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一章 国民党向共产党举起屠刀

   蒋介石叛变革命

 

中山舰事件

    1925年8月,廖仲恺被刺。在鲍罗廷的建议下,由汪精卫、蒋介石和许崇智三人组成『特别委员会』,『授予政治、军事及警察一切全权,应付时局』,实际上成为国民党的最高权力中心。胡汉民、许崇智相继被排挤出局,蒋介石成为汪精卫之下的国民党第二号领袖人物。1926年1月,国民党二大在广州召开。蒋介石第一次参加全党的这种盛会,并当选为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兼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政治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和国民革命军总监。

国民党二大召开后,一直比较支持蒋介石的鲍罗廷辞职回国,接任他的是季山嘉,他和鲍罗廷在对中国革命的看法和主张上面有着明显的分歧,而且他的言谈态度常常让蒋介石觉得难以接受。蒋介石认为季山嘉故意与自己作对,在许多战略问题上也与自己针锋相对,这让蒋介石的忧虑感加深了。1926年3月7日,刘峙等人前来告知外间有人发送反蒋的油印传单,更增加了蒋介石的危机感,觉得有人想陷害他。3月8日,蒋介石与汪精卫商讨『革命大方针』。蒋介石表示:『一切实权非可落外人之手,虽即与第三国际联络亦应定一限度,要当不失自主地位。』这表明他对共产国际怀有戒惧心理。同时,从当时他的日记来看,蒋介石怀疑反蒋传单是中共所为。而实际上这些都是『西山会议派』和广州孙文主义学会所使用的离间计谋,他们四处散播谣言,煽起蒋介石的疑忌之火。

此时,另一件事情的发生让蒋介石本就已经绷紧的神经再也无法承受。1926年3月18日,一艘由上海开往广州的商轮被土匪抢劫,停泊于黄浦江上游。有人求助黄埔军校调舰保护,由于军校没有可以调用的军舰,军校值班人员电请军校驻广州办事处派舰援助。军校驻省办事处主任欧阳钟到李之龙(共产党员、青年军人联合会骨干)家,声称:『奉蒋校长命令,有紧急之事,派战斗舰两艘开赴黄埔,听候蒋校长调遣。』他还称已通知『宝壁』号预备前往,要海军局再派一艘。其时海军局还有两艘舰,一为『自由』号,一为军校校长座舰『中山』号,而『自由』号刚从海南回省,机件有所损坏。海军局代局长李之龙只好派中山舰前往。19日晨,宝壁舰与中山舰受命出动,开赴黄埔。当军舰于19日晨到达黄埔时,右派却大造谣言,说共产党『要炮轰黄埔,打倒蒋介石。』当日中午,李之龙获悉以依文诺夫斯为首的苏联代表团要参观军舰,于是用电话请示因公滞留在广州的蒋介石。是日上午,恰好汪精卫已多次询问蒋介石是否去黄埔和何时去黄埔。蒋正疑心汪的用意,一听说中山舰没有他的命令已开去黄埔,顿觉内中改必定有诈。在此之前,蒋介石已听到伍朝枢等人编造的谣言,说汪精卫和季山嘉相强掳他去莫斯科「受训」。蒋于是怀疑汪精卫等人想将他劫持到中山舰上,然后强逼他去海参崴。蒋介石怀疑这件事是汪精卫搞的鬼了。

这件事发生后,蒋介石立即召集部下连夜开会,商议对策,最后决定布置反击,先发制人。20日凌晨,蒋介石以所谓『共产党阴谋暴动』为借口下令镇压『中山舰阴谋』:在广州卫戍司令部宣布紧急戒严,逮捕李之龙,占领中央舰和海军局,扣押黄埔军校和第1军中做党代表和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包围省港罢工委员会和苏联顾问团住宅,并收缴这两处纠察和部队的枪械。十几个小时之后,未见任何反抗,蒋介石感到自己的反应可能过当。事变当日下午,在初步判定并不存在特别的危险和阴谋后,他就取消了戒严,交还了收缴的武器,并释放了被软禁的中共党代表,一切恢复常态。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中山舰事件。

整理党务案

蒋介石利用中山舰事件来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3月22日,国民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在蒋介石的压力下做出了令苏联顾问季山嘉等回国,撤出第2师各级党代表,查办『不轨』军官的决定。中国共产党被迫撤回第1军的全部共产党员,苏联顾问团团长季山嘉等也被辞退归国。同时,蒋介石还利用中山舰事件排斥了地位比他高的汪精卫,他说中山舰事件是汪在军校挑拨国共关系引起误会而造成的,迫使汪离开广州出国。4月16日即召开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联席会议,改选国民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由谭延?、蒋介石分别取代汪精卫,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从此蒋介石进一步掌握了国民党的军政大权。

此时,开始独揽大权的蒋介石把目标转移到如何彻底解决国共两党的纠纷问题上来。1926年5月15日至22日,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二届二中全会,出席会议者40余人。会议首先选举谭延?、蒋介石、谭平山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并由蒋介石担任首次会议的执行主席。会上,蒋介石以『消除疑虑,杜绝纠纷』,『改善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关系』为由,与其他人联名提出《整理党务案》、《选举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案》,他自己单独提出《国民党与共产党协定事项案》和《全体党员重新登记案》。《整理党务案》的主要内容是:第一,确定整理党务之四项原则;1、改善中国国民党与共产党间的关系;2、纠正两党党员妨碍两党合作之行动及言论;3、保障中国国民党党纲党章的统一权威;4、确定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之地位与意义。第二,组织国民党与共产党之联席会议,审查两党党员妨碍两党合作之行动、言论及两党党员之纠纷问题,并协定两党有连带关系之各种重要事件。联席会议由国民党员5人、共产党员3人组成。

《国民党与共产党协定事项案》,由蒋介石单独提出,主要对他党党员加入国民党的条件做了明确的规定等;《选举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案》,由蒋介石、谭延?、谭平山、伍朝枢、程潜等联名提出,建议设立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一人,监督党务之进行;《全体党员重新登记案》,由蒋介石单独提出。其内容有两点:第一,本党全部党员重行登记;第二,各处党部须统一,无中央命令之党部应一律取消。以上四个提案在会议上被通过后,分别定名为《整理党务第一决议案》、《整理党务第二决议案》、《整理党务第三决议案》、《整理党务第四决议案》,习惯上统称『整理党务案』。

由于鲍罗廷决定采取以妥协求团结的方针,中共方面也只好服从。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妥协让步,蒋介石的提案顺利通过。根据这一提案,许多共产党人相继辞去国民党中央职务,国民党中央党部已无共产党人。而蒋介石则又担任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军人部长和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务。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新设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又是蒋介石担任。这样,实际上党政军大权都掌握到了蒋介石一人之手。蒋介石后来也承认: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是国共力量『消长的分水岭』。经过这两个事件,蒋介石新右派大大扩张了自己的权势,为进一步发动反革命政变打下了基础。

四一二政变

在帝国主义和买办阶级的支持下,蒋介石为发动政变做了极其周密的计划和部署。4月初,蒋介石等在上海连续举行秘密会议,决定用暴力手段实行『清党』。4月3日至5日,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李济深等十余人,在上海举行秘密的反共会议,讨论出了其反动政变的纲领。接着,他指派吴稚晖等组织上海临时政治委员会,规定该会『决定上海市一切军事、政治、财政之权』,掌握上海市的军政财权,篡夺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果实。蒋介石在布置就绪后就离开了上海到了南京,上海的反革命政变由白崇禧指挥,杨虎、陈群监督执行。9日晚,杜月笙将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诱骗离家,加以被杀害。11日,蒋介石施展两面派的手法,一面密令『已克复的各省,一律实行「清党」』,同时又题写『奋斗到底』的锦旗,派人赠送给上海总工会,以麻痹工人。

4月12日,蒋介石突然在上海向革命群众举起屠刀,发动反革命政变。按照蒋介石的布署,大批武装青红帮流氓冒充工人,在凌晨袭击工人纠察队驻地。当工人纠察队奋起自卫时,国民党第26军周风岐部以调解『工人内讧』为名,企图将工人纠察队缴械、周恩来闻讯后赶往设于商务俱乐部的工人纠察队总指挥处。到后,被骗至第26军第2师司令部。在交涉中,周恩来坚持工人纠察队的『枪无论如何不能缴去』。但当即『被禁于司令部』,后经罗亦农派黄逸峰通过第2师党代表才将周恩来救出。与此同时,分散各处的工人纠察队或是受骗,或量被强行缴械。纠察队员仓促应变,死伤300余人。上海工人阶级通过多次浴血奋战,艰难地建立起来的一支武装力量,一下子被解散了。

蒋介石的反革命行为激怒了上海人民。12日下午,闸北工人从反动派手里夺回了总工会会所,并宣布全市举行总罢工。13日,上海工人举行总罢工,共计10万余工人、学生和市民集会抗议。会后,到宝山路周凤岐部请愿,提出发还工人纠察队枪械、释放被捕工人、严惩祸首、肃清流氓等要求。当请愿队伍冒雨行至闸北宝山路时,突然遭到蒋介石军队的武装袭击,一百多人牺牲,伤者不计其数。接着,蒋介石下令解散上海总工会,查封革命组织,逮捕和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者。江浙区委领导人陈延年、赵世炎、汪寿华等在此次政变中英勇牺牲。驻上海的帝国主义军队也纷纷出动,帮助蒋介石屠杀革命群众。

随后,在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东、广西等也相继以『清党』为名,大规模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东南各省陷入反革命白色恐怖之中。在广东,李济深、古应芬等召开国民党在粤中央执监委员和省市党部委员联席会议,成立特别委员会作为『清党』的领导机关;任钱大钧为戒严司令,充当刽子手。4月15日,反动军警包围了省港罢工委员会等地,解除了黄埔军校及工人纠察队的武装,对革命党人进行一周之久的搜捕,总计被捕者2000多人,被杀者200多人。与此同时,北方的奉系军阀张作霖指使反动军警采取突然行动,包围苏联驻华大使馆,逮捕李大钊等我党北方区委领导人和国民党左派等80余人。4月28日,李大钊等20人在北京英勇就义。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使中国大革命受到严重的摧残,标志着大革命的部分失败,是大革命从胜利走向失败的转折点。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国内政局迅速逆转。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反革命政权—南京国民政府,与以张作霖为首的北京政府、武汉的国民政府相对立。这就在全国形成了北京、南京和武汉三个政权对峙的局面。而此时的武汉政府基本上还是革命的政府,直接管辖湖北、湖南、江西三省。5月15日,中共中央机关由上海迁往武汉,继续同在武汉的国民党人合作。4月17日,武汉国民党中央下令『开除蒋介石的党籍,免去本兼各职。』

在革命的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在武汉举行。出席大会的代表80多人,代表党员57967人。共产国际代表罗易、鲍罗廷、维经斯基等出席了大会。会议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案,批评陈独秀忽略同资产阶级争夺革命领导权,以及忽视农民土地问题的错误,但会议示作根本的纠正,仍坚持忽视掌握军队领导权的错误方针。大会没能清醒地判断当时的局势,未能对武汉政府的各派做出正确的分析,导致了对汪精卫一派的右倾迁就政策,未能在党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为全党指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