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六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两支红军大会师

 

平江起义进行到8月下旬,国民党反动派先后又集中十多个师的兵力会同江西、湖北的反动部队前堵后追,多次围剿红 5 军。在激烈的战斗中,红 5 军每天要与敌血战数次,才能突围前进,许多战士英勇牺牲,也有一些旧军官动摇叛变,伤病员在增加,给养又有困难;另外,部队生活也十分艰苦,战士每天只能吃两顿地瓜干,有时连地瓜干也吃不上。部队严重减员,人心浮动,形势万分危急。在这种情况下,红 5 军往哪儿去,是摆在红 5 军全体指战员面前的重大问题。是继续单独留在湘鄂赣边界孤军作战,还是上井冈山与红 4 军会师?彭德怀及其他领导同志经过认真讨论,认为如果红 5 军继续在这里孤军奋战,很容易被敌人消灭;只有到井冈山与红 4 军会合,才能有效地抵抗敌人,保存红 5 军,巩固并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与此同时,8 月 20 日,湖南省委指示红 5 军避免与敌人主力部队作战,并派一部与朱德、毛泽东联络。省委还指示以彭德怀、滕代远、舒玉林、余本健、冯菊生 5 人组成平江特委,指定舒玉林为书记,舒玉林未到前,由滕代远代理。所辖地域,依照暴动势力发展的情形来决定,加强党对暴动地区的领导。

    1928 年 8 月底,红 5 军冒着酷暑从平江向井冈山转移。但因有人投敌告密,红 5 军在万载县遭到朱耀华师的伏击,2000 多人最后只剩下 500 多人,筹集的军需物资也丢失殆尽。军部决定退回铜鼓边境休整。第一次上井冈山失败。

回撤后,为了稳定军心,鼓舞士气,为重上井冈山作准备,在部队又进行了严格的整顿工作:清洗混进来的反动军官;遣散一些思想动摇和身体不好的官兵;吸收一批思想坚定、作战勇敢的工农优秀分子入党。经过一系列的思想和组织整顿,原来的 3 个团改编成 5 个大队,队伍的战斗力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

9 月中旬,红 5 军第二次向井冈山挺进。由于吸取了第一次上山的教训,这次红 5 军采取了欲南先北的战术,迷惑敌人,打乱了敌人的部署。他们先向湖北通城前进,随后,向湖北通山进发,沿途发动群众,帮助当地建立游击队,进行土地革命,吸收贫苦工农入伍。经过不断扩军,红 5 军又发展为一支几千人的队伍。10 月,红 5 军由湖北通城向南回师,向江西进发,准备从修水直奔井冈山。

为了能够顺利地到达目的地,滕代远以湖南省委特派员的名义,在江西台庄召开湘鄂赣边五县县委和红 5 军军委联席会议。彭德怀主张要以井冈山为榜样,反对乱烧乱杀的盲动主义和宗派主义。会议决定建立中共湘鄂赣边界特委和开辟根据地。会议决定将红 5 军与地方游击队合编为 5 个纵队,每个纵队 400 多人,并决定第 1、2、3 纵队在平江、修水、浏阳、万载一带打游击;第 4、5 纵队和直属队 800 多人、500 多支枪,由彭德怀、滕代远、邓萍、贺国中、李灿 5 人组成的红 5 军军委率领,奔赴井冈山。

    会后,彭德怀、滕代远率第 1、3 纵队向南进发,准备与毛泽东的红 4 军取得联络,黄公略率 2 纵队留湘鄂赣边界坚持游击战争。南进部队 800 名指战员,在没钱置备冬衣的情况下,穿着打土豪没收来的杂色衣服,跟着彭德怀向井冈山进发。彭德怀内心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上井冈山。这个信念,早在平江起义前夕,彭德怀就在赠送给黄公略的一首诗里面展现出来了:求知心切去黄埔,夜梦依依我不然。“马日事变”教训大,革命必须有武装。秋收起义在农村,失败教训是盲动。惟有润之工农军,跃上井冈旗帜新。我欲以之为榜样,或依湖泊或山区。利用周磐办随校,谨慎争取两年时。

    这次上井冈山,红 5 军主力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冲破敌人一道又一道封锁线。在一个多月的战斗和跋涉中,他们翻山越岭,跨过数十条湍急的河流,经过了平江、修水、万载、萍乡、莲花等六七个县,击退敌军的围追堵截,行程数千里。经过无数的艰难险阻,部队终于在 12 月上旬进抵莲花县。

    毛泽东获知彭德怀部队南进来井冈山,立即派何长工和毕战云率 200 余名战士下山,到莲花城北大山隐蔽等待,迎接红 5 军。因此,在荷花县的九都,彭德怀部会合了毛泽东、朱德派来接应的红 4 军特务营和独立营。1928 年 12 月 11 日下午,在何长工的带领下,红 5 军从永新三湾来到了江西宁冈新城,与红 4 军胜利会师。这时朱德已经在山下宁冈新城的城隍庙红军驻地等候彭德怀的到来。

    随后,彭德怀在茨坪会见了当时任红 4 军党代表的毛泽东,毛泽东和彭德怀是在一家中农的住房里会见的。彭德怀走进屋内,看到一个身材顾长的人向他伸出手,并用和白己一模一样的湘潭口音热情地说:“你也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了!今后我们要在一起战斗了!”从这以后,他们便开始了长达 30 余年共同战斗的生涯。

    毛泽东向初上井冈山的彭德怀仔细讲述了他对中国革命道路和前途的看法:为什么必须建立革命根据地,红色政权在中国得以存在的独特原因,中国目前进行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恰恰是彭德怀在起义后遇到而又没有解决的问题。当时红 5 军中有些人对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区别不清,把消灭封建和消灭资本剥削等问题等同视之,在政策上对地主和对资本家等同视之。彭德怀觉察到这些是错误的,但是未能从理论上做出说明。同毛泽东的交谈,使他茅塞顿开,给他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12 月 12 日上午,在新城西门外的旱田里,举行了庆祝两军胜利会师的大会。会场上高悬着这样的对联:“在新城,演新戏,欢迎新同志,打倒新军阀!趁红光,当红军,高举红旗帜,创造红世界。”毛泽东这天身穿已经严重褪色的灰棉布军装,头戴缀着五角星的帽子,脚穿一双黑布鞋,生就一副充满睿智的面孔,显得很有精神。

    他说:“工农兵兄弟三个,工人是大哥,农民是二哥,兵士是三弟,工农兵占中国总人口的 85%以上,地主、资本家是少数,掌权的军阀也是少数。多数人打少数人,谁能打得赢啊?三个人打一个人,谁打得赢啊?当然是三个人打得赢!所以,工农兵联合起来,就能打遍天下!毛泽东还说:“今天我们有了红 4 军、红 5 军,将来一定会有几十个军,我们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彭德怀今天也格外高兴,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剃得光光的,精神抖擞。他的讲话很激动但也很谦逊,他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毛党代表、朱军长领导红 4 军建立起来的,我们红 5 军到井冈山来,要好好地向红 4 军学习,学习他们的宝贵经验。』

    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了,红 5 军又把在万载筹集的钱款和一些物资,赠送给了物资供应正很困难的红 4 军,两军的感情日益融洽。随后两军便投入了保卫井冈山,建设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中来。自此,井冈山上会集了后来共和国的领袖毛泽东和朱德、彭德怀、林彪、罗荣桓、陈毅这六位元帅。中国革命的力量,真正实现了第一次大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