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六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二、湘南暴动和平江起义

  1、湘南暴动(上)

 

湘南起义,又称年关暴动,从 1928 年 1 月朱德和陈毅智取宜章开始,到同年 4 月朱德和陈毅带领湘南起义军上井冈山结束,为时 3 个多月。在湘南起义的影响下,革命烈火迅速蔓延到湘粤边界的广大地区。

南昌起义部队在南下的过程中遭遇挫折,力量被大大分散。9 月底到 10 月初,叶挺、贺龙率领的主力在汤坑遭遇数倍于己的敌军,因寡不敌众,起义部队全面溃败。与此同时,敌军又纠集 3 万之众向三河坝扑去,朱德率部与敌激战三天三夜,虽然歼敌3000多人,但自己部队的伤亡也十分惨重,加之无后援补给,起义军不得不主动撒出战斗。并与其他突围的部队会合于茂芝。

在这种处境极端险恶的情况下,部队内部思想混乱,失意情绪非常严重。朱德见此境况,10 月 7 日,决定于茂芝一学校召开有 20 多位指挥人员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有人心灰意冷,提出要解散部队。朱德则认为:“起义军虽然失败了,但是八一起义这面旗帜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我是共产党员,有责任把八一起义的革命种子保存下来,决心带领好这支部队,甩开敌人重兵,摆脱险恶的处境。”这次大会扭转了士兵们悲观失落的思想情绪,坚定了继续革命的信心和勇气。

    后来朱德在和美国进步作家史沫特菜的谈话中,把他当年在茂芝会议上的正确决策概括为两句话八个字“穿山西进,直奔湘南”。茂芝会议后,这支南昌起义剩下来的孤军,由朱德、陈毅率领,隐蔽北上,经福建后转战进入江西,开始穿山西进。起义军西进的行动很快就被敌人发觉。国民党第 18 师紧紧地尾追着,沿途的土匪、反动民团不断袭击。在多种困难交织下,士兵人数严重减少,严重的悲观主义情绪再次笼罩着部队。为了克服眼前困难,10 月下旬,部队在安远县天心圩进行整顿。

    天心圩整顿后,军心稳定,战士们斗志昂扬。10 月底,部队进入赣粤边境的大庾(今大余)地区时,打击了当地的土豪劣绅,并没收了富人的大米和钱财。部队也因此有了生息整编的机会。为了缩小目标,便于隐蔽,起义军余部对外暂时取用了“国民革命军第 5 纵队”的番号。朱德任司令员,化名王楷,陈毅任指导员,王尔琢任参谋长。经过整编以后,部队人员充实、精干了许多。另外,编制后也更便于指挥。

11 月初,部队迅速转战到有较好群众基础的湘、赣边境的江西崇义县上堡山区,暂时稳住了脚跟。在这里,部队又进行了新的整训。这次整训是为了巩固过去思想整顿和组织整顿的成果,解决一些更为重要的问题,以便开展新的斗争。此时,隆冬已至,大家穿的仍是南昌起受时发的单衣短裤,粮食、薪饷更无着落,尤其是枪支弹药和被再无法得到补充。医药根本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朱德从实际出发。主张与范石生建立合作关系。

范石生是驻守湘南汝城的国民党军第 16 军军长,朱德与范石生是云南陆军讲武学堂时的同学,二人一同参加过辛亥革命。因为范石生不属于蒋介石的嫡系,蒋曾多次逼他就范;西南的桂系军阀和北面的湖南军阀也都排挤他,企图夺走他仅有的一小块地盘。范石生寄人篱下,孤立无援,但又想急于扩大自己的实力,希望找到可靠的盟友,借以捞取和蒋介石讨价还价的资本。因此,在南昌起义前,范石生同中共一直保持着秘密的联系。当起义军进至上堡后,范石生派在其部队工作的共产党员主动与朱德联系,希望双方能够合作。于是,朱德、陈毅就利用与范的关系,与其建立统战线,以得到其物质上的补给和帮助。

    11 月下旬,朱德亲自前往湘南汝城谈判,在坚持部队完全自主的前提下,与范石生签订了协议。谈判最后确定:朱德部队暂用“国民革命军第 16 军第 47 师 140 团”的番号作伪装,朱德仍化名王楷,任第 16 军总参议、第 47 师副师长兼 140 团团长。按照协议,起义军开进汝城,不仅得到了休整的机会,还获得一批现款和枪弹、被服和医药等物质补充。同时,张子清、伍中豪率领湘赣

边界起义部队第 1 师第 1 团的 3 营和汝城农民武装,也编入第 16 军。为了

加强党对这几支部队的统-领导,部队还秘密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第 16 军军委,陈毅任书记。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辗转至湘南,开始将湘南地区的革命之火燃烧起来。

为了更好地开展土地革命,朱德在与范石生建立合作的同时,又派人到湘南和粤北与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准备在汝城召开湘南和粤北党组织的负责人联席会议,制定由革命军打先锋的农民起义计划。

1927年11月26日,联席会议在汝城召开。会议决定于 12 月中旬举行湘南起义。不久,湘南特委又制定了《湘南暴动计划》,对暴动前的准备及暴动后的任务,也做了周密的部署。汝城会议后,朱德、陈毅率部南下广东。12 月中旬,途经广东仁化时,朱德和广东北江特委取得了联系。特委领导转达了中央的通知,要求起义军立即南下支援广州起义。当部队行至韶关时,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传来。于是,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开会商议。与会人员分析了当时军阀之间的矛盾和我军的情况。决定乘此机会,部队转移到韶关西北的犁铺头休整、训练。在此期间,中央于 12 月 21 日和 27 日。写了两次指示信给朱德,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和南昌起义的教训,关于部队行动方针和组织武装起义问题,做了具体的指示,要他根据党中央的新政策,以工农武装暴动为中心,建立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迅速与湘赣边界的毛泽东部队取得联系,“共同计划发动群众以这些武力造成割据的暴动局面,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如果无法联络,则在湘南与当地党组织“计议发动群众在适当机会举行暴动”。

1928 年年初,蒋介石得知朱德所领导的起义军隐藏在范石生部,下令立即解决 140 团,逮捕朱德。由于范石生不忘旧谊,从广州派人专程到犁铺头给朱德送了一封紧急密函,通知他撤离,于是朱德、陈毅率部迅速脱离第 16 军北上,深夜冒雨离开犁铺头,经仁化西进,直奔湘南。朱德率部从仁化进发,途经乐昌时,在杨家寨会见了湖南宜章县农会主席杨子达,由他引路进入宜章的莽山洞。朱德在莽山,看到农民的革命热情高涨,认为可以在湘南打出红旗大干一场,于是与湘南特委委员、宜章县委书记胡世俭及县委委员陈东日、毛科文、杨子达等商量,决定首先发动宜章起义。

经杨子达等人介绍,朱德结识了当地有名的富家子弟胡少海。胡少海从小出外求学,受革命思想影响,倾向进步,北伐时,在程潜部任过营长。大革命失败后,他带领一队人马,潜入粤北山区,开展过游击活动。胡少海在家族兄弟中排行第五,人称“五少爷”。朱德决定利用胡少海的特殊身份,拟定了智取宜章的计划,把部队伪装成国民革命军第 140 团。胡少海佯称是“副团长”,打着“保护宜章”的招牌,率先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