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六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平江起义  

 

平江起义前夕,国民党当局的高压统治使革命暂时转入低潮,但在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湘南暴动的影响下,各地工农武装斗争不断发展壮大,湘鄂赣边界特别是平江、浏阳等地,有着比较雄厚的基础,党和工农革命力量发展的速度更是迅猛。尽管反革命的力量还是比较强大,但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等人以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经过充分的准备和酝酿,终于在 1928 年 7 月 22 日,组织和发动了著名的平江起义。

    彭德怀,原名彭德华,1898 年出生于湖南湘潭。他 6 岁入私塾,8 岁时母死父病,家贫如洗,即废学,11 岁时靠给地主放牛维持生计,13 岁当过挖煤工人和修堤的苦力,饱尝了富人的凌辱和压榨,深知工农大众的痛苦。1916 年投奔湘军当了一名士兵,由于作战勇敢,没几年他就升为连长。1922 年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毕业后在湘军任营长、团长,并参加了北伐战争。1928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并领导平江起义。

    1928 年年初彭德怀升任独立第 5 师第 1 团团长。4 月,由段德昌介绍,

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独立第 5 师第 1 团秘密成立了党的支部,直属特委领导,彭德怀任党支部书记。1928 年 3 月,湘鄂赣边特委书记郭亮被叛徒出卖而惨遭杀害,特委机关也遭敌人破坏。根据湖南省委指示,调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接任湘鄂赣边特委书记。

    滕代远接受新的任命后,以省委特派员身份离开安源赴浏阳、平江寻找党的关系,以便恢复边界特委的工作。7 月 17 日,滕代远找到 1 团团部副官邓萍,接上了党的关系,并传达了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准备在必要时举行起义的指示。18 日中午,正在二营巡视的彭德怀得知南华安特委机关被破坏,黄公略以部队名义给共产党员开具的通行证落入敌手。彭德怀当即决定下午回县城。在返回县城时,又截获师长周磐发给副师长李慧根的密电,内容是立即逮捕共产党员黄公略、黄纯一、贺国中 3 人。与此同时,滕代远也接到湖南省委关于南华安特委被破坏的通知,指示中说:“独立 5师党的情况有所暴露,立即策动暴动,以争取主动。”

    在此紧急情况下,18 日晚,彭德怀约集党员,以看望黄纯一的病情为名,与滕代远一起到县立医院黄纯一的病室秘密开会。到会的还有邓萍、张荣生、黄纯一、李灿、李力、李光等 8 人,经过与会同志的讨论,最后决定以闹饷为名,在 7 月 22 日下午 1 点,趁敌午睡时举行起义。7 月 20 日晚,彭德怀、滕代远等再次召开会议,检查了起义的准备工作,决定起义后立即打出镰刀斧头红旗,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第 5 军。对于黄公略率第 3 团第 3 营于当日提前起义的突然情况,会议也进行了分析,认为该营属第 3 团的建制,不一定引起师部对第 1 团的怀疑;同时,该营起义也可以起到扰乱第 2、3 团的作用;再者,改变第 1 团的起义计划已来不及了,所以确定原定起义时间不变。

    7 月 22 日,在彭德怀、滕代远领导下,独立第 5 师第 1 团在平江宣布起义。上午 10 点,彭德怀在团部召开了驻在县城和城郊的第 1、第 3 营的排以上军官会议。11 时半,在盛暑烈日之下,国民党军独立第 5 师第 1 团的 800 名战士,全副武装,颈系红带,精神振奋,集合在平江县城东门外 1 营驻地一一天岳书院操场上,誓师起义。士兵委员会总代表李灿宣布起义,彭德怀作了动员讲话。全体官兵一致响应起义并进行了宣誓。最后,彭德怀拔出手枪,往空中一举,命令士兵们“装好子弹,准备出发”。

    按照预定计划,李灿率领第 1 营进攻平江城内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县监狱和县挨户团;黄纯一率领第 3 营进攻独立第 5 师师部及其特务连,并派出部队在县城北门外担任警戒,以保证城内起义胜利完成。这时,正值下午 1 点。平江县城内军警官兵午睡正醋,李灿率领第 1 营直捣县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很快解决了保安队哨兵和警察局的武装,占领了县政府。活捉了县长兼清乡委员会主任刘作柱、警察局长黄夕度等反动分子;解除了看守人员的武装,打开监狱,救出被关押的五六百名中共党员和革命群众;冲进清乡队住处,活捉了清乡队长,清乡队士兵放下武器投降。黄纯一则率领第 3 营,缴了师特务连的器械,除副师长、师参谋长逃跑,除训练处长躲入密室未被发现外,其余反动军官全部被俘。不到两小时,起义部队顺利地占领了平江县城。

    7 月 24 日上午,士兵委员会在团部召开联席会议,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 5 军,选举彭德怀为红 5 军军长兼第 13 师师长,邓萍任参谋长,下辖第 1、4、7 三个团。会议通过了红 5 军实行共产党党代表制。团以上建立政治部,保证部队革命化等决议。滕代远为红 5 军党代表,李灿、黄公略、黄纯一分别为三个团的党代表。营、连长及其他各级干部也做了调整和安排。会议还决定,部队整编后,第 1、4、7 团分别向平江的东、南、北三方发展,并与邻县、邻省取得联系,建立湘鄂赣边界革命根据地,进而与红 4 军取得联系,以造成整个罗霄山脉的割据。同时,为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正式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红军第 5 军委员会,由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邓萍、黄纯一、李灿、贺国中、李光张荣生和贺夷等人组成,滕代远为书记。

    7 月 24 日下午,红 5 军党委和平江县委在平江县月池塘广场召开了有 5 万人参加的军民大会,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 5 军和平江县工农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大会还宣布了平江县第一届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主席胡筠及 15 名政府委员的名单,并宣布工农兵政府的主要任务是实行土地革命,扩大工农赤卫军,支援红军。大会还应广大群众的要求,公审和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县长兼清乡委员会主任刘作柱、省清乡督察员杨鹏翼、大劣绅清乡委员李铁桓等一批贪官、恶霸。

    平江起义的胜利震惊了国民党反动派,也打乱了敌人“清乡”、“剿共”的部署,并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敌人大量的有生力量;同时,它与红 4 军在井冈山地区的斗争遥相配合,使时任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的鲁涤平寝食难安,遂速调朱耀华等 3 个师 10 多个团的兵力,在湘鄂赣边界地主武装的配合下,于 25 日分五路向平江城扑来。7 月 29 日,敌军以 3 个团的兵力指向平江根据地中心长寿街,堵击红军退路,以 5 个团兵力分为前后两个梯队,沿长平公路向城西进攻。彭德怀率城内的第 1 团共 6 个连在城西门与敌激战,尽管予敌重创,但因敌军火力强大,起义部队伤亡太大。30 日黄昏,彭德怀决定主动撤出平江,同胡筠率领的平江县工农游击队以及其他起义军,一起转移至东乡龙门一带休整。    

    这时,湖南国民党军约 12 个至 15 个团继续向平江、浏阳集结,围截红 5 军。为避免同敌人硬拼,红 5 军适时向江西修水进发。8 月 6 日,部队进占修水县城,与当地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县城周围八九十里远的工农群众都涌进城来,参加打土豪的革命斗争,成立了修水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积极发展工会、农会和赤卫队的组织。随后,江西国民党军从武宁、万载等地向红 5 军进攻。8 月 20 日,红 5 军吸取前段的经验教训。返回平江。到达黄金洞一带。到 8 月下旬,国民党反动派先后又集中 10 多个师的兵力会同江西、湖北的反动部队前堵后追,多次围剿红 5 军。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彭德养决定要保留自身力量,向井冈山转移,最终与井冈山的红 4 军胜利会师。

    红 5 军主力上井冈山后,留在湘鄂赣边区的红 5 军第 1、2、3 纵队, 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继续开展游击斗争。3 个纵队成立湘鄂赣边境支队,黄公略任支队长。平江起义是一次较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其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第 5 军有力地推动了湘鄂赣边界革命斗争的发展,为创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要定了基础,也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