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六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湘南暴动(下) 

 

1928 年 1 月 11 日,胡少海率先头部队进宜章城,官吏劣绅们听说胡家“五少爷”带队伍回来了,都出城来迎接。朱德、陈毅随即率领大队人马驮摇大摆开进城内。第二天,宜章县长设宴为“五少爷”接风洗尘。席间,朱德突然站起,当场宣布:“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平时作威作福,摧残革命,屠杀工农,无恶不作,是劳苦大众的罪人!”并将赴宴的二十几名官绅全部扣押。接着,砸开监狱,释放了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打开地主的仓库,将粮食、财务分发给劳苦大众。

参加起义的共 6 个团 1 万余人,除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 2000 余人外,其余 8000 余人全是湘南农民武装,其中新组建的宜章农军 2000 余人。巧取宜章的胜利,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起义军第一次举起了印有锤子、镰刀和红星的红旗,改称“工农革命军第 1 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

宜章暴动震撼了粤北湘南山区,马日事变的刽子手许克祥率 6 个团,从坪石扑向宜章。朱德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认为敌人兵力数倍于我,武器装备良好,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条件下,要想打好这一仗,绝不可死拼硬打,必须以勇敢加智谋,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法,才能取胜。为了诱敌深入,朱德、陈毅指挥工农革命军和宜章农民主动撤出宜章县城,隐蔽集结在宜章西南的黄沙堡、巴篱堡一带山地。许克祥把 6 个团从坪石到粟源到岩泉摆成一条长蛇阵。在岩泉,起义军很快把他先头的一个团打岭,紧跟着追击下去,一路走,一路打,各个击破,把他的 6 个团逐个歼灭。

起义军追到坪石时,敌人已经溃不成军乱作一团。坪石是一条峡谷,敌人只能沿着这条峡谷逃窜。起义军一直追下去,追到乐昌河边,才停下来。许可祥成了“割须弃袍”的曹操,换上便衣,混入乱军人群,跳上一只小木船,顺水逃往韶关。此役共俘敌 1000 余人,缴获步枪近 2000 支,得到了不少机关枪、迫击炮,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战例。坪石之战,是南昌起义军自潮汕失败后,朱德总结失败的教训,改变作战方法,注意加强政治工作,发动群众参战,首次获得的重大胜利。它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震惊了湘粤两省的敌人,也振奋了起义军和湘南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情绪,对朱德、陈毅部队能在湘南立足,对推动湘南起义走向全面高潮,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坪石之战后,起义军回师重占宜章县城,并于 2 月 6 日建立了宜章县苏维埃政府,继续开展打土豪斗争,人民群众积极参加工农革命军和农军,革命武装迅速扩大。工农革命军作战的胜利和宜章县苏维埃政府的建立,振奋了湘南人民的斗志。在中共湘南特委和各地党组织的领导下,工农群众纷纷起义。为了支援农民起义,工农革命军第 1 师挥戈北上,在黄泥坳打垮国民党军何键部两个营后,又占领湘南重镇郴县。帮助当地党组织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随后分兵协助当地农军占领资兴、永兴、耒阳等县城,并相继建立县苏维埃政府。在此期间,安仁、茶陵、鄱县、桂东、汝城、临武、嘉禾、桂阳、常宁、衡阳等县的大部分地区的农民也纷纷起义。3 月中旬,湘南特委在永兴县太平楼召开湘南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湘南苏维埃政府。

    湘南起义初期,正值湘桂军阀混战。桂系军阀李宗仁、白崇禧的西征军,与湖南军阀唐生智的部队,经过几番较量后,唐生智节节败退,先由芜湖、安庆退到武汉,后又撤至长沙。1928 年 1 月。西征军进攻长沙。打到了唐生智的老家。此时,粤、鄂军阀李济深、杨森均先后通电讨唐。唐生智被迫下野,东渡日本。桂系军阀则取代了唐生智在湖南的统治地位。

    1928 年 3 月,湘桂军阀混战结束,湘、粤两省敌军集中“会剿”湘南,对工农革命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北面有国民党第 7 军的第 20 师(师长李宜煊),第 13 军的第 2 师(师长向成杰),第 21 军的第 1 师(师长罗霖),以李朝芳兼任湖南剿匪总司令,前线指挥部设在衡阳;同时,还有第 8 军的一个师进驻茶陵,威胁安仁。南面有范石生的第 46 师、第 47 师、新编第 4 师及军官教导团,许克祥的独立第 3 师,胡凤璋的一个保安师,以范石生为总指挥,前线指挥部设在韶关。南北敌人共有 9 个师和 1 个教导团。而湘南的革命力量,主要是朱德、陈毅 1 个师(实际上是 1 个团)的正规部队。各县虽有农军数万,但枪支很少,多是手持梭镖、大刀,没有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农民。大敌压境,敌强我弱,众寡悬殊。

    3 月 17 日,李朝芳接到白崇禧的“剿匪”命令后,没过几天就开始进攻。范石生也指令所辖部队于 3 月 25 日以前分别集中于塘村、坪石,3 月 30 日发起总攻击。面对这一严重局面,湖南特委却强调“守土有责”,“共产党员应该不避艰难”,要将湘南所有武装力量全部投入战斗,与敌硬拼。这种盲目冒险的主张,受到了朱德等人的坚决抵制。他分析了当时的敌我情况,借鉴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失败的教训,为保存南昌起义留下的革命火种和湘南起义中发展起来的力量,坚决主张在敌人兵力数倍于我的情况下,避敌锋芒,主动转移。但是,湘南特委的领导人仍然一意孤行,固执已见。在这关键时刻,朱德不顾湘南特委的反对和阻挠,毅然决定工农革命军第 1 师和农军主动撤离湘南,往东转移,向井冈山靠拢。

湘南起义历时三个多月,参加起义的人员达百万之众,暴动的烈火波及湘、粤两个省的 5 个地区----湖南的株洲、郴州、衡阳、醴陵地区和广东的韶关地区,共 20 多个县,起义中建党、建政、建军,开展土地革命,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朱德、陈毅把南昌起义这面红旗,插在湘南,把军队扎根于人民群众中,不断地壮大自己的力量,这个方向是正确的。

在暴动的前期、中期,湘南特委在朱德、陈毅率领的武装力量支持下,执行了许多正确的政策。但是,后来由于湘南特委执行了“左”倾盲动主义错误路线,脱离了群众;加上湘、桂军阀联合进攻,南北夹击,敌众我寡,使革命力量不得不退出湘南,向井冈山转移。从战术上“不得不退出湘南”这一点来看,湘南起义是失败了;但是,从战略上,从转移的方向路线上来看,湘南起义又可以说是胜利的、成功的。湘南起义部队上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诞生了中国第一支工农红军,巩固与发展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同时。湘南起义的历史功绩,不仅保存了从南昌起义诞生的革命火种,而且大大地发展壮大了这支武装力量。因此,湘南起义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又等伟大的工农武装起义一样,永远载入了中国革命军的光辉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