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一章 国民党向共产党举起屠刀

   三、汪精卫叛变革命

 武汉政府逐渐右转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在中国出现了武汉、北京、南京三个政权,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武汉政府已陷入各种敌人的围攻之中。南京军阀蒋介石、广东军阀李济深、四川军阀杨森、奉系军阀张作霖从东、南、西、北四面对武汉政府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一向被称为『九省通衢』的武汉变成了孤岛。武汉政府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

武汉的左派政权本来就极其脆弱,汪精卫的态度更是一直摇摆不定。1927年5月上旬,汪精卫与陈独秀有过一次谈话。汪声称:『现在的问题是,谁领导群众?群众跟谁走?跟国民党走还是跟共产党走?国际关系和军队状况的恶化,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共产党人的错。』汪还提出,两个党并存是不合适的,如果领导权属于国民党左派,共产党跟随他们走,那就不需要共产党。很显然,汪精卫此时已经考虑与共产党分手了。陈独秀将这次与汪精卫的谈话告诉鲍罗廷后,鲍罗廷做出『向小资产阶级做出让步』的决定,中共中央开始对工农运动进行急刹车。

然而,中共的妥协并没有换来汪精卫的回心转意,相反,一向以『左派领袖』自居的汪精卫集团在右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以军队正在前方作战不能扰乱后方为借口,颁布了一系列法令,打击和压制共产党领导的工农运动,并宽容反动军官发动的武装叛乱。5月起,汪精卫、孙科等国民党领导人经常在中政会上指责工农运动过火。武汉国民党中央与国民政府也陆续颁布了一系列纠正民众团体过火行为的条例和训令。实际上,曾以『左派』自居的武汉国民党领导人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日趋右倾动摇,以民众运动失控为由,逐渐走上了限制、取缔乃至镇压民众运动的道路。在国民党中政会上,谴责工农运动的声音日趋高昂和激愤。

马日事变

在武汉政府逐渐右倾的时候,武汉政府内部一些反动军官也伺机叛变革命。对于两湖工农运动的高涨情况,他们早就心生不满,汪精卫打击和压制工农群众的举动使得这些军官的反革命气焰得到助长,不断连续发动几起反共、反工农的武装叛乱。1927年4月下旬,国民党第35军军长何健在汉口邀集一帮反动军官聚会,密商了军事叛乱计划。5月13日,原驻宜昌的国民革命军第14独立师师长夏斗寅公然通电联蒋反共,并向武汉发动军事进攻,企图一举推翻武汉政府。16日,夏部占据咸宁,进逼武昌。武汉政府派第11军第24师师长叶挺率所部及中央独立1师前往进剿,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学生也组成中央独立师参与作战,很快将夏军击溃。

湖北的叛乱也扩散到了湖南地区,21日,在何键的阴谋策划下,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在长沙发动反革命叛变。许克祥为唐生智所属的第35军第33团团长。5月21日晚,许克祥率领千余人进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省总工会、省农民协会等机关团体,并解除了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的武装,捣毁了省特别法庭,释放了所有被监押的土豪劣绅,枪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和工人、农民。因当日的电报代日韵目为『马』字,故这一事变又被称为『马日事变』。而汪精卫等人在实际上对这次事变表示容许和肯定,于是湖南农民协会派遣请愿代表团前往武汉向国民党中央请愿,要求明令讨伐许克祥。6月13日,军事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对马日事变不用武力解决。马日事变是军队镇压农工运动获得成功的一次行动,是汪精卫明显向右转的一个标志,也是武汉整个局势转变的标志。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

1927年6月8日至9日,汪精卫、谭延?等国民党首领和冯玉祥等国民军首领先后到达郑州。6月10日,在反共声浪中极度动摇的冯玉祥同汪精卫在郑州举行策划反共的会议。汪和冯在反共问题上的主张趋于一致,表示要立刻『清党』。6月20日,冯玉祥又与蒋介石在徐州举行会议,密谋蒋汪合作,共同反共。郑州会议和徐州会议促成了国民党各派新军阀在反共旗帜下的联盟。

6月中旬,唐生智的主力部队从河南撤回武汉,公开站在反叛的军官一边,镇压工农运动。6月27日,武汉国民政府应冯玉祥的要求,决定解散工人纠察队,逼迫共产党人谭平山、苏兆征辞去所任国民政府总长的职务。29日,唐生智所部第35军军长何键发出反共训令,攻击工农运动幼稚、工作过火、发生错误,『纯系共产党中暴徒之策略』,要求武汉国民政府『明令与共产党分离』。

在革命的危急时刻,共产党内部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主义者不仅不作任何事变的准备,反而对汪精卫抱有幻想,甚至命令武汉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把武装交给国民党。7月14日晚,汪精卫秘密召开会议,确定“分共”和大屠杀计划。同日,国民党左派的杰出代表,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写成《为抗议违反孙中山的革命原则和政策的声明》,随后在汉口公开发表。声明说:“如果党内领袖不能贯彻他(孙中山)的政策,他们便不再是孙中山的真实信徒;党也就不再是革命的党,而不过是这个或那个军阀的工具而已。”宋庆龄宣布:“对于本党新政策的执行,我将不再参加。”7月15日,汪精卫正式召开“分共”会议,悍然宣布与共产党决裂,并提出“宁可枉杀千人,不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口号。政变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大屠杀,武汉地区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不久,宁、汉合流,第一次国共合作终于全面破裂,持续了三年多的中国大革命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