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二、秋收起义

风暴来临前革命力量的集结  

 

在中国共产党积极酝酿秋收起义的风暴之时,各方面的军事力量也集结在一起,成为秋收起义所依靠的重要力量。这些军事力量主要来自三个方面:警卫团、革命农军和安源武装。首先是警卫团。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是共产党人在大革命中建立的一支重要武装,是二次北伐以后以叶挺部一个独立营扩编的,原属张发奎的第2方面军警卫团,因其负责保卫武汉国民政府,又被称为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该团有3000多人,许多共产党员如何长工、宛希先、何挺颖等人都在这里,是中共掌握的一支实力较大的武装。由卢德铭任团长,辛焕文任团指挥员,韩浚任参谋长,第1营营长宋文彬,第2营营长李腾芳,第3营营长余洒度,第4营营长黄巨川。不久,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改为教导团,有2000多人,也归警卫团指挥,加在一起有5000多人。

1927年7月底,卢德铭接到两个不同的命令:一是中共临时中央指示他率领警卫团赴南昌跟随叶挺、贺龙的部队参加起义;二是张发奎指示他率部星夜开赴九江参加『东征讨蒋』。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目标很大,且在国民党当局控制森严的中心地区设防,要想公开打出革命的旗帜是件相当困难的事。为此,卢德铭最后决定以执行张发奎的命令为掩饰,先乘船到九江,然后再迅速脱离张发奎转向南昌。8月1日深夜,警卫团突然从武昌集合出发,次日凌晨开船离港。经过一天的行程,8月3日,部队到达黄石港。在得知叶挺、贺龙的部队已经百南昌『叛变』的消息后,卢德铭马上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并在船上秘密主持召开了团里党的活动分子会议。

他在会上谈到,南昌已经暴动了,上级党让我们参加暴动,因为张发奎没有参加,他在九江已经布了防,如果我们按原计划去九江,张发奎一定会缴我们的械。我们准备弃水路走陆路,从南岸黄颡口登陆,以急行军追赶南昌起义部队主力。大家一致表示赞同。于是,各连宣布有新的行动,船只继续东进。警卫团就此脱离了张发奎的控制。行船一天后,警卫团在湖北阳新县的黄颡口登岸,准备经武宁、靖安向南昌疾进。后来在武宁县,卢德铭得到消息,叶挺、贺龙的部队已经远去赣南和粤东。为了保存警卫团的实力,卢德铭决定改变计划,向位于江西又邻近湖南、湖北的修水县前进。在这个比较偏僻的山区县休整待命,以请示中共临时中央,再决定去向。

其次是农军。在向西走的路上,警卫团遇到了一支500人左右的杂色队伍,多数人还扛着鸟枪拿着梭镖,只有少数人拿着步枪。经询问,原来是余贲民率领的平江农军。他们同警卫团一样,也是奉中共临时中央的指示前去参加南昌起义,因没有赶得上,才折返到这里。两支队伍商量后,决定同赴修水。进驻修水没几天,卢德铭等团级领导干部就要去武汉向中共临时中央报告工作,部队暂由第1营营长余洒度指挥。这时,修水县桃树港又来了另一支农民武装,这支100多人的队伍是从鄂南通城、崇阳开来的,领导人是罗荣桓。1927年7月,罗荣桓被中共湖北省委派往鄂南通城县从事农民运动。8月20日,他组织通城秋收暴动,并成为这支农军的领导。

警卫团进驻修水县城后派人同罗荣桓取得联系,把他们接到修水县城,并编为特务连,由谭希林任连长,罗荣桓任党代表。此时,在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浏阳农军正避居在修水县南面的铜鼓县。他们原先也想去参加南昌起义,曾与余贲民的平江农军同行,但历未赶上队伍而进驻铜鼓。在余贲民的介绍下,驻修水的警卫团与驻铜鼓的浏阳农军建立了联系。三支部队合编为一个师,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警卫团为第1团,团长钟文璋;浏阳农军为第2团,团长苏先俊。

最后是安源武装。北洋军阀吴佩孚统治时,安源煤矿的资本家与军阀勾结,成立了矿警队。1926年,北伐军来了,党组织即派了党员和工作积极分子去该队当兵,由此,该队逐步为我党所控制。这支队伍不纯,内部暗藏反革命分子。党组织对其进行清理,就成为一支坚强的队伍。在此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工农革命军,以第一大队为基础组织第1营,以第2大队为基础组织第2营,以第三大队为基础组织第3营,还收集了一些新兵,组成一个团。最终的安源武装力量包括了安源煤矿工人和矿警队,还有周围各县的农军。

安源的武装力量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具有革命传统,以前就有对抗清军的活动以及多次罢工斗争活动;二是自1921年以来,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等共产党人多次在安源领导斗争,提高了工人的觉悟,也培养了大批干部;三是安源工人在党的领导下,发挥了战斗的先锋作用,形成了一座坚强的红色堡垒,被誉为『小莫斯科』,吸引了各地革命者的到来。

就这样,警卫团、革命农军、安源武装三方面集结在一起,成为秋收起义的重要依靠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