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三章 南下和挫折

 三、分散与挫折 

 

1、兵败潮汕

起义军在汕头立足未稳,敌人的重兵就在潮汕周围悄悄地集结了。当时统治两广的是国民党第8路军正副总指挥李济深和黄绍?。他们倾注全力来对付起义军:陈济棠率领粤军主力第4军第11师、第13师和蒋介石麾下干将薛岳新编第2师从广州出发,向粤东推进,乘起义军直入潮汕的机会,抢先占领了原来可作为潮汕屏障的揭阳、丰顺一带的有利阵地;黄绍?率第7军两个师在粤北渡过韩江上游,绕道窥伺潮汕的后背;钱大钧部留在梅县以东的松口镇,监视并牵制留守三河坝的起义军。

9月26日,根据前委决定,起义军集中主力迎击来犯的粤军,继而进军夺取梅县,西占海陆丰,再进点惠州,最后占领广州。由于这时第25师约3000人已留在三河坝,第20军第3师约1000人留守潮汕,能调赴前方的只有第11军第24师和第20军第1、2师合计约6500人,兵力只及当面敌人的三分之一。27日,起义军刚到揭阳,就得知敌军陈济棠、薛岳的三个师兵力的前锋已开进到60里外的丰顺县汤坑镇。傍晚,起义军总指挥部又接到不准确的情报,说敌王俊部派出一个师的兵力在汤坑集中,准备向揭阳进攻。当晚贺龙与叶挺、刘伯承马上商定,以主力迅速消灭该敌,再绕过汤坑向兴宁、五华县攻击前进,并急令第20军第2师师长秦光远率部赶往揭阳参战。

28日,起义军主力在揭阳县同东进之敌遭遇。将敌击溃后,继续向汤坑推进。汤坑地区是一片丘陵地带,起义军一路仰攻,处于不利地位。29日晨,起义军又发起强攻,夺取敌薛岳部新编第2师控制的一片山地。这时敌人钱大钧、黄绍?的后续部队陆续到达了,敌人利用优势兵力和有利地形继续顽抗。这时,起义军中一名营长欧震叛变,率部在阵前倒戈,致使汤坑之战起义军失利。此战历时两天,起义军虽歼敌三千余人,但自己也折损两千人之多,而且部队弹药消耗很大,再战已不可能,处境十分不利。迫于这种情况,总指挥部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研究,临机决定,拂晓前全军撤出战斗。先退揭阳,再退潮州,拟与前委、汕头革命委员会和三河坝第25师会合后,再向福建撤退。

汤坑一战,是南昌起义从胜利到失败的转折。30日凌晨,起义军主力利用黎明前的黑暗,主动撤出战斗,退回揭阳。敌军也因伤亡过大,同时引退,未敢追击。然而,在起义军主力正同陈济棠部陷于苦战中时,黄绍?部已绕道插入起义军后背,在30日突然沿韩江西岸向潮州发起袭击。兵力悬殊,潮汕又无险可守,起义军教导团溃散,师部被包围。危急中,师长周逸群被迫下令撤出战斗,率卫队数十人,冲出潮州。黄昏时,潮州失守。汕头原来就几乎没有防守兵力,也不得不在10月1日凌晨放弃。潮州、汕头既已失守,揭阳也必不保,起义部队即从揭阳撤出,向海陆丰方向撤退。

3日,起义军领导成员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张国焘、谭平山、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郭沫若在流沙(今普宁市)召开了一次决策性的会议。主要是周恩来做报告,他是在发着疟疾的,脸色显得碧青。他首先把打了败仗的原因简单地检讨了一下,接着又说到大体上已经决定了的善后办法:武装人员尽可能收集整顿,向海陆丰撤退。今后要作长期的革命斗争。非武装人员愿留的留,不愿留的就地分散。已经物色了好些当地的农会会友做向导,分别向海口撤退,再分头赴香港或上海。

2、起义军陷入分散和混乱

部队离开流沙后,因为大路已被敌军占据,只能排着长列,从乡间小路走。西南行大约五公里,经过莲花山。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盆地,地势险要。第20军的第1、2师刚越过这里,陈济棠的主力第11师从乌石赶到,将起义军拦腰切断,并据险对后续的总指挥部和第24师猛烈伏击。周恩来和贺龙、叶挺指挥部队奋起还击。最后部队逐渐失去控制,陷于混乱,很快被冲散了。革命委员会和起义军领导人不得不分散转移。

恽代英、林伯渠、吴玉章等分别从汕头、甲子港和神泉等地转移到香港、上海等地进行秘密工作。刘伯承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到苏联学习军事。1927年11月,刘伯承、吴玉章等30余人从上海乘坐一艘苏联货船,直达海参崴。转到莫斯科后,吴玉章入中山大学学习,刘伯承则进了高级步兵学校。贺龙率领一部分部队突破重围,到达揭阳时,把30支步枪和几千发子弹送给揭阳县委,离开了他战斗多年的部队,由汕头经香港去上海找党中央。贺龙决议按照周恩来关于『今后要做长期的革命斗争』的指示,回到家乡继续革命。周恩来因为重病,也被转移到了香港。

震撼中外的南昌起义就这样失败了。南昌起义的失败,给中国共产党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周恩来曾把这个教训集中到一点,就是没有『就地闹革命』。他说:『当时武装暴动的思想,不是马上就地深入农村,发动土地革命,武装农民。』『它用国民革命左派发动和武装农民,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农村根据地,这是基本政策的错误。』然而,南昌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宣告了中国共产党把中国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定立场,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1933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6月30日的建议,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确定8月1日为建军节。

在1955年授衔的十大元帅中,有7位直接或间接参加了南昌起义。他们是:朱德、刘伯承、贺龙、陈毅、聂荣臻、叶剑英、林彪。十位大将中,有4位参加了南昌起义,他们是:粟裕、陈赓、张云逸、许光达。

3、一直把革命干到底

南昌起义失败后,起义部队的余部主要有两个下落,一部分转到海陆丰,另一部分在朱德等率领下,转至粤湘边境坚持斗争。转入海丰。陆丰地区的,是起义军第20军和第24师余部1200人。他们在董朗、颜昌颐等率领下,与当地农军会合,改编为工农革命军2师,以董朗为师长、颜昌颐为党代表。11月间,在中共当地组织和人民的支援下,树起苏维埃的旗帜,创立海陆丰红色政权。

按照南下途中的长汀会议决定,朱德率第11军第25师和第9军教育团等部共约4000人留守三河坝。10月1日,钱大钧部向三河坝发起攻击。鉴于敌众我寡的形势,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经朱德、周士第、李硕勋研究,决定不再硬拼,迅速转移部队。于是,起义军边打边撤,摆脱了敌军的追击,往东南方向开拓。抵达潮州东部饶平县城以北的茂芝时,与从潮、汕地区撤退下来的一部分起义部队约200人相遇,方知潮汕已失守,并悉主力部队在山湖失败。此时,朱德虽仍有2000余兵力,是南昌起义后保留下来的唯一一支较为完整的武装力量。他们已经成为国民党反动军队围追堵截的最主要目标。

10月7日,朱德在饶平县茂芝全德学校主持召开干部会议。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朱德反驳了想要解散部队的消极情绪和错误主张,鼓励大家坚持八一起义的旗帜,坚持武装斗争的道路。会议最后决定:部队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会后,朱德部历尽千难万险,转战湘、粤、赣边境,部队除战斗减员下,自动离队的干部、战士越来越多。10月下旬,朱德率部到达赣南安远县天心圩时,部队只剩下七八百人,师团级政工干部中主张继续坚持斗争的只剩下第73团政治指导员陈毅一人。在天心圩,朱德对部队进行了整顿,他召开全体大会宣布:『今后这支队伍由我和陈毅领导,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大革命失败了,不勉强;即便只留下十支、八支枪,仍要坚持革命。』

在朱德、陈毅领导下,经过整顿、整编,巩固了部队,部队慢慢发展到1000多人。这支从南昌起义失败的血泊中挣扎过来的人民武装,终于生存下来了。11月上旬,朱德率领部队在湘粤赣交界处的大庾岭山地开展游击战争时,意外地与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一个营取得了联系,营长是张子清。朱德、陈毅听说毛泽东率领的一部分秋收起义部队已上井冈山,就派原在国民革命军第25师政治部工作的毛泽东的胞弟毛泽覃前去联系。12月下旬,朱德和陈毅在犁铺头会见了由井冈山派来联络的何长工。于是,朱德即挥军北上,向湘南进发。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等人率部占领宜章县城。他们在湖南纵横驰骋,一个月内,暴动的烈火在湘南各地先后燃起,参加暴动的群众达100余万人,起义军很快便扩编为两个师8000多人。3月,朱德、陈毅根据形势的变化,决定向井冈山转移,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4月下旬,朱德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在井冈山宁冈的砻市胜利会师。随着两双伟大的手的相握,中国革命翻开了划时代的一页。1928年5月,在龙江书院召开两部营长以上干部会,确定两部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不久改称红军第4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毅任军委书记,王尔琢任参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