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聆听生态故事---海洋(2)

来自中国科学院的一个年轻的科学家团队正在这片海域开展珊瑚的生态修复研究。每年清明节前后,是这片海域相对平静的日子,也是科学家最忙碌的时候。张浴阳和他的同事要在夏季台风到来之前完成水下的所有工作,他们要抓紧时间。

左图:海底白化的珊瑚)

在长达 2.5 亿年的演变过程中,珊瑚都保持了顽强的生命力,无论是狂风暴雨、火山爆发,还是海平面的升降,都没能让珊瑚灭绝。但今天,全世界的珊瑚礁都面临生存的危机,科学家们试图找到帮助珊瑚解除危机的办法。为了尽量利用现有的资源,科学家们在海底收集珊瑚的残枝,准备将它们移植到更适合生长的地方。

在茫茫大海,要想找到具体的修复地点,只依靠卫星定位是远远不够的。张浴阳首先跳入水中,以便能准确找到修复点。海水清澈、光照充足、没有巨大的风浪的地方,便是珊瑚生长的理想区域,但是海底覆盖着白沙,珊瑚没有办法固定。科学家们正在尝试采用一种新的方法---在海底搭建珊瑚树。

在海底架设树状结构,将从各处收集来的珊瑚断枝固定在这些“树枝”上,使珊瑚的断枝悬浮在海水里,这样珊瑚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海水和阳光,这对于珊瑚的生长非常有利。但要在海底固定这样“一棵树”,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左图:科学家们在海底搭建的珊瑚树)


(右图:海底作业并不容易,尤其是『海底打锤』这样的力气活儿)

为了固定支架,要在海底钉 40 厘米长、1.8 厘米粗的铁钉,这是一项高难度的技术活儿,也需要超强的体力。平时,一瓶氧气可以使用一个半小时,遇上“海底打锤”这样的力气活儿,一瓶氧气 20 分钟就消耗殆尽了。如果遇到坚硬的珊瑚礁,有时候在海底打一颗铁钉就要花上?小时。

打桩,系好绳结,在浮球的托举下,一个树状结构就做好了,远远看去犹如片漂浮在半空的树林,这就是为培育珊瑚断枝而营造的临时家园。在更浅一些的海底,科学家们还会架设浮床,在浮床上移植珊瑚断枝。适宜的温度,充足的阳光,只要具备这两样,再小的断枝也可以成活。

 

经过一年的时间,“树上”和浮床上的珊瑚断枝都长大了不少,但是海藻长得更快,已经覆盖了支架和浮床。如果海藻太多,就会与珊瑚产生竞争,使珊瑚得不到足够的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在珊瑚还没有形成规模之前,没有鱼群帮助它们清理海藻,只能靠人工进行清理。

(右上图:珊瑚树上海藻密布)

曾经的一片绚丽多彩的珊瑚礁,在遭受长棘海星的扫荡之后,变成了现在的模样。那些已经长到十多厘米的珊瑚,将会被移栽到这里,它们将和这块失去生命力的礁盘逐渐融为一体,并生根发芽。

(左图:这个分布着大量鹿角珊瑚的礁盘边缘已经开始退化)

当科学家们面对边绿已经开始退化的、分布着大量鹿角珊瑚的礁盘时,他们会在退化的珊瑚礁上直接打孔,然后将陶瓦片固定在上面,等到繁殖期,珊瑚的幼体就会附着到陶瓦片上。

在中国的南海,分布着二百多个岛、礁、屿、滩,这些地方都有造礁珊瑚的身影。造礁珊瑚在世界上创造了总面积达一千万平方公里的珊瑚礁,因此,珊瑚的人工修复注定无法在这场全世界的珊瑚危机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只有维护一个健康的海洋生态环境,珊瑚虫才能继续创造地球上这一伟大的工程。

 

张浴阳(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究所珊瑚课题组成员):

长棘海星很危险,就是它把西沙的珊瑚吃光的。20072008 年的时候最多,每个珊瑚上面有七八只长棘海星,总计可能有几百万只在礁盘上,比正常密度高出了一百倍以上。下水的时候,我就震惊了珊明基本上都死光了,覆盖率低于百分之一。

这个修复区生长好以后就可以带动周边的珊瑚生长。珊瑚会排卵,它的幼体就会在附近附着,附着以后再生长成新的一片,逐渐从点到面,这样逐渐就把附近的珊瑚生长质量提升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