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三章 南下和挫折

   二、天灾与人祸

 

1、坎坷南下路

首先,自然环境的恶劣使得起义军南下困难。8月的江西,酷暑笼罩,天气热得使人难以忍受。起义军南下后所走的多是山路,且负担较重,每个人背负250发至300发子弹,还要自扛机枪、大炮等。越往南走,路边就陆续出现被丢掉的子弹、火炮零件,到后面更是完整的山炮和迫击炮。其次,很多起义军逃亡和士气不高,起义军内部产生了一些动摇和不满情绪。最后是蔡廷楷部的叛变。

8月4日,行进至进贤村时,在左翼行进的蔡廷锴部第10师清理了队伍中的共产党员,突然脱离起义部队,折往浙江,投靠了蒋介石。这一下就拉走了全军将近四分之一的兵力,使起义部队南下计划受到严重挫折。论起蔡廷锴的第10师,可算是北伐中功勋卓著的一个部队。叶挺率第24师准备南昌起义时,拉上了第10师。不过这时是用脱离张发奎及『打回广东』为口号来动员蔡廷锴的,双方缺乏共同的革命思想基础。因此,实际上蔡廷锴参加南昌起义是极不情愿的。起义前,蔡廷锴正在庐山参加汪精卫、张发奎的军事会议,当他赶回九江时,他的部队已随贺龙、叶挺开赴南昌。无奈之下,他才追上部队,参加了南昌起义。第10师中,共产党的力量比较薄弱,只有以第30团团长范荩为首的几十名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

当然,起义军在南下途中,也用意外的好事情发生。12日,起义军进抵宜黄,陈毅赶来与南昌起义军会合。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27年5月,陈毅担任了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共产党党委书记。7月,军校改编成张发奎第2方面军的教导团,陈毅就成了教导团的党委书记。8月2日教导团随第2方面军东征讨蒋,从武汉顺长江东下,8月4日到了九江,南昌起义的消息才传过来。张发奎却打出了与共产党分手的旗子,他知道教导团里共产党员最多,就利用渡船分散之际,将教导团徒手集合,公开宣布『分共』,愿意跟叶、贺的,他『礼送』出境,愿意留下来的,跟他去广州。

陈毅的共产党员身份已暴露,他安排好教导团的工作后,就连夜赶去南昌,同行的有特务连连长萧劲。8月6日到了南昌,才发现叶部已南下撤离,而张发奎则进了南昌,陈毅和萧劲又向南追去,经过各种坎坷,8月12日终于追上上南昌起义军。周恩来分配陈毅担任叶挺的第11军第25师第73团的团指导员。和陈毅一样,第11军政治部的数十名同志和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一部分女同志从九江翻过庐山,抄小道,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赶来并加入了革命的行列。

2、战斗在壬田、会昌

离开宜黄后,起义军于8月18、19两日到达了广昌。离开广昌时,起义部分分为两路,第11军为右纵队,取道宁都;第29军为左纵队,取道石城。两路均昼夜兼程,预定在壬田会合后,向瑞金攻击前进。此时,蒋介石已发现起义军的矛头直指广东,于是急忙命令驻广东的国民革命军第8路军总指挥李济深进行堵截。于是,李济深调蒋介石的嫡系钱大钧部队9000余人,由赣州进至会昌、瑞金地区,阻止起义军南下;又调黄绍?部队10个团由南雄、大余向于都前进,支援钱大钧部。

8月25日,起义军东路第20军在蜿蜒的乡道上,向瑞金前进。这时前面部队报告说,国民党右路军钱大钧部王文翰第20师部已到达瑞金、会昌一线,该师前锋两个团2000余人占据了离瑞金15公里的壬田寨。前委当即决定,趁敌军立足未稳、兵力分散之机,将敌人各个击破。同日,起义军到达瑞金壬田以北地区。于是,前敌委员会派朱德指挥第20军主力趁敌军尚未集中,向壬田守军发起进攻。8月25日下午,贺龙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第20军的正面冲击把敌人打跑了,部队尾随追击,第二天进入了瑞金,敌人逃向南面的会昌。

当起义军准备继续南下时,从缴获的国民党军文件中,获悉钱大钧、黄绍?两部正在会昌一带集结大量兵力,成犄角之势,准备进攻起义军。面对如此的境况,前委有两种意见,一方面是周恩来、贺龙、刘伯承、叶挺等人,主张攻击会昌的敌人,将其歼灭;另一方面是以苏联顾问纪功为代表的人,主张避免与敌人接触,绕过敌人从汀州、绵水、上杭进往广东潮汕。当时,守敌的情况是,钱大钧之第20师、第18师、新编1师,合计十团之众。兵力多于南昌起义的部队。

由此可见,主张进攻和主张避免与敌接触都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多数人认为,不论是采取哪种行动方案,都必须得先破会昌之敌,如果不这样做,会昌的敌人会随时跟踪追击。为解除后顾之忧,前委还是决定进行主动攻击。周恩来和贺龙、叶挺、刘伯承等商定兵分两路,先击破会昌之敌,再折回瑞金,转道南下。由叶挺率领第11军的第24师和第25师担任主攻,向会昌西北山头阵地之敌进攻;朱德率领第20军第3师助攻,向会昌东北高地之敌进攻;贺龙率第20军第1、2两师为总预备队。

30日,起义军与敌人展开激战。但是,战斗首先开始的是助攻方向。在助攻方向,第20军以第3师师长周逸群率领正面部队开始向敌猛攻。一交火钱大钧的第20师就向会昌城内退却,第3师和第2师的第5团没有等到叶挺部队跟上来,就跟踪追击了十来里,到达离城二三里处,这时敌人增兵三个团,又实施反攻。进攻部队当场抵挡不住,形成转胜为败的局面。就在此时,主攻方向的战斗也打响了。周恩来和叶挺等率领第11军第24师抵达会昌西北郊外,并向城西北敌人主阵地的岚山岭方向发起了猛攻。中午时分,周士第的第25师终于赶到。到下午5时,起义军胜利占领会昌。这是一场恶战,也是起义军在南征途中取得的大胜利。

3、改道东进,终入广东

攻克会昌后,起义军回师瑞金。31日,起义军改道东进,经福建省长汀、上杭,沿汀江、韩江南下。9月5日,起义军先头部队到达长汀。9月5日至11日,起义军在长汀期间,前敌委员会接连召开会议,对攻取东江的计划又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讨论。当时有两种意见。周恩来和叶挺主张:『以主力军由三河坝经松口取梅县,再经兴宁、五华取惠州,以小部分兵力趋潮汕。』另一种意见,主张『以主力取潮汕,留一部分兵力于三河坝监视梅县之敌,再经揭阳出兴宁、五华取惠州』。由于苏联顾问等坚持这个主张,于是就按多数意见做出决定,采纳了后一方案。此次行军路线的选择,对日后起义军的迅速失败有着直接的影响。

9月10日,周恩来和彭湃率领一团起义军沿汀江先进进占上杭。9月12日,贺龙、叶挺主力部队第20军、第11军和朱德率第9军也先后到达。14日,起义军进入广东境内。19日,起义军占领三河坝。三河坝位于汀江、梅江、梅潭河汇成韩江的合流处,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起义军按照长汀会议的决定,在这里实行了分兵:由朱德率第11军第25师和第9军教育团等部共约4000人留守三河坝,以监视在梅县的钱大钧部,掩护全军的侧背;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第20军和第11军第24师从粤闽边境的大埔乘船,经韩江直下潮汕。这个分兵决定,就是党的历史上著名的『三河坝分兵』。后来聂荣臻元帅曾这样回忆评述:『为守三河坝而留下我们最强的主力师是完全不应该的。』因为叶挺的第11军是起义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队伍。三河坝分兵把这支主力拆开,使起义军的战斗力受到很大削弱。而第25师和第9军教育团扼守三河坝,也因态势孤立而处于危险境地。

潮汕的敌军分路撤离了,9月23日,起义军顺利地进入潮安。24日晨,起义军沿着铁路工人连夜抢修好的潮汕铁路进占汕头市。汕头是广东东部的主要海口城市,也是起义军南下的重要目的地。然而,预想中来自国际的援助并没有出现。相反,躲到海上的敌人却在帝国主义兵舰的支持下,不断向起义军挑衅。尤其严重的是,由赣南兵败进入粤东,一直跟踪起义军的钱大钧部和黄绍?部,前者前锋已到达梅县以东的松口镇,后者亦到了兴梅边境。此外,另一支以陈济棠任总指挥的『东路军』,正在从广州向东江推进,企图奔袭潮汕起义军。

在潮汕,起义军又进行了第二次分兵。前委决定留下以周逸群率第20军第3师1000余人警备潮汕地区;贺龙、叶挺率主力第11军第24师和第20军第1师、第2师约6500人进占揭阳。革命委员会各机关驻汕头,参谋团则随叶、贺部主力前进。经过两次分兵,起义军兵力实际上分成了三个部分,力量进一步削弱了。这也为之后起义军的兵败埋下了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