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下)--王树增著  第十五章 平津战役:坦克驶过东交民巷

   隔而不围,围而不打(1)

 

“你们看我们这些高级人员,每个人都是红光满面,还像个倒霉的样子吗?”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四日,傅作义在张家口对他的将领们说,“虽然目前军事情况非常紧急,但只要我们指挥运用适当,将士用命,局势尚非不可挽救。”坐在傅作义面前的“红光满面”的将领们是:第一?五军军长袁庆荣、第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察哈尔省保安副司令兼张家口警备司令靳书科、一?一师师长冯梓、二六七师师长温汉民、二五一师师长韩天春、二五八师师长张惠源、二五九师师长郭跻堂、二一?师师长李思温、整编骑兵第五旅旅长卫景林、整编骑兵十一旅旅长胡逢泰等。

    第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格外“红光满面”,因为他的增援作战进展顺利。十一月二十九日从北平出发,四百多辆汽车翻越八达岭以及以西的崎岖山路,三十日下午到达受到威胁的“张家口地区。其一?一师继续往西向万全推进,第一?五军二五一师和整编骑兵第五旅一起向包围张家口的杨成武部展开攻击。很快,杨成武部向西南方向撤退。一?一师除留下一个营驻守万全县城,其余部队旋即凯旋张家口。十二月二日,驻扎在张家口以南宁远堡的第一?五军遭到袭击,一?一师再次出动,第三十五军军部率二六七师跟随推进,战斗进行得也很顺利,没等天亮,杨成武部又向西撤退了,侦察兵报告说宁远堡以西十五公里内已没有共军踪迹。三日,张家口附近没有任何敌情,第三“十五军拟于四日返回北平。正准备启程的时候,华北“剿总”电话指示:总司令即来张家口,郭军长在与总司令见面之后,第三十五军五日动身。

    郭景云和他的第三十五军心情轻松。军长忙着应酬,官兵们则在张家口市内闲逛——没有人会预料到,第三十五军在张家口耽误的这一天,对于傅作义的这支主力部队生死攸关。傅作义是为部署放弃张家口而来的。本着“保持海口”的作战方针,必须逐步放弃张家口,但傅作义认为张家口是他的西线重镇,加上他误认为杨成武部对张家口的进攻不过是局部作战,他完全可以趁林彪尚未入关,华北的解放军处于分散状态时,派出主力部队在张家口速战速决,给袭击张家口的杨成武部以歼灭性打击。于是,他派出了主力部队第三十五军驰援张家口,同时把驻守昌平的第一?四军主力向北调往怀来,驻守涿县的第十六军调往康庄和南口,以便能够随时向西策应“,确保平张交通线的畅通。现在,既然已经把张家口附近的解放军赶跑了,傅作义还是决定执行从张家口撤退的计划。

    傅作义要求撤退工作要秘密进行,还要求把撤退变成一种“荣誉”:傅又召集孙兰峰(第十一兵团司令官)、袁庆荣、曾厚载(察哈尔省府秘书长)、周钧(察哈尔省民政厅长)和我(靳书科,张家口警备司令)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傅指示我们在张家口来一次“荣誉交代撤退”。就是在撤退之前,将所有的军事物资,包括武器、弹药、服装、粮秣以及其他物资做一次清点,在撤退时能带的尽量带走,不能带的一律造具清册,将储存物资的库房加封上锁,留交不愿意跟我们走的当地工作人员,替我们作一次“荣誉交代”。

    在被迫从大城市撤退时,将一切可能被敌对方利用的物资和设施破坏,这符合一般的战争行为。如今,傅作义不但要求对带不走的物资保护和封存“,而且还要登记造册,此举显然是在给自己留下后路。只是,“交代”尚可解释,“荣誉”又从何谈起?

    下午十六时,傅作义飞回北平,他在机场对那几个“红光满面”的心腹将领说:“何时撤退,等我到北平研究之后,再行电告。”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虽然占领了万全,但在张家口外围孔家庄一带,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二纵击退了第一?五军的攻击;一纵则渡过洋河,袭击并攻占张家口南面的沙岭子车站,破坏了张家口至宣化间的铁路;而在宣化以南,冀热察军区部队破坏了下花园至怀来间的铁路;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十二旅占领了平张线上的要地新保安。此时,张家口至北平的铁路已被截成数段。更重要的是,傅作义的主力部队都被吸引到了平张线上:整编骑兵十二旅于张北;第三十五、第一?五军的六个师和整编骑兵第五、十一旅于张家口;第一?“一军的一个师和第一?五军的一个师于宣化;第一?四军的两个师于怀来,第十六军的三个师于南口和昌平——这正是毛泽东所期望的态势。

    为了不使张家口之敌趁东北野战军尚在入关之时向东突围,而驻守在怀来、南口的敌人向西接应,中央军委命令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以两个纵队在张家口以西待机,其中一纵固守张家口至宣化间的阵地,彻底切断两地间的联系;第二兵团以主力包围宣化、下花园两处,构筑向西、向东两面阻击工事,务必使张家口之敌不能东退;如果张家口和宣化之敌绕道向北平撤退,第二、第三兵团则坚决予以阻截;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迅速直扑怀来和南口,切断北平与怀来间的联系。此时,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已逼近北平北部的密云。

    密云县城坐落在潮河与白河汇流的三角地带。如果不拿下“密云,不能控制渡口,先遣兵团的辎重车辆将难以通过。侦察情报显示,密云守军仅有一个保安团,加上警察,兵力不过一两千人。但是,奉命发起攻击的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十一纵三十一师,在攻击县城外围据点时发现敌情有变:傅作义的第十三军一五五师四六四、四六五团及以二九七师的八九?团已经从古北口返回,致使密云守军骤然增加到四个团。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十一纵立即命令已经渡过潮河和白河的三十二师掉头回来,配合三十一师对密云实施强攻。

    攻击密云,本来是顺手牵羊的战斗,为的是尽快切断平绥路,谁知十一纵却被粘在了这里。战斗的艰难程度,大大超出了纵队指挥员的预料。五日凌晨,攻击开始之后,三十一师两个突击连连续爆破,反复冲击,但均以失利告终,部队在通过开阔地时出现很大伤亡,最后不得不改变攻击方向。三十二师的“突击队在实施爆破时也受到猛烈阻击,九班十二名官兵中,十一人被敌人的隐蔽火力打倒,只剩下战士王挺发一个人背着三十多斤的炸药包还在一点点地向前移动,后续部队的官兵都紧张地看着他。突然,就要爬到城墙边的王挺发开始往回爬,爬到一棵小树前用刺刀拼命地砍树。敌人射出的子弹打在小树上,连长让机枪全力掩护,官兵们不知道王挺发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不一会儿,王挺发拖着砍倒的小树又往城墙爬去,只是爬行的速度明显缓慢了。城墙上扔下密集的手榴弹,爆炸的烟雾和飞溅的泥土把王挺发掩埋了。后续部队的官兵扯着嗓子喊:“王挺发!王挺发!”烟雾稍散后,王挺发的身影又出现了,他抱着炸药包一点点地朝爆破点靠近,看得出他每爬一下都要付出全身的力气。爬到爆破点后,官兵们正在担心他拉响炸药之后是否能够迅速离开,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爆炸声响了,密云城墙被炸塌了一个缺口。连长大喊:“冲!”突击队冲到外壕边,才发现壕沟里布满尖桩,上面横着一根树干,粉身碎骨的王挺发就是顺着这根树干爬过去的。