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五章 井冈山道路通天下  二、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

2、盘旋游击,终到茨坪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只驻了4天。1927年10月10日,除留下伤病员和辎重外,毛泽东率全团人马来到了相隔不远的砻市。第二天一早,部队从砻市出发,向儒县开进。10月13日,毛泽东率部抵达儒县水口镇。在这里,他们从报纸上证实了南昌起义部队失败的消息。10月18日,毛泽东得到侦察报告说罗定的『挨户团』与儒县的『挨户团』已经合兵,向水口包抄过来。『挨户团』指的是大革命失败后,活跃在地方的一种反革命的武装组织。毛泽东与团里的军事干部研究后认为,罗定倾巢出动后,他的老窝茶陵定然空虚,应乘虚而入,攻打茶陵。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亲自指挥打游击战。根据他的提议,前委会决定:由团长陈浩、第1营营长黄子吉和党代表宛希先率第1营的两个连从水口出发,经安仁前去茶陵,但只攻不占,等罗定回兵就立即撤出,然后作为右路在茶陵、安仁一带打游击,筹到足够的款子后,再回井冈山会合;由毛泽东率领团部、第1营的第1连、第3营、特务连留在水口附近打土豪,开展群众工作,待敌人退兵后,作为左路沿井冈山南麓向遂川方向打游击,扩大政治影响的同时进行筹款,解决给养问题。

水口分兵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就收到陈浩、宛希先派人送来的报告:『昨夜乘虚攻入茶陵,砸了监狱,烧了衙门。发现敌军回返,已撤离县城,正前往茶陵、安仁一带开展游击活动。』毛泽东闻讯后非常高兴,自己第一次指挥游击战就获得成功,因此大受鼓舞。10月22日一早,他亲率工农革命军左路从水口出发,没井冈山南麓向遂川方向开进。一天后,毛泽东率部进入江西遂川县大汾镇。部队在10月23日拂晓遭到盘踞此地的『靖卫团』的【突袭】。『靖卫团』由一支土匪改编而成,工农革命左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打散。收拢部队后,在毛泽东的率领下,整个队伍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向荆竹山方向走去。那里,是通向井冈山的路,这次是真的要上山了。

10月23日傍晚,毛泽东率部来到了井冈山西北面的荆竹山村。过了前面不远的双马石哨口就是王佐的地盘了。王佐这些天一直盼着毛泽东来。几天前,他从袁文才的来信中得知,毛泽东已经同袁文才见了面,还送了100支枪给他,这让王佐羡慕不已。他明白,能被袁文才当作重要人物看待的毛泽东肯定是一个极不平常的人。因此,王佐一直在四处打探毛泽东和革命军的消息。在得知毛泽东和革命军来到荆竹山的消息后,王佐特地派『探水队』队长朱持柳前来迎接。10月24日早晨,工农革命军在荆竹山村旁边的一块草坪上集合起来,准备向井冈山开进。部队在经过双马石哨口后,终于进入井冈山。当天下午,部队前进至大井村,这是王佐平时住的地方。上午得到朱持柳托人捎来的回信后,王佐立即集合他的全部人马,准备在村外迎接毛泽东和他所率的工农革命军。朱持柳将王佐指给毛泽东,毛泽东立即下马,迎上前去,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当王佐陪毛泽东一行走进大井村时,站在路两旁的农民自卫军用左手举起了枪、大刀或梭镖。这位『山大王』用这种别具一格的『礼仪』和『规矩』来表达他对毛泽东和革命军的盛情。自卫军战士也都十分欣喜地欢迎着这位久闻大名的毛委员和他率领的这支工农革命军。进村后,王佐把毛泽东一行带到他在大井新屋场的房子前,请毛泽东把部队安排进去驻扎。随后,又大摆宴席,为毛泽东等人接风洗尘。毛泽东答谢后,以前委书记的名义命令辎重队队长,要他立即从部队中拨70支枪赠予王佐。王佐也接济了毛泽东500担谷子和几百块银圆。最后,在这种热情的氛围中,双方达成了合作的约定。

10月25日一早,王佐就来到大井新屋场毛泽东的住处,直言相告:『毛委员,大井这里地面太小,部队不宜在此驻扎屯留。我看,就把部队开到我的茨坪去吧!』茨坪是井冈山最大的村庄,是井冈山的中心,也是王佐的心腹重地。这次王佐能够主动相邀,说明他对毛泽东和工农革命是完全以诚相待的。望着眼前这位重情重义的绿林汉子,毛泽东眼里饱含感激之意。他对这次能够交到王佐这支绿林武装感到十分庆幸。

10月27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进驻茨坪。前一段在茅坪安了家,那时还只是在井冈山下,如今却是把部队驻到了山上。茨坪四周险峰峻岭,层峦叠嶂,地势险要,只有中间一块大盆地居住着几十户农家。这里历来是商贾往来栖身、歇脚之处,也是散兵游勇和草莽绿林出没之处。毛泽东率部来到茨坪后,受到王佐的农民自卫军和茨坪村民的热情欢迎。毛泽东被安顿在村西山脚下的李利昌店铺住宿,战士们大都宿营在村中三个李姓祠堂里。

到茨坪两天后,毛泽东听到了一个好消息,陈浩、黄子吉、宛希先率领的第1营两个连从湖南的茶陵方向凯旋,到了茨坪山下。自水口分兵后,作为工农革命军右路的第1营两个连经安仁,直取茶陵,后率部撤退到儒县、安仁、茶陵三县交界的偏僻山区进行活动。毛泽东向王佐说起此事,王佐立即表示欢迎他们上山。第二天,袁文才就领着陈浩、黄子吉、宛希先一行来到了茨坪。毛泽东一见到他们,就激动地握住他们的手,欢喜异常。接着,毛泽东一边听他们汇报水口分兵之后部队的情况,一边提出要对这次的游击经验进行很好的总结,以形成一套独特的游击战术。

这时,除第3营在大汾遇袭时被截断,由张子清和伍中豪率领独自向赣南方向开进外,工农革命军第1团的其他队伍都上了井冈山,齐聚茨坪,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由此进入了创建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