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文章要从西线做起(6)  

 

电发出的第二天,即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命令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的电报还是不容置疑地下达了:林、罗、刘[绝密] (一)傅作义经过彭泽湘及符定一(民主人士)和我接洽起义。据称傅起义大致已定,目前主要考虑者为起义时间、对付华北蒋军及与我党联系等问题,现符定一已到石门(石家庄),明后日即“可见面。我们拟利用此机会稳定傅作义不走,以便迅速解决中央军。

(二)望你们立即令各纵队以一二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二十一日或二十二日全军或至少八个纵队取捷径以最快速度行进,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三处敌人不使逃跑,并争取使中央军不战投降[此种可能性很大]。(三)望你们在发出出发命令后,先行出发到冀东指挥。(四)我们已令杨、罗、耿在阜平停止,并准备出张家口附近协同杨成武阻止傅作义西退。徐、周已复电同意停攻太原。(五)如何部署,盼复。   军委     十八日十八时

十九日上午九时半,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回电:“我们决遵来电于二十二日出发。”这一天,东北野战军政治委员罗荣桓就入关问题作了深入细致的政治动员。……我们的任务是进关,一二天后就要开动部队,去拿下北平、天津,必须紧急地动员起来……蒋介石想撤退华北,要部队南下,傅作义却想西跑和三马会合,徐州战役已经歼灭敌人十九个师,现在敌人已经更加混乱了……所以我们现在要赶快进关去……关里解放军到关外来坚持了东北人民解放战争,实现了一个全东北的胜利,在这个过程中,也获得了关内各解放军胜利的配合,使得东北胜利能够很快到来。现在东北解放军到关里去是义不容辞的,和关里解放军配合起来解放全中国,这是光荣的任务。

同时还要指出,只有全国的解放,东北的胜利也才能巩固,农民分得的土地也才能保持。东北战士怕入关,怕离家远了,将来回不来了。要和他们解释,解除这个顾虑,胜利已经快了,我们最多只有一年即可求得全国的胜利。全国胜利后,铁路都修通,回家是容易的,那时是光荣的凯旋而归,如果现在要逃跑回家去,那是泄了气,那是耻辱,不仅没有欢迎,而且还会被欢送回部队来,过去立的功也掉了。要号召全体同志保持永远的光荣……我们要去打下北平、天津与华北大会师,要动员我们干部。现在干部中少数发生了堕落的想法,东北解放了,享受享受啊,年龄大了,身体不好,要休息,要做地方工作。这种思想是不对头的,要批驳,要学三纵队罗政委(罗舜初)的精神,他给飞机轰炸震伤了耳膜,在这里休息,他要沙副司令(沙克)回去告诉部队,不久就会回去,一定要进关去,走不动爬也要爬进关去,就是要这股劲头,全国胜利只有一年了,咬咬牙就过去了。现在是参加“全国大解放的一年,要克服不前进的想法,身体不好也要坚持下去,不准许请假,身体有病也只能短期在部队休息,不能离开部队,不准许请求调动工作。全国胜利的时候已经到来了,这是对自己的斗争历史是要做总结的时候了,你为什么在这种总结的时候当孬种呢!……

    毫无疑问,东北野战军百万大军入关,是解放战争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对推进解放战争的进程起到了重要影响。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因在沈阳开会的各纵队、各师参谋长、政治部主任需要时间返回部队,经中央军委批准,将入关出动日期由二十二日推迟至二十三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十个纵队和特种兵全部,分别由锦州、沈阳、营口地区向冀东地区开进”。八十万官兵全部的狗皮帽子,簇新的棉军装,各式美制新式武器,后面跟着十五万支前民工、三千辆汽车、八千辆大车和十四万匹牲口——东北野战军入关了,浩浩荡荡“地向着长城蜿蜒而来。

    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写道:“共产党的东北部队用投降的国民党士兵扩编了他们的队伍,用缴获的美国武器加强了他们的火力,在胜利地攻陷长春和沈阳之后,几乎未加休整,即南下向北平和天津推进。这是两个著名的城市,一个是美丽的古都,另一个是巨大的商业港口。他们背着装备,在二十天里徒步行军六百英里。他们乘坐着倔强的牛或者骡拉着的大车。他们驾驶着美国卡车,拖着从东北缴获的大炮。他们渡过已经开始冰冻的河流,用手榴弹开道。他们越过荒凉的群山和沙漠荒野以及长城上岩石筑起来的关隘。他们一跨入河北平原就有成千辆农民的大车迎接他们并随后跟着大军载运粮食和饲料。冀东一个县有五万农民冒着风雪,只用三十六小时就修复了一百八十英里的公路。

    为了给东北野战军争取入关时间,并进一步抑留傅作义主力于华北,中央军委决定:首先突击平张线,迅速包围张家口,迫使傅作义西援,进而拖住华北地区的国民党军。二十七日,平张线作战部署下达:杨成武、李天焕指挥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于三十日左右迅速包围柴沟堡、怀安或张家口、宣化诸点守军“一个军左右之兵力”,“并相机举行攻击,吸引东面敌人向西增援”;杨得志、罗瑞卿、耿飚指挥第二兵团部于十二月一日“集中于易县西北紫荆关地区隐蔽待命”,“准备以五日行程进至涿鹿地区相机作战”;程子华(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黄志勇(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参谋长)部“数日内在平谷地区“集中”,等杨成武部抓住敌人之后,迅速“超越密云、怀柔、顺义线上之敌”,“向延庆、怀来地区相机作战”;冀热察军区部队在宣化、怀来之间破路,阻击张家口和宣化守军南撤和北平守军可能的增援。

    “毛泽东同志发起平津战役,文章是从西线做起的。”聂荣臻说。二十五日,华北军区第三兵团由绥东地区出发,分三路向张家口地区急进。二十九日,得知张家口方向出现危机,傅作义派出了他的嫡系部队第三十五军前往增援。该军在北平的丰台和长辛店集结后急促向西开进。同是这一天,第三兵团向张家口以西五十公里处的柴沟堡和郭磊庄发动了攻击。这是位于河北、内蒙古和山西三省交界的两个小镇,是傅作义部署的长蛇阵的最西端,虽距繁华的北平和天津并不遥远,但中国人却往往称之为“口外”,这种称呼含有那里荒凉偏僻之意。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向“口外”发起的攻击,标志着“平津战役即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