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三、广州起义

   悲歌响起

 

广州城内的战斗仍在继续着,新生的广州苏维埃政权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由于攻打第4军军部受挫,广州起义面临的形势很不利。1927年12月11日晚间6时以后,张太雷召集周文雍、黄平、叶挺以及共产国际代表纽曼等人在原公安局的办公室开会,提出了第二天的行动方案,决定还是继续攻打长堤的第4军军部、中央银行等几个据点。会上,共产国际代表纽曼坚决要求采取进攻行动,叶挺神情严肃,一言不发。会后,他心情沉重,愈发感到纽曼的进攻主张并不正确。于是,他找到张太雷,说明事关重大,应该再开会研究一下,最后张太雷勉强答应了叶挺的要求。

此时的起义总指挥部里非常忙乱,过了很久,才把刚散开的起义领导人们又召集到一起,这时已经是午夜里12时了。到了12月12日,领导起义的主要成员们总算又聚在一起开会了。这实际上是决定广州起义命运的一次会议。会上,叶挺冷静分析了目前形势,认为敌人已经在调兵,形势非常不利。叶挺建议不要硬顶。这时,叶剑英和聂荣臻发言赞同叶挺的意见,认为应该撤离广州,劈开敌人的锋芒,转到乡下,保存实力。纽曼听后神情激动,坚持在革命关头不能退却。经过反复争论,会议最后决定以教导团为基础,迅速扩建军队,打通与海陆丰的联络道路,组织农民队伍前来增援,打击敌人援兵;等等。这次会上,叶挺关于撤退的正确主张未被采纳。

12日天亮后,起义军再次对第4军军部发起进攻。在伤亡极其惨重的情况下,终于攻下了第4军军部的大楼和相隔不远的中央银行。长堤的战斗虽然告一段落,但险情并未得到缓解。临近中午时分,回援广州的国民党军队已经从四面接近。新编第2师第3团莫雄部从城北向观音山展开进攻;通过粤汉铁路到达城北西村车站的第5军第16师兵分两路,一个团由陆满率领进攻观音山,另一个团逼向城西的黄水车站;石龙方向李汉魂的第25师和黄埔附近的教导第2师也开始进逼城东南;珠江南岸的李福林部在向北岸射击的同时,还伺机渡江作战。

起义军遭遇到来自其他方向的国民党军队的猛烈进攻,虽顽强抗击,但终因寡不敌众,在兵力不济的情况下,部分阵地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在珠江南岸李福林部的掩护下,机器工会的反动武装也偷偷渡江,潜入广州市区活动,张起义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随后不久,广州起义的最高领导人张太雷就遭到了这些人的毒手。12日下午2时,庆祝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的群众大会在广州市中心的西瓜园召开。会议结束后,张太雷乘车返回军事总指挥部。汽车行驶至惠爱西路时,街道前面突然蹿出一群身着便装却手持长短枪的人。这些人看见汽车上的红旗,马上举枪射击。后经证实,这些人正是广州机器工会的反动分子。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张太雷身中三弹,倒在车内,时年29岁。张太雷成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牺牲于战斗第一线的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

就在张太雷牺牲的1927年12月12日下午,国民党军队的援兵纷纷回到广州,各处的情况吃紧起来,起义军民已经处于国民党军的四面包围之中。12日傍晚,叶挺和聂荣臻两人研究后认为,再坚持下去只是无谓的牺牲,应该在国民党军尚未形成完全包围的情况下,迅速将部队撤出广州,转向农村。由于形势混乱,通信系统完全瘫痪,撤退的消息并未能通知到每支起义队伍那里。12日夜间,在得到撤退的命令后,教导团的大部分和警卫团、工人赤卫队的一部分,开始向广州的东北方向突围,撤到沙河一带后,又连夜向花县前进。未得到撤退命令的起义队伍,包括大部分赤卫队队员,一直顽强地抗击着大批回援的国民党军队,在起义的第三天遭受重大牺牲。

1927年12月13日的到来,掀开了广州起义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观音山阵地上,未得到撤退命令的赤卫队第2联队在队长沈青的带领下,与国民党军展开了肉搏,大都把鲜血洒在了观音山。天亮后,观音山失守。国民党军从这里直扑广州苏维埃政府所在地,也就是原来的公安局。当天早晨,由铁路工人赤卫队守卫的城西黄沙车站被国民党军第5军的一个团占领。铁路工人赤卫队大队长李连和大多数队员在战斗中牺牲。黄沙车站被占领后,城西的第5军大批进入市区,从后面包围了在长堤一带作战的赤卫队和教导团的一个女兵班。最后,除了被派回总指挥部联系的一个女兵,其他人全部壮烈牺牲。

城东红花岗的上百名赤卫队员与兵力数倍于自身的国民党军展开了一场恶战。在支持不住的情况下,赤卫队向东皋一带边打边撤。午后时分,这支队伍被打散,大部分队员牺牲,只有少数人逃了出来。这时,广州城内的枪声并未停息,战斗开始转变为屠杀。在12月14日至19日五六天之中,杀死了5700多人。

13日晚,从广州撤出的教导团和警卫团一部从沙河向花县转移。随后,黄埔军校特务营的余部和部分工人赤卫队也赶上了队伍。在行军途中,这支队伍击溃了反共民团的袭击,占领了花县县城。16日,队伍中的党组织在花县县立第一小学召开了会议,讨论了整编队伍和今后行动的问题。会议决定将从广州撤出的1200余人和花县农民武装的一些骨干共1400余人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4师,即红4师。下辖第10团、第11团、第12团三个团。17日,红4师举行了领导干部选举大会。经过投票,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的原教导团第1营营长叶镛当选为师长,同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的袁国平和王侃子分别当选为党代表和政治部主任。

红4师成立后,原来准备去北江找朱德、陈毅的部队,因一时没有联络上,而且估计追击的国民党军即将赶到,于是决定改变原来的计划,将队伍开往海陆丰,与红2师和彭湃的农军会合。12月中旬,红4师离开花县县城向海陆丰进发,中途打退了反动民团和国民党军的袭击,终于在龙窝与海丰的农民赤卫军会合,随后又进入海丰县城,与董朗率领的红2师会师。从广州撤出的起义队伍中的另一部分人,总共200余人,在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包围之后,在韶关附近同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会合,不久之后就上了井冈山。有一部分参加广州起义的人员,没有随着起义队伍撤往花县,而是撤到了广西。随后,在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中,这部分人组成了起义的一支重要力量。

起义军奋战三天三夜的广州起义激越而又悲壮地落幕了。它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是在城市建立革命政权的一次大胆尝试。虽然遭遇了失败,但起义军勇敢战斗、坚持到底的牺牲精神,给了中国人民以精神上的巨大鼓舞,是成长中的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革命道路的又一次艰难探索。广州起义出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经验教训,正如叶剑英所总结的:如果我们当时不留恋城市,在起义之后主动地迅速向农村转移,与当时正蓬勃发展着的海陆丰农民运动相结合,建立农村根据地,开展以土地革命为中心内容的游击战争,那么,起义将会取得更大的胜利。广州起义的失败再一次证明首先夺取中心城市来发展革命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