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  第三章 南下和挫折

 一、起义军英勇南下 

 

1、国民党军队虎视眈眈

南昌起义的胜利,使国民党反动派的各个集团大为震惊。南京的蒋介石和武汉的汪精卫都调兵遣将『讨伐』起义军,从武汉发出的电报一封接着一封:『一九二七年八月二日汉口电:当局通令,据报第二十军军长贺龙及第二十四师师长叶挺,受共产党指使,公然叛乱,除派兵往剿外,希一体缉拿。』『一九二七年八月二日汉口电:当局令朱培德、张发奎调集赣东、赣南各处驻军,肃清南昌共产军。』南京国民政府和武汉国民政府遥相呼应,要共同『围剿』南昌起义部队。于是,国民党部队迅速从四面八方开来,敌我力量越来越悬殊,企图把革命扼杀在摇篮里。从力量对比上看,武汉当局、南京当局都有20万以上的军队,广东和广西联合的政权也有5万以上的军队。

如此一来,南昌起义军的压力骤增。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叶剑英足智多谋,为张发奎『献计』,使得南昌起义军面临的来自敌人的压力减轻了。张发奎听闻南昌起义的消息后,率领第11军军长朱晖日乘火车从九江到马回岭,企图阻止第25师参加暴动。不料该师第73团团长周士第早已率部起义,正在向南昌开进途中,与张发奎相遇,将张发奎卫队全部缴械。张发奎和朱晖狼狈不堪,不得不步行返回九江。

张发奎返回九江后,立刻召集黄琪翔、朱晖日、叶剑英等高级军官开会,在会上他指责叶挺、贺龙公然叛变,不可谅解。朱晖日等人主张立即派兵追击南昌起义军。叶剑英感到事态严重,他从维护起义军的立场出发,决定陈述利害,力阻不追。他对张发奎说:『总指挥早就想南下广东,重举总理革命义旗,目前正是时机。原来盘踞在广州的陈铭枢虽与李济深对立,但他的部队如今已退回潮汕,广东仍是李济深的天下。我们原想去广东,李济深是反对的,现在我放叶、贺的队伍到广东去,李济深招架不住,必然来请我们回广东相助,此时我军便可打起援师义旗,直趋广州。这样比跟着贺、叶屁股打,两败俱伤,要胜一筹。』

张发奎觉得叶剑英对局势的分析颇有道理,而且叶剑英的分析正合他想要占据广东的心愿。本来他要尾追,是受到上面的命令,并非出于本心,也是想借机南下广东,扩充实力,别有所图。再者,贺龙、叶挺参加南昌起义,使他的第2方面军损失过半。自知靠尚存的一万余兵力来对付贺、叶的两万多『叛军』,难操胜券。因此,他采纳叶剑英的意见,表示放弃尾追贺、叶的计划。但是,公开表示放弃追击贺龙、叶挺的话,怕有通共之嫌。因此张发奎又虚张声势,派兵追赶起义军,以敷衍武汉政府。这样,就使南昌起义军摆脱了一部追兵,从而迅速打开南进通路,直下潮梅,与彭湃的农民军汇合,保存了部分革命武装。

2、下一步去向何方

在中国共产党方面,南昌起义的胜利仅仅是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的开始,起义后党立即面临着严峻的课题是,到何处去安家,建立一个革命根据地。当时,第一次真正掌握了武装力量的中国共产党人有三种选择:一是就地不动,以南昌为中心,形成与汪精卫的武汉政府、蒋介石的南京政府鼎足而立的态势。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从当时的形势和敌我力量的对比看,起义军是不可能久占四面受敌的南昌城的;二是上山,到江西、湖南的广大山区建立根据地,和当地的农民运动相结合。贺龙等人主张这样行动,但没有得到同意;三是下海,南下广东,夺取出海口,争取共产国际的支援,尔后再攻取广州,准备将来再次北伐。当时说是苏联运来一船军火,起义军到汕头一带的出海口就可取得。

其实,早在『八一』行动之前,这个问题已经决定了。周恩来、李立三他们于7月下旬离开武汉去九江时,就已经与尚未回苏联的鲍罗廷共同确定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联合国民党左派,把能够掌握和联合的军队拉到广东去再建根据地,利用海口得到苏联援助,然后实行『二次北伐』。而且选择广东作为南下的目的地,也是有原因的:广东是大革命的根据地,共产党最早在那里发动了农民运动,开展了工人运动;另外就是广东有出海口,有可能像当初国民党东征北伐时一样得到苏联的援助。尽管现实并非如设想那般简单,但当时中国共产党人普遍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仍然是将眼睛瞄准大城市。

周恩来提出,南进的目的地是广东东江。由于两年前东征时在那里当过行政专员,周恩来很熟悉当地的情况。他介绍说,东江有惠州、潮州、嘉应州共二十五县的广大地区,过去就有很好的革命基础,尤其是海陆丰现在还有一支农军在坚持斗争,汕头又是一个可停靠大船的海港,便于取得外援。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南下广东的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一决定使得后来中共陷入困难的境地。按照毛泽东的思想,这时应该到农村去建立根据地。但当时中国共产党自身本就不成熟,没有完全放弃城市中心的道路,也没有意识到以农村包围城市这条道路去取得革命的胜利。

3、南下路线之争

确定起义军要南下了,但是,南下要走哪一条路线呢?当时有两种意见:一种主张沿赣江南行,经过樟树、吉安、赣州等比较富庶的地区,取道韶关,直下广东。这是一条大道,便于行军。另一种是周恩来等所主张的,那就是由赣东经寻邬直取东江,是一条『小路』。他们为什么选择这条路线?主要有两个原因:1、前一条虽是大路,却也是敌军重兵驻扎的地区。朱培德的第3军在吉安,钱大钧部在赣州,李济深可利用粤汉铁路的方便,集中兵力在粤北与我决战。张发奎余部一万多人也可能沿这条路尾追而来。起这条路,势力会陷入腹背受敌的苦战之路。而赣东敌军的力量则较薄弱。2、东江是广东农民运动发达的地区,周恩来对这里是很熟悉的。汕头又是重要的海口,可以取得国际的接济。周恩来等的这个主张得到多数人的支持。起义军撤离南昌后,就取道这条路线南下。

于是,南进的行军计划就这样确定下来。参谋团当天就定好了第一阶段行军计划,即南昌—临川—宜黄—广昌—石城—会昌—寻邬,在全长一千二百里的主要道路上,选的是平行路,预计8月2日出发,26日集中于寻邬。由于南征的准备工作繁多,8月2日部队未能出发,拖到3日先头部队才开始行动,5日起义领导机关和主力才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