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二、秋收起义

   霹雳一声震天响

 

1927年9月9日,驻在江西修水县的第1团,即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率先暴动,秋收起义正式发动了!第1团打出的旗帜是由何长工、杨立三精心设计的『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的军旗。鲜艳的红旗中间有一枚金黄色的大五角星,五角星上面是黑色的镰刀、斧头图案,紧靠旗杆有一条十厘米宽的空白,上面写着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的番号,十分威武、漂亮。旗子的设计既参照了苏联旗帜的样式,又有自己的特色。

当天,第1团离开修水,向湖南平江进发,准备经由那里攻打长沙。这时,与潘心源一起赶往铜鼓的毛泽东则在行至湖南浏阳张家坊时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9月9日早上,毛泽东和潘心源两人在走到浏阳张家坊时,遇到了一伙民团巡逻队。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这些人是奉命专门搜查逃散的共产党员的。潘心源寻机逃脱了,毛泽东因躲闪不及被抓。他后来回忆说:那些民团奉命把我押到民团总部去处死。我打算贿赂押送的人释放我,普通士兵同意释放我,可是负责的队长去不允许。因此我决定设法逃跑。但是,直到离民团总部大约不到二百米的地方,我才找到机会挣脱出来,往田野里跑。我躲在一个水塘里,敌人没找到我,这才逃脱了出来。

死里逃生的毛泽东于9月10日上午来到了江西铜鼓县。他向驻在铜鼓的第3团负责人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秋收起义的大致计划和各部队的任务,并要求大家做好准备,第二天一早到大沙洲集合,攻打长沙。9月11日一早,毛泽东亲自率领第3团向浏阳方向出征。经研究后,毛泽东决定首先进攻白沙镇,以占领从铜鼓通往浏阳的咽喉。傍晚时分,战斗打响,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白沙镇的敌军在土崩瓦解。第二天,第3团又乘胜前进,占领了东门市。进入东门市后,毛泽东立即查看地图,分析敌情。他接到报告说达浒、官渡一带已调来国民党新8军约一个团的兵力。为此,毛泽东多次向第3团团长苏先俊讲,要加强排哨,注意达浒之敌。但苏先俊却依然秉持着北伐时的观念,以为依靠声势就可以吓退敌人。在东门市停留的两个晚上,苏先俊一直未在镇子南北两山的制高点上设立了望哨。这样的疏忽大意为第3团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9月14日中午,第2团正准备在东门市折围山书院召开群众大会。可群众大会还未开始,突然枪声大作。国民党武装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登上羊牯垴制高点,架起重机枪,向着从四乡赶来参加会议的群众和部分指战员疯狂扫射。国民党军从几个方面冲过来,东门市显然已处在被包围之中。这场激战一直持续到下午,第3团还是没有办法夺取羊牯垴。毛泽东与团里领导商量后,决定借助于马鞍山还在第3团手里之势,集中力量从山脚下向东北方向突围。东门市一仗,第3团损失惨重,原来15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400多人。当天晚上,第3团余部撤到上坪。这时,一个交通员赶来,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第1团已于三天前遭遇挫败。

自起义之后,第1团从江西修水出发,于9月10日开到渣津一带宿营。第二天清晨,部队继续前进,准备先攻下长寿街,再向平江进攻。师长余洒度命令第1团团长钟文璋带两个营和在这里的第4团负责攻打。钟文璋率领两个营到达长寿街附近的金坪,这时,担任前卫的第4团邱国轩部汇报说前方发现敌人。钟文璋遂命令邱国轩部分左右两翼埋伏,自己则从正面向金坪镇发起进攻。但就在钟文璋即将攻下金坪的时候,埋伏的邱国轩部突然叛变,向第1团开枪扫射。激战两个小时后,第1团两个营被打散,损失200多人。与此同时,正面的国民党军乘机向第1团发起反攻,部队前后受敌,只得后撤。撤退后清点人数,原先近2000人的一个团,只剩下1000多人了。

随后,卢德铭等人决定向浏阳张家坊、白沙一带撤退,以便与毛泽东率领的第3团会合。第1、3团相继受挫后,安源的第2团也因轻敌而遭遇失败。9月9日上午,以安源矿工为主体的第2团在安源大操场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2团成立大会,团长王兴亚检阅了部队,并宣布准备在第二天正式暴动。入夜后,王兴亚率领第2团从安源出发,趁着黑暗兵分两路向萍乡城包围过去。10日零时,萍乡城外突然枪声大作,第2团的暴动战斗正式打响。

战斗一直持续到9月11日下午,萍乡城墙仍未被攻下。12日中午,考虑到长期在此与敌人纠缠会破坏进攻醴陵,进而攻打长沙的整个计划,王兴亚在战地召开团部紧急会议,决定放弃攻打萍乡的计划,直向醴陵的外围老关前进,以夺取醴陵,并与第3团会合直插浏阳。到达老关后,第2团立即以迅雷之势向当地守卫的国民党军一个连发起攻击,仅十多分钟就打得敌军溃不成军,顺利占领了老关城。9月13日下午,第2团分左、中、右三路同时向醴陵城发起进攻。战斗进展得很顺利,三路进攻队伍胜利地会合在一起,攻占了醴陵县城。

得知湘东重要的醴陵县城被起义军攻占,湖南全省震动。湖南省政府代主席周谰立即命独立第1师师长张国威带两个团兵力,从长沙、株洲方向反扑过来。面对如此强敌,团长王兴亚当机立断,指挥部队于9月14日连夜撤出醴陵,秘密开往浏阳,准备与第3团会师,直攻长沙。9月15日凌晨,第2团向浏阳发起突然攻击。守备薄弱的浏阳城没多久即被攻下,第2团顺利地占领了全城。几天之内,第2团攻老关、占醴陵、取浏阳、捷报连连。但三次胜利皆为乘敌空虚取胜,第2团本身尚缺乏与强敌作战的经验。团长王兴亚却未看到这些,而且,此时的他还不知道第1、3团的进攻已经受挫,第2团已成为一支孤军。

在这种情况下,第2团留在浏阳城内是非常危险的。王兴亚并未觉察到危险的存在,接连的胜利已经让他产生了盲目的乐观情绪。国民党湖南军独立第1师师长张国威率部赶到醴陵后,得知起义队伍已攻下浏阳,遂调头向浏阳方向尾追。9月16日上午,赶到浏阳的国民党军向留在浏阳城内的第2团发动了突然袭击。这支毫无准备的新部队立即就出现了慌乱。王兴亚赶回团部时,队伍已被打散,无法再组织反击。他便带着身边的几十个人从南门撤退,不料在离南门不远的一个村子又遭遇了国民党军的袭击,很多人被打散。

秋收起义的三路行动均遭挫败,下一步该何去何从?是继续进攻还是选择退却?如果退却,该退向哪里?后来,前委书记毛泽东在文家市果断决策:放弃进攻长沙,把起义军向南转移到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山区,寻找落脚点,以保存革命力量,再图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