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五章 井冈山道路通天下    一、退向井冈山

3、古城会议决定安家井冈  

 

1927年10月3日晚,毛泽东率改编后的部队,经熊谷坳、石口到达宁冈县的古城。毛泽东率部进驻宁冈古城后,将工农革命军团部设在联奎书院的文昌宫,毛泽东就住在书院的后箱房里。在这个幽静的院落里,毛泽东正在思考着革命的下一步该走向何处。

部队离开三湾后,一些领导干部又开始对南下的做法议论纷纷,认为这样做背离了中共临时中央要求攻打长沙的指示,长时间在这种穷乡僻壤转来转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特别是余洒度和苏先俊两人,由于部队缩编而被罢官后,一直对毛泽东感到不满,勉强同意了他转向农村的计划,却被他带着在这种山沟沟里瞎转悠,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思想根本就没有转变过来,随时都可能与毛泽东分道扬镳。

为此,毛泽东决定再次召开全委扩大会议,既为进一步统一官兵思想,也未确定下一步的革命方向,解决有关革命道路的大是大非问题。会议在联奎书院的文昌宫举行,参加会议的有前委委员、军队中连以上的干部、党的活动分子以及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和袁文才代表陈慕平等人。

在分析了秋收起义失败的原因和应吸取的教训后,毛泽东接着说道,不过我们虽然在军事上受了点挫折,但是在战略上,我们并没有失败,只要我们在,对国民党军阀就是一个重大威胁,对全国的革命群众就是一种鼓舞。现在我们又活过来了。在文家市,我们前委不得不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决定沿湘赣边界向湘南山区退却,到了芦溪,我们又遭到了反动派的袭击,不少同志牺牲了,也有的挂彩了,还有不少逃跑了,留下来的同志在三湾进行了整编,重建了我们这支革命队伍。现在虽然我们人少一些,但是却比以前精干的多。整编后,我们人少了,但放下担子却更精炼了。俗话说的好,兵不在多,而贵精。少了那些三心二意的人,我们的队伍就更加巩固,我们就会把反对国民党新军阀的武装斗争更坚决地进行下去。

接着,毛泽东谈到了组织领导的问题,毛泽东的语气相当严厉,大家都明白,这番话的矛头所指就是余洒度和苏先俊等人,正是由于他们在指挥上的失误,秋收暴动后的几仗才会打得如此窝囊,使得工农革命军损失了大部分兵力。这时,只见余洒度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不得不为自己辩解道:『我同意前委要很好地总结一下秋收暴动的经验教训,作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师长,对这次暴动的失利,我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我想说的是,中央和共产国际为我们这次暴动规定的路线很明确,那就是进攻,进攻,在进攻!秋收暴动是要进攻长沙的,是要夺取全省各大中城市的,不进攻敌人的大中城市,我们何以动摇新军阀的统治?不占领大中城市,我们何以建立革命的中心?可是我们又做了些什么呢?打了两个败仗后,便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我在文家市曾主张取浏阳攻长沙,但前委没有同意,还决定向南退却。南下途中,本可以打下萍乡,但一听说那里有一营的敌人便不敢打了,又绕到芦溪,反被敌人打个伏击。莲花是打下来了,可是连在城里停下来开个会都害怕,马上命令撤退。大城市不敢攻,中城市不敢打,小城市也不敢呆,退到哪里去呢?去当山大王吗?去与土匪为伍吗?军队不敢进攻,军人不敢打仗,还还叫什么军队?

苏先俊也随之附和。这两个人一下子说了个痛快,不愧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两人富有煽动性的发言如出一辙,身上都带着湖南人特有的辣味儿。然而,毛泽东身上的辣味儿比他们更胜一筹。他说:『是我们不想占领大中小城市吗?不是不敢,而是我们现在实在没有这个能力嘛!我们现在处在革命低潮时期,目前的形势是敌强我弱,敌人长期一贯地占据着中心城市,我们要想生存,保住革命的武装,就要到敌人力量最薄弱的农村去。』毛泽东的这番话说得大家心潮澎湃,会场上的气氛很快就被扭转了过来。于是,有人站起来批评余洒度,说他指挥不当,还推卸责任。接着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起余洒度、苏先俊等人的错误来。

随后,毛泽东请当地的负责人、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以及袁文才代表陈慕平介绍了井冈山及其地方武装的情况。井冈山地处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介于湖南儒县和江西宁冈、遂川、永新四县之交,总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这几个县在大革命时期就建立了党组织和农民自卫军,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这里离城市较远,交通不便,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力量薄弱;井冈山地势险要,森林茂密,进可攻,退可守,因此这里长期是土匪出没的地方。现有袁文才、王佐两只绿林武装驻在此地,各有150多人,60余支枪。

听了这些情况介绍,毛泽东很是兴奋。他说,这里物产丰富,地势险要,是个屯兵的好地方,我们就以此为根据地吧。对于毛泽东的主张,大家都深表赞同,会议经过讨论,通过了毛泽东的提议。决定在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积极开展游击活动,广泛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创造罗霄山脉中段红色政权。接下来就讨论到如何对待袁文才、王佐这两支武装的问题。考虑到部队要想在井冈山落脚,就必须得到袁文才王佐的同意,但这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者,龙超清和陈慕平介绍说,袁文才王佐两人戒心很重,袁文才虽然是共产党,但他和当地中共党组织基本上是合作关系,并不听从指示,他的手下更是只听袁文才个人的命令,还基本属于绿林武装。山上的王佐则更落后,队伍中的封建习气浓厚,靠喝血酒拜把子维持关系,基本上没有革命的影响。陈武平还转达了袁文才的意思,可以接济革命军一些给养,但若要安家落户,还请『另找高山』。

有人主张武力解决袁王两部,毛泽东坚决反对,认为若那样做,我们将难以在此地立足。会议讨论后决定,对袁文才王佐部队应采取团结改造的方针。古田会议开了两天,最后通过了在井冈山安家的决定。但这个家能否如愿以偿地安下来,还得看袁文才王佐这两个山大王是否合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