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四章 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   二、秋收起义

   1、毛泽东计划『湘中暴动取长沙』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被派往湖南改组省委,领导秋收起义。回到长沙后,毛泽东主持召开了改组后的中共湖南省委会议,决定以长沙为中心进行湘中暴动。收到中央指示后,毛泽东到安源传达暴动计划,了解了暴动队伍的情况,确定了起义军的编组,布置了具体的行动方案,决定分三路向平江、浏阳、萍乡推进,直攻长沙。秋收起义打响后,毛泽东率领的第3团兵败铜鼓。余洒度率领的第1团遭人暗算,王兴亚率领的第2团兵溃浏阳,三路行动均遭挫败。在此重要关头,中国共产党该如何抉择?

1、毛泽东计划『湘中暴动取长沙』

1927年8月9日,八七会议上选出的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正准备乘船去湖南的毛泽东被通知留下来参加这次会议。会议由瞿秋白主持,主要议题是讨论四省秋收暴动的问题。8月初的时候,毛泽东曾向中共临时中央提交了《关于湘南暴动的大纲》。考虑到当时彭湃领导了有上千人的广东农民武装驻在湘粤边境的汝城县,正在南下的南昌起义军也有可能抽调出部分兵力开赴汝城支援,浏阳、平江一带的农民武装也可以向这一带集中。毛泽东提议,以汝城为中心,由此中心进而占领桂东、宜章、郴州等四五县,组织一政府模样的革命指挥机关,实行土地革命,与长沙唐生智政府对抗。这一计划经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通过后转发至湖南省委。

8月3日,依据毛泽东提出的意见,中共临时中央发布了《关于湘鄂赣粤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要求四省以农会为中心,实行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政府。《大纲》规定:准备于不久时期内在湘南计划一湘南政府,建设革命政权及一切革命团体,并在广东革命委员会指挥之下。现即须组织湘南特别委员会,受省委领导,于交通不灵通时得有独立指挥此委员会所能活动的地方工作。特委:夏曦、郭亮、毛泽东、任卓宣。毛泽东为书记。为了指导秋收暴动,共产国际派出一个名叫马也尔的巡视员赴长沙了解情况。然而,马也尔只迷信大城市暴动,看到南昌暴动的部队南下广东,就向中共湖南省委建议:集中湖南的力量也去那里帮助夺取广州。当时代理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的易礼容也附和他的意见。

在8月9日的会议上,有人提出湖南省委组织一个师的武装去广东,以配合南昌起义的部队。对此,毛泽东表示明确反对。经过讨论,毛泽东的意见得到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的认可。中共临时中央于会议当天致信湖南省委,批评了湖南省委的主张。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在会上提议说:『应改组湖南省委,派一得力同志去。提议毛泽东同志去湖南贯彻八七会议精神。』毛泽东也表态愿意前往。会议最后决定:由毛泽东、彭公达与中共湖南省委商选新省委名单,指定彭公达为新省委书记,而毛泽东以中共临时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改组省委,领导秋收起义。

8月12日,毛泽东秘密从武汉乘船回到长沙。通过调查,毛泽东还了解到,自从国民党军队开始残酷镇压工农运动,群众对他们的看法已经完成改变了,国民党的旗子不能再打了。回到长沙后,毛泽东开始着手准备召开中共湖南省委会议。8月18日,经过改组后的中共湖南省委委员相继来到长沙市郊的沈家大院,准备讨论制定秋收暴动的计划。毛泽东在会上以中共临时中央特派员的身份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精神。共产国际代表马也尔则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新训令』--在中国立即实行工农兵苏维埃。大家就发动秋收起义的一些具体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关于举什么旗子的问题。彭公达、夏明翰在会上指出,国民党的旗帜在老百姓中间早已臭了,不像三年前国民党改组时那样了。毛泽东表示赞同,并建议:『这次起义,我们要高高地打出共产党的旗子,因为国民党已经变成了军阀党,成为军阀争权夺利的工具,完全臭了。』毛泽东的意见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同意。

关于暴动中的军事力量问题。当时党内的普遍看法是,暴动主要应该依靠工农武装,起义成功的关键是要把农民群众发动起来,而军队只能起次要的作用,否则会犯『军事冒险』的错误。毛泽东对此则有不同的意见,他着重指出两点:第一,发动暴动,单靠农民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军事的帮助,有一两个团兵力,这个暴动就可起来,否则终归于失败。第二,暴动的发展是要夺取政权,要夺取政权,没有兵力的拥卫或去夺取,这是自欺的话。我们党从前的错误,就是忽略了军事,现在应该以百分之六十的精力注意军事行动,实行在枪杆上夺取政权,建设政权。毛泽东的这番话当时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随后还被批判为『枪杆子主义』、『单纯军事投机』。

关于起义的区域问题。此前,中共临时中央曾设想以湘南为中心发动起义,但由于唐生智的部队南下,湘南与长沙事实上已被隔绝。在这种情况下,原定的暴动计划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而且,根据力量估算,原定的『全省暴动』的范围也必须缩小。经过讨论,大家感到以目前的力量对比,只能制造湘中四周各县的暴动,应该放弃其他几个中心,而以湘中的长沙为中心。

最后,中共湖南省委决定:以长沙为中心进行湘中暴动,放弃其他几个中心,同时参加暴动的是湘潭、宁乡、醴陵、浏阳、平江、安源、岳州七县。第二天,这一决定即被报告给中共临时中央。毛泽东也在8月20日这天写信给中共临时中央,报告他在一些重大政策问题上的不同意见。

中共临时中央在收到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和毛泽东的信件后,立即召开常委会讨论湖南暴动的问题。8月23日,中共临时中央做出决定并复函湖南省委,认为抛弃国民党旗帜是不对的,目前仍然要以国民党名义来帮助农民的民主政权;原则上以长沙为暴动地点的计划是对的,但湘南、湘中的暴动应尽可能地同时发动,免陷一地于孤立;工农自卫军应改为工农革命军。

8月30日,中共省委收到中共临时中央的指示,并再次召开省委常委会议。经过讨论,会议决定对于其中不切实际的部分予以解释答复,对于切合实际的部分贯彻执行。会议还确定了暴动的组织计划,决定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领导此次暴动,组成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和行动委员会。毛泽东担任前委书记,负责将修水、铜鼓、安源的武装力量编成工农革命军第1师;易礼容担任行委书记,负责组织参加暴动各县的工农起义,配合工农革命军夺取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