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二、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

1、毛泽东送袁文才100支枪  

 

古城会议后,毛泽东决定会一会袁文才这个有名的『山大王』。他让龙超清、陈慕平赶快去袁文才那里通报一声,说自己对他敬慕已久,准备登门拜访,当面敲定『安家』事宜。而此时,井冈山北麓的宁冈茅坪那边,袁文才本人和他的队伍也正在琢磨这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队伍,还为此恐慌了好一阵。其实,毛泽东很早就通过王兴亚、宋任穷等人知道了袁文才及其农民自卫军的情况,所以,在部队到达三湾的第二天,毛泽东就写了一封信,派人给袁文才送去。袁文才接到信后,虽觉得毛泽东言语恳切,语气谦和,但他不知道毛泽东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又为什么要率部进山。于是,他带着戒心派自己的司书陈慕平赶去毛泽东那里了解情况。

陈慕平参加了为期两天的古城会议,回来后兴奋地对袁文才说:『毛泽东是我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时候的老师,是中央委员,在党内很有名气。』他主张袁文才应该立刻去见毛泽东。多数人都反对陈慕平的这个意见,认为不能和有上千条枪的军队搞在一起,要不然肯定会被『吃』掉。袁文才也担心这个问题,一直犹豫不决。这时,他的入党介绍人龙超清来了。龙超清是在古城会议上受了毛泽东的指示,来和袁文才相约见面事宜的。他劝说袁文才说:『你放心,毛泽东是前委书记,他带的是共产党的队伍,没有把你们当土匪看,而是当朋友看。这是好事情,你应该去见他一面。』

袁文才想了想,决定答应与毛泽东见面。但他手下的人却不赞成,有的说最好请他们上来,看是否真心想同我们交朋友;有的建议摆个『鸿门宴』,实在不行就把毛泽东这个头头给逮了。听自己的手下这么一说,袁文才心里还是不踏实,他决定避开龙超清,再同手下商议一下。议来议去,他们决定在大仓村与毛泽东见面。那里既是茅坪通往古城的中点,又是茅坪的『关系村』,袁文才的坐探、心腹也多,万一在会见时出了什么事,也好及时应对。随后,袁文才将商议的结果告知龙超清,并修书一封,派人同龙超清一起带往古城。

第二天一早,整个茅坪基本上处于一种戒备状态,到处都是一片紧张的气氛。袁文才坐镇指挥部等待回信,他的手下则在各自的哨位上加强警戒。每个人都在担心会不会遭到对方的拒绝,甚至出现被武力解决的危急情况。正当大家焦急不安的时候,去古城送信的队员奔了回来,他向袁文才报告说:『毛司令亲口答应的,他今天就来大仓村。』大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袁文才立即招来他的手下商量大仓村会见事宜。大家一致认为,这次会见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有人提议应在会面的时候,埋伏一些人在左右,以防不测。袁文才觉得此计不错,遂决定选一些会武功的人事先埋伏在会场四周,如有异常情况,就先下手为强,将他们的头目全部逮住,然后迅速撤回山里。

工农革命军这边,许多干部对于此次会见也是紧张不已。特务连连长曾士峨提出要派全连跟随,毛泽东拒绝道:『你们这一百条汉子要是去了,还不把人家给吓到呀?我说过了,明天只有我和宛希先两个人去,我一个瘸子加他一个矮子,他们就不怕喽!』毛泽东在行军路上把脚给磨破了,由于没有及时上药,有些地方都溃烂了,走路只好一瘸一拐的,所以他笑称自己是『瘸子』。宛希先年方22岁,矮矮胖胖的,三湾改编时由连政治指导员升为营党代表,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因此,这次会见袁文才,毛泽东特意选他一块儿前往。

1927年10月6日下午,毛泽东一行四人出现在大仓村村口。袁文才见只来了这么几个人,而且为首的那位身材高大却显得单薄,衣服破旧,也没带武器。他紧张防范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立即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毛泽东也一眼就认出了这位能舞文弄墨的绿林头领,他没想到袁文才竟是一个白净长脸、透着一股绿林义气的青年。两人见面后互相握手致意。在介绍了各自的随同人员后,毛泽东一行在袁文才的带领下来到了林家房院,进了堂屋。毛泽东说道:『秋收暴动失利,我们南下路过贵地。我们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同你们组织的农民自卫军都是咱老百姓自家的武装,是一根藤上的亲兄弟。这次前来拜见,我们没得子贵物相赠,只带了一些薄礼,还请总指挥笑纳。』说完,他向外面招了招手。

坐在毛泽东身旁的宛希先赶紧起身出门,将外面的两名士兵引了进来,他们每人都扛着一包沉甸甸的麻袋。宛希先和两名士兵蹲下把麻袋打开,里面赫然露出乌黑黑的两捆步枪。毛泽东笑着说道:『初次见面没能多带,先送50支来,待这次回去后,再让人把准备好的另外50支给袁总指挥送来。』听到毛泽东这么一说,袁文才更是激动得不知怎么才好。多年来,他率领弟兄们打土豪、斗恶霸,好不容易才保存下60支步枪。毛泽东这一下子就给自己送来了100支枪,怎能不让人激动呢?

毛泽东见袁文才心中顾虑已消,便坦诚地直言相告:『今日工农革命军来到贵地,一不占地,二不要人,除慕名交友外,只有一事相烦。我军自暴动以来,接连几次作战失利,有一批伤病员急需地方安置。这一路上实在难以找到合适之处,因此,就想到袁总指挥和王头领了,还望袁总指挥能够代为接纳一下,毛某自当感激不尽!』袁文才听毛泽东这么一说,晓得对方只是求他安置一批伤病员,并无抢他地盘甚至鸠占鹊巢之意,便一口应承下来。毛泽东很高兴袁文才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接着又兴致勃勃地介绍起了外面的天下大势,还将中共召开八七会议的具体情况向袁文才做了说明,谈到中央决定在全国搞武装斗争,用枪杆子夺取政权。

双方谈得很投机,最后商定:袁文才答应在茅坪接收工农革命军的伤病员,并同意在那里设立一个工农革命军的后方留守处。袁文才还向毛泽东保证,一定上山去做王佐的工作,让他也放下戒心,为工农革命军做事。对于这次会面的结果,毛泽东还是比较满意的。但他知道,问题不是在一次见面中就能够得到全部解决的。从大仓村出来的时候,毛泽东看到不少扛枪、拿刀的人从路两边的林子里走出来。他明白这是袁文才撤掉的埋伏,虽然初次见面没有变成『鸿门宴』,但还是应该多留心才是。袁文才、王佐二人虽然重义气,但又多猜疑,要想彻底打消他们的顾虑,还要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因此,回到古城后,毛泽东立即召集军队领导人开会。经研究决定:先把留守部门和伤病员安置在茅坪,请袁文才代管;工农革命军主力则以井冈山为据点,在其周围盘旋打游击,向湘南的儒县方向挺进。10月7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来到井冈山下的茅坪。经历一个月的艰苦转战,工农革命军终于在这么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在井冈山『安家』了!虽然只是安置了伤病员,设立了后方留守处,但终归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