始以珊瑚虫为食。

 

长棘海星暴发时,珊瑚将万劫不复。长棘海星也是珊瑚礁的原住民,就像草原上有食草动物一样。对于珊瑚来说,长棘海星不过是大自然食物链上的一环;但因为人类的大量捕捞,长棘海星的天敌大法螺已经难得一见,而自然环境的变化让长棘海星频繁暴发,珊瑚的自我修复也越来越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