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二章 南昌起义

三、南昌城头的枪声(上)

 

1、暴动决不能停止

1927年7月26日,中央收到共产国际关于南昌起义的电报指示。共产国际的这封电报,是斯大林亲自决定并由布哈林具名发出的。中央十分重视,下午4时就南昌起义再次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五人中央常委成员李维汉、张太雷、张国焘,还有瞿秋白,新到的国际代表罗明纳兹,苏联军事顾问加伦、范克,少年国际代表以及翻译若克、潘家展等。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在会上传达共产国际来电内容:『如果有成功的把握,我们认为你们的计划是可行的,否则,我们认为更合适的办法是让张发奎部的共产党人辞去相应的军事工作,并利用他们到农民中做政治工作。我们认为加伦将军和我们其他著名的合法的军事工作人员参加起义是不能容许的。』

对于共产国际电报的意思所指,大家有不同意见。罗明纳兹认为来电的真正意图是不同意举行南昌起义的,因而尽力阻止起义计划。但以中共中央当时的理解,电报的意见是:『这无疑是说:「除非毫无胜利机会,否则南昌暴动是应举行的。」』按照这条思路,中央常委会的瞿秋白、李维汉、张太雷均认为,南昌起义『必有胜利机会』。罗明纳兹没有办法,只好要中央派一得力同志立即去前方送信,最后大家推定张国焘承担这一任务。然而,张国焘和罗明纳兹的想法是一致的。

27日晨,张国焘到达九江。这时,中共领导人多数已去南昌,张国焘把尚未离开九江的恽代英、贺昌等人召集起来,传达26日中央会议的内容,说说明自己前来的任务是看看情形,参与决定。张国焘此时已开始将自己的偏见理解渗透进去,有尽可能不举行起义的意思。他要求到会人员讨论表达,企图以此为借口阻止南昌起义。恽代英、贺昌、高语罕、廖乾吾都说再无讨论之余地。为了等候火车,张国焘在九江滞留两日,没有办法的张国焘于29日连续向在南昌的前委发两封密电,说:暴动宜慎重,无论如何要等他到后再作决定。这时候,南昌起义已经处于箭在弦上的关键时刻。前敌委员会接到张国焘的电报后,果断地决定:『暴动决不能停止,仍继续进行一切。』

30日晨,张国焘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从九江赶到南昌,前敌委员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与会者除前敌委员会委员之外,还有谭平山、叶挺、周逸群。张国焘明知加伦意见的核心,也了解到当时张发奎的态度及我方发动起义的种种有利条件,却仍然要坚持起义『应极力拉拢张发奎,得到张之同意,否则不可动』。当然,张国焘的意见遭到前委的一致反对。前委几个成员都指出:『暴动断不能迁移,更不可停止,张发奎已受汪之包围,决不会同意我们的计划。在客观上应当是我党站在领导的地位,再不能依赖张。』但是,张国焘执意阻止起义,而且反复强调这是共产国际代表的要求。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恩来实在忍不住了,拍案而起。他激动地说:『国际代表及中央给我的任务是叫我来主持这个运动,现在给你的命令又如此,我不能负责了,我即刻回汉口去吧!』周恩来愤而提出辞职,使会议的气氛达到白热化。

31日,张国焘又要求召开第二次讨论会议,并故意在一些枝节问题上大做文章。他主张这次武装起义只作为一次『兵变』,不要发表宣言和政治纲领,以免同国民党彻底闹翻。对此,周恩来明确表示反对。继而,张国焘又以修改宣言为借口,提出继续推迟起义。在此争执不休之时,大家不仅获悉叶剑英的新情报,而且得知汪精卫、张发奎即将于8月1日赶到南昌的消息---是否起义,已再无讨论的必要:汪、张联手反共已成定局,限令叶挺、贺龙撤回九江的命令已发,缉捕共产党员的手令已经下达,第2方面军中实行『清共』已公开化。

对于此时的中国共产党来说,不是要不要在南昌起义,而是一定要在汪精卫和张发奎赶到南昌之前举行起义。前委会决定当晚行动。张国焘不得已,最后表示服从多数。考虑到部队下达命令和进入作战需一定的时间,周恩来与贺龙、叶挺等军事领导人商量,又把起义时间改在8月1日凌晨4时。

2、打响第一枪

7月30日下午2时,叶挺在心远中学会议室召开了第11军第24师营以上及师直机关的军官会议,传达了党的起义决定。接着,师参谋长徐光英部署战斗任务:叶挺指挥第24师主攻驻守在天主教堂、贡院、新营房一带的三个团的敌军。下午4时,贺龙召开第20军团以上的军官会议,亲自做了动员。时间紧迫,一方面分组织起义军的力量,统一行动;另一方面,必须准确周详地了解敌情。朱德同志对南昌的敌人了如指掌,他负责向前委报告敌人兵力布置的情况,以及哪些敌人要加以包围进攻,哪些军队是同情并支持起义的。

在南昌的敌军共6000多人,番号是第3军、第9军和第6军。北伐战争时,朱培德率领滇军进驻南昌,后来收编了江西地方军阀杨池生、杨如轩部队,扩充为第3军和第9军。朱培德也升任为第5方面军总指挥,并指挥第6军,部队分别驻在江西吉安、进贤一带。南昌城里的敌军,只有朱培德的一个直属警卫团,王均第3军的第73团、第74团和第9军的一个团,以及刚从外地调来不久的第6军一个团。另外,南昌卫戍司令部和王均住宅有一个警卫队,伪省政府有一个府卫队和部分宪兵武装。

根据敌情,起义军在指挥上作了分工:贺龙部第20军,负责主攻朱培德第5方面军总指挥部和伪江西省政府,并与叶挺部解决敌人营盘一带的敌军。叶挺部主攻贡院、天主堂一带的敌军。教育团的任务,是一面监视进贤门方面的敌军,一面监视小花园敌军的一个团。同时,在赣江北面牛行车站,还布置了第20军的第4团,负责解决那里的巡防队、税务所的武装,并警戒赣江小下游和德安方向。各部队接受分配到的具体战斗任务后,仔细调查了敌情,包括进攻目标的地形和道路,并尽可能地进驻到进攻目标的附近。

31日是星期天,各起义部队都接到了禁止外出的命令,准备迎接战斗任务。叶挺奉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指示,拟定起义作战命令:『我军为达到解决南昌敌军的目的,决定于明日(8月1日)四时开始向城内外所在敌军进攻,一举而歼灭之。』31日下午,起义的准备进入最后阶段。起义部队以军、师为单位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周恩来、贺龙、叶挺等分别在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和前委的决定,宣布起义的命令,并给各团、营明确了战斗任务和有关规定。参加起义的部队有的就驻在敌人营房隔壁,他们悄悄地准备停当后又躺下装睡;有的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占领了靠近敌人的房屋和街道;有的就地筑起临时工事;有的集合在驻地等待着开赴战斗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