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四章 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

   一、八七会议

 

1、紧急召开八七会议

1927年7月12日,以张国焘、李维汉、李立三、周恩来和张太雷5人为成员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在汉口成立,代行中央政治局的职权。这次中央领导机构的改组,虽没有明确纠正党内的右倾错误,但已经预示着中共开始改变右倾机会主义统治中央的状况,改变一味妥协退让的政策。

汪精卫公开背叛革命后,在武汉地区大量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致使中国革命遭受严重损失。为了挽救革命,新成立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连续召开几次会议,主要做出了3项决策:举行南昌暴动;准备召开中央紧急会议;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起义。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瞿秋白主持中央常委会议,决定召开中央紧急会议,以总结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陈独秀的右倾错误,确定党在新时期的斗争方针和任务。

由于当时形势非常紧张,交通异常困难,原定于7月28日举行,并由瞿秋白、张太雷、李维汉和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一起筹备的中央紧急会议不得不延期召开。到了8月7日,通知到会的人员仍未到齐,中央委员尚不过半数,各地到会的只有湖南代表及尚未赴上海的新任书记邓中夏。通知的与会代表无法到会,鉴于情况紧急,就只能召集在武汉的中央委员、监察委员、共青团中央委员及湖北、湖南、上海的负责人参加会议。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张国焘、李立三、周恩来三人尚在前线,留在武汉的瞿秋白、李维汉、张太雷参加了会议。因此,这次会议既不能叫『中共中央全会』,也不能叫『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只能称作『中共中央紧急会议』,史称『八七会议』。

八七会议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原俄租界三教街41号召开。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李维汉、瞿秋白、张太雷、邓中夏、任弼时、苏兆征、顾顺章、罗亦农、陈乔年、蔡和森,候补中央委员李震赢、陆沉、毛泽东,中央监察委员杨匏安、王荷波,青年团代表李子芬、杨善南、陆定一,湖南代表彭公达,湖北代表郑超麟,中央军委代表王一飞,中央秘书邓小平,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以及纽曼、洛蜀莫娃。由于形势险恶,八七会议只开了一天,由李维汉担任会议主席。

2、罗明纳兹的报告

会议开始后,首先由李维汉代表常委向与会者报告会议酝酿和筹备的经过,并宣布了会议的三项议程:一是由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作报告;二是由瞿秋白代表常委作党的将来工作方针的报告;三是改组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第一项议程是由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作党的过去错误及新的路线的报告。他不久前才接到共产国际的紧急指示,不远万里来到汉口接替鲍罗廷等人的工作,参与筹备召开中共中央会议。年仅29岁的罗明纳兹在报告中首先指出了召开中央紧急会议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并提到了这次紧急会议所要解决的问题。罗明纳兹的发言着重讲了当时的阶级斗争和国民革命、工人问题、农民问题,对国民党的关系问题、对共产国际的关系问题。

罗明纳兹的报告结束后,李维汉向大家说明:这个报告常委已经接受,接下来由各位同志发言。毛泽东首先对此发表了意见,以亲身经历,从国共合作时党坚持政治上的独立性,党中央不倾听下级和群众意见、抑制农民革命,放弃军事、政权领导四个方面批评陈独秀的右倾错误。在党领导革命的根本性问题上,毛泽东的发言不仅较为全面地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而且还提出了一些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的论断,如『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为党带领人民群众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发言后,邓中夏、蔡和森、罗亦农、任弼时等人也分别针对罗明纳兹的报告做了发言。他们都明确表示拥护共产国际代表的报告,并指出中国共产党存在机会主义的倾向,特别是中共五大后,党中央机会主义领导的中心在于强调联合小资产阶级,实际上只看到了上层,未将群众纳入其中,而且拒绝执行五大关于土地革命的决议。由于大家意见较为一致,李维汉建议停止讨论,由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作结论。接着,罗明纳兹针对鲍罗廷、罗易、维经斯基的错误问题,领导机关的工人成分问题,目前形势的估计问题和民族革命中的几个矛盾问题,发表了结论性的意见。

3、一天会议决定中国革命的走向

会议的第二项议程是由瞿秋白代表常委作将来党的工作方针的报告。瞿秋白在报告开始时先谈了两点:其一:『中国资产阶级是与封建阶级无大冲突的。中国资产阶级一点民权性也没有,现在只有我们包办国民党或国民党消灭两条路』;其二,『革命的指导机关犯了绅士的毛病。我们的党缺乏平民的精神』。接着,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和任务,认为『现在事实已经证明国民党已与我们分裂了。我们再不能以退让手段来争得民权,是要以革命方法来争得民权的』。在瞿秋白看来,中国共产党于1927年7月13日发表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政局宣言》是党的新政策的开始,其内容是坚决的,而且八一南昌起义『至少是无意识地走到新的方针』。

瞿秋白还在报告中指出:『土地革命已进到最高点,要以我们的军队来发展土地革命,这是一定有胜利的机会的。农民要求暴动,各地还有许多的武装。有这样好的机会,这样多的力量,我们必须要燃着这爆发的火线,造成土地革命。』随后,他又根据形势提出了党的策略是独立的工农阶级斗争,要不客气地包办国民党和国民革命。为此,他提出了三条具体的方针:第一,『要更注意与资产阶级争领导权』;第二,『要纠正过去错误,要注意群众,要由下而上,谁赞成我们,就是左派』;第三,『在革命暴动中组织临时的革命政府』。

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是选举临时中央政治局。开始,先由罗明纳兹提议中央政治局委员7人、候补委员5人,并提出候选人名单付诸讨论。讨论时,罗明纳兹并未将毛泽东列入名单里,李维汉、蔡和森等主张让毛泽东加入中央政治局,而毛泽东却一再提出要去参加秋收起义,不能加入政治局。后来,在罗明纳兹的提议下,大家对名单进行了表决,最后选出了9名正式委员和7名候补委员。9名政治局委员是:苏兆征、向忠发、瞿秋白、罗亦农、顾顺章、王荷波、李维汉、彭湃、任弼时;7名候补委员是:邓中夏、周恩来、毛泽东、彭公达、张太雷、张国焘、李立三。

由于当时处在白色恐怖之中,形势险恶,会议议程安排得非常紧凑,只开了一天就结束了。会议结束后的第三天,1927年8月9日,瞿秋白主持召开了临时中央政治局第一次会议,选举瞿秋白、苏兆征、李维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八七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失败后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虽然不能称作一次正式的中央全会,但它实际上执行了中央全会在政治上、组织上的职权,解决了中共在困难局势下面临的关键问题,决定了中国革命的走向,具有不可忽视的指导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