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五章 井冈山道路通天下     一、退向井冈山

   1、文家市决策南下

 

秋收起义刚刚打响,紧接着就归于沉寂。三支队伍先后遭到挫败,会攻长沙的计划已无法执行。为了顺应形势的发展以保存实力,1927年9月17日,正在撤退途中的毛泽东以前敌委员会书记的名义,命令各路起义队伍火速赶到文家市集结。与此同时,毛泽东还派人送信到长沙,建议湖南省委立即停止无胜利把握的省城暴动。

9月19日,毛泽东率领第3团到达文家市。第1团接到前委命令后,出由胆坑、石桥、排埠到文家市与第3团会合。安源的第2团因在浏阳被打散,只有第2营营长吴杰带了50余人,第6连连长熊坤带了六七个人,到了文家市。原先5000人队伍,现在会合后只剩下了1500余人。1团兵力最多,建制基本完整,这时还有1000人;2团主力已经不存在,只剩下120人;3团建制虽在,却只剩下400人。起义部队到达文家市的当天晚上,在文家市里仁学校的一间大教室里,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师团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

会议开始后,大家首先对当前的革命形势和任务进行了认真讨论,总结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近10天来的路线、军事等工作,从成绩、失误两个方面总结了暴动后的斗争情况。接着,会议围绕『全军进军的方向』这一中心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师长余洒度坚决主张继续攻打长沙。第3团团长苏先俊附和余洒度的意见,主张『合兵取浏阳、攻长沙』。总指挥卢德铭则发表了反对意见。副师长余贲民表示同意卢德铭的意见,主张不能再盲打了,要对剩下的士兵负责。

在听了上述两种意见后,毛泽东说:『我赞成卢总指挥的意见,他从军事角度讲得很清楚了。之前省委下达攻打长沙的命令,是因为当时长沙城内敌人力量薄弱。但现在,客观情况已经变了,长沙已经集结了大批国民党军,我们的计划也应该跟着变,不能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啊!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毛泽东说得没错。9月14日,第3团在浏阳东门市受挫后,毛泽东就致信中共湖南省委,建议停止长沙暴动。此时,在长沙的中共湖南省委亲眼看到大批国民党军集结省城,实际上在未收到毛泽东的信件之前,已于9月15日发出通知,停止原定9月16日晨在长沙暴动的计划。不过,由于交通受阻,毛泽东他们并未接到这一通知。

毛泽东继续说道:『今后的出路在哪里?这需要我们自己去找寻。敌人在农村的控制力量薄弱,这有利于我们去找个落脚点,深深扎下根来,发展壮大我们的队伍。』这时,毛泽东转向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要在这里扎下根来。这个像眉毛一样的地方是罗霄山脉的中段,最适宜我们落脚。』他希望南下湘南去开辟一个新的局面。会议一直开到深夜,除余洒度坚持他的主张外,大多数委员都同意毛泽东提出的向萍乡撤退再向湘南转移的决议案。工农革命军的下一步目标明确了。

9月20日清晨,工农革命军1500多人集合在里仁学校的操场上,由毛泽东向全师指战员宣布改变行动方向的决定。毛泽东先讲了一些国内形势,继而说道:『要和反动派做斗争,就一定要有枪杆子。过去我们的失败就是吃了没有抓住枪杆子的亏。因此,一定要有革命的武装!这次秋收暴动就是以革命的武装反对反革命的武装。虽然打了几个败仗,但这算不了什么!我们的斗争才刚刚开始,万事开头难,要革命嘛,就不要怕困难!当前我们的力量还小,好比是一块儿小石头,蒋介石好比是个大水缸。总有一天,我们这块小石头要打破蒋介石那口大水缸。大城市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们要到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的农村去,发动农民群众,实行土地革命。』

9月21日上午,工农革命军休整了两天后,便沿湘赣边界南下,开始了向罗霄山脉中段的伟大进军。他们还不知道,就在前委会做出南下决定的同一天,9月19日,在共产国际顾问马也尔的坚持下,中共临时中央又做出决议,要湖南省委再攻长沙。然而,当此决议被送到湖南时,起义军早已开拔南下,无法执行了。离开文家市后,考虑到湘军战斗力强,赣军战斗力较弱,毛泽东要求部队沿湘赣边界的江西一侧前进。9月24日,部队到达江西萍乡县的止栗村。师部参谋罗荣桓等人经过多方打听,得知萍乡县城驻有国民党军的重兵,不能通过。于是,前委决定转向东方,从芦溪一带折向往南。

第二天一早,起义军从芒溪向莲花方向前进。当毛泽东等人率领部队行至山石岩时,突然从后面传来一阵阵的枪声。原来是他们遇到了江西军阀朱培德部的两个团和地主武装保安团的中途截击。由于未注意侦察和两侧警戒,苏先俊率领的第3团在遇到突袭时就乱了阵脚。混乱之中,随第1团行动的总指挥卢德铭赶了过来。他率领一个营的兵力顽强地挡住了敌人的进攻。当后续部队全部转移后,卢德铭才率部从高地撤了下来。就在这时,敌人的一阵乱枪射来,卢德铭被子弹打中,扑通一声倒了下去,没有留下一句遗言,时年只有23岁。这一伏下来,工农革命军损失了200余人,原本就没剩下多少人的第3团差不多被打光了。总指挥卢德铭的牺牲,对工农革命军更是一个重大损失。

9月23日芦溪一仗,第3团被打掉,总指挥牺牲,部队的士气受到极大的影响,面临着溃散的危险。随后,毛泽东率领剩下来的部队向莲花方向前进。9月26日清晨,部队在当地工农群众的支持和配合下,一举攻克了莲花县城,解救出了被捕的同志。接着,部队又打开粮仓和当铺,把粮食和财物分给广大贫苦群众。这是起义军从文家市南下以来攻下的第一个县城,大大振奋了部队连连受挫的情绪。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毛泽东颇为恼火的事情。自从总指挥卢德铭牺牲后,师长余洒度越来越不尊重他这个前委领导,总是独断专行,不听招呼。

部队打下莲花县城当晚,余洒度等人因疏于警惕,使得被抓获的县保安队长逃走了。毛泽东断定他一定是去离莲花城不远的永新搬救兵了,当即断定莲花城不能驻了,部队连夜撤出。但余洒度却不以为然,正如毛泽东所料,第二天一早,从永新出发的国民党军已向莲花城开过来,但这时起义部队早已撤出莲花城,敌军扑了个空。

毛泽东虽然在莲花城与余洒度闹得很不愉快,但在这里也有一个大的收获,那就是遇到了江西省委派来送信的宋任穷。毛泽东从宋任穷带来的信件中得知,在罗霄山脉中段的宁冈还有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有几十条枪。早在9月初安源张家湾会议上,毛泽东就听王兴亚介绍过井冈山上王佐、袁文才两支队伍的情况,现在又得到了证实,这便使他确信了在罗霄山脉中段落脚的想法。离开莲花县城后,部队继续向南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