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二章 南昌起义

   一、党决定在南昌起义

 

    1、不惧艰险,继续战斗

面对蒋介石和汪精卫的大屠杀,中国共产党并没有屈服,1927年7月上旬,中共中央排除了陈独秀的机会主义领导,成立了临时政治局。7月13日,为『解释明白国民政府在反动阴谋之下的政局,以及本党为保持民众之革命胜利而奋斗的政策』,临时政治局发布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政局宣言》。《宣言》分析了诸多革命取得胜利的原因,揭露了蒋介石和汪精卫对国民革命的叛变,宣布中国共产党退出武汉政府,并继续战斗下去。

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使中国共产党认识到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要挽救革命,就必须走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道路。7月中旬,中共中央派遣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等赴江西九江,准备组织中共在国民革命军中的一部分力量,联合第2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重回广州,并号召农民起义,实现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根据地,然后举行新的北伐。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那时候党所能掌握或影响的军队主要集中在张发奎统率的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中。第2方面军统率着第4军、第11军、第20军这三个军和一些其他部队。叶挺担任着第11军第24师师长。第4军第25师是以原叶挺独立团为骨干扩编而成的,贺龙担任着第20军军长。当时,贺龙的国民革命军第20军和叶挺的国民革命军第11军第24师,正利用『东征讨蒋』的名义驻扎在江西九江附近。九江北临长江,南倚庐山,是长江中游重镇,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此时中央临时政治局的主要工作是部署党组织转入地下和中央机关经九江撤退至上海,在对将来的打算中还没有南昌起义。随后,李立三、邓中夏等被先期派去九江,部署中央撤退,同时考察利用张发奎的『回粤运动』打回广东以图再举的可能性。在考察过程中,根据实际形势,中国共产党开始决定要在南昌进行武装起义,并开始研究和部署这次起义。

2、酝酿和部署起义

此时,武汉形势越来越紧张,汪精卫集团已决心要在军队中『清共』。中共中央不少负责人和党员干部先后从武汉转移到九江。据统计,在九江酝酿和准备南昌起义时,中共五大选举产生的五届中央委员会45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就有16人先后到了九江;10名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就有7人到了九江;临时中央常委5人除李维汉外,都先后到了九江。这个数字足以说明,中国共产党人从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中醒悟过来,已经认识到独立地掌握军队、领导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

李立三等到九江后,发现张发奎也已经站到汪精卫一边。张发奎公然表示:『在第2方面军之高级军官中的CP分子如叶挺等须退出军队或脱离CP。』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共产党所能影响和领导的这两支部队将遭受重大损失。7月20日,在谭平山、李立三、恽代英、邓中夏、叶挺等同先期到达的聂荣臻一起,在九江召开『谈话会』,即第一次九江会议。

这次会议认真分析了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指出:『在政治上武汉政府已完全反动,唐生智正在积极屠杀我党,压迫工农群众。汪精卫已完全投降于唐,张发奎态度虽然表示反唐,却已深受汪的影响,并表示对我不满,有在第2方面军之高级军官中的共产党分子如叶挺等须退出军队或脱离共产党之表示。在军事上,4军、11军已向南昌移动,驻扎于马回岭、涂家埠一带,20军已渐次集中九江,朱培德之3军移驻樟树,9军移驻临川,程潜之6军经江西之铜鼓、萍乡,分道向南昌集中,有包围我军之形势。』基于这种形势,『依靠张为领袖之回粤运动,很少成功之可能,甚至为3、6、9军所包围而完全消灭。纵然回粤成功,我们亦必在张、汪协谋中而牺牲,将与我们回粤之号召农民运动,实现土地革命,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之目的完全相反。』

因此,『应该抛弃依张之政策,而决定一独立的军事行动,即刻联合贺龙的军队,向武汉政府示威,做一个革命的许克祥,反对武汉政府。』谈话会最后决定,在军事上我军要『赶快集中南昌』,并运动20军与我们一致,实行南昌暴动,解决3、6、9军在南昌之武装。这是举行南昌起义的最早建议。起义地点选在南昌,是因为在南昌取得成功的把握较大。在当时,中共所掌握和影响的几支主要武装共计2万余兵力,而南昌守敌仅有6个团,不足万人的兵力,蒋介石把固守南昌的任务交给了朱培德,而朱培德所属的第3军和第9军的大部分部队,分驻在吉安、进贤一带,南昌城敌军力量薄弱;而且南昌有我们党的组织,有大批的党团骨干力量。此外,当时南昌交通不便,敌军的其他部队很难在短时间内增援南昌。

21日,李立三、邓中夏上庐山,向在这里的鲍罗廷、瞿秋白、张太雷汇报了九江谈话会的内容,重点是关于集合叶、贺部队在南昌起义的问题。此时共产国际新人代表罗明纳兹到了汉口,汉口传来要召开紧急会议的消息,李立三即请准备去汉口开会的瞿秋白将此意见面告中央,请中央速作决定。7月24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在武汉召开扩大会议,对九江谈话会提出的这些意见,明确表示同意。会议正式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并决定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等人组成前敌委员会,周恩来为书记,前往南昌领导和组织这次起义。会议还根据加伦的提议,规定起义后部队的行动方向:立即南下,占领广东,取得海口,以取得国际援助,再举行第二次北伐。这样,南昌起义的部署就正式确定下来。

24日,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四人在九江召开第二次会议,进一步研究了形势和起义问题。会议决定:叶、贺军队于28日以前集中南昌,28日晚举行暴动,妆急电中央征可否?25日,周恩来在陈赓陪同下赶到九江。他立即召集在九江的同志开会。会上,周恩来传达了中央24日会议的决定。李立三等人也向周恩来报告了第二次九江会议情况和准备工作。周恩来表示:『形势既已如是,完全同意大家的意见。』针对起义后要不要没收大地主土地的争论,周恩来明确指出:『应该以土地革命为主要的口号,把没收大地主土地列为政纲。』会后,周恩来临去南昌前,给聂荣臻交代任务,让他设法把驻九江至南昌之间的马回岭的第25师拉到南昌参加起义。

3、周恩来发挥关键作用

在南昌起义的部署和准备过程中,周恩来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不仅因为他是前敌委员会书记,担任领导职责,还因为他具有卓越的军事领导才能,是中国共产党杰出的军事家。他特有的品格和魅力,让他在军队中有极高的威望。第一支由中国共产党人掌握的正规的革命军队,就是周恩来创建的。1924年11月,周恩来征得孙中山的同意,筹组了『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队长是共产党员徐成章,副队长是共产党员周士第,党代表是共产党员廖乾吾。一年后,周恩来以原铁甲车队为基础,以黄埔军校学生有骨干,指导组建了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叶挺担任团长。独立团虽属国民革命军第4军,但团长和营长都是共产党员,连一级干部大部分是共产党员或者是青年团员,并且在全团范围内从上到下都建立了党的组织,所以实际上是由我们党掌握的。这支部队在北伐战争中扬名中外,是南昌起义的骨干力量之一。

北伐战争开始后,上海工人为了配合北伐军的胜利进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曾于1926年12月和1927年2月举行了两次起义,但都没有成功。1927年3月,为配合北伐军,中共中央决定组织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由周恩来担任武装起义的总指挥。起义从3月21日开始,经连续30小时的激战,便解除了敌人的武装,取得了胜利。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正式领导武装斗争之前,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一次成功创举。可以说,大革命时期,党的军事工作主要是周恩来主持的。在大革命失败的严峻关头,周恩来在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这个关键问题上,做出了关键性决断和卓越贡献。就主要领导者而言,正是他组织和领导了南昌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